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94章要一个交代
    我对白展此人赞不绝口,说有时间叫过来一起喝酒,大家也彼此认识认识。

    一旁的花和尚听我这般说,觉得挺有意思,说等哪天有空,该去会会这个叫做白展的小伙子。

    只是我没有想到,花和尚这么一说,还真的去找了他,而且还发现了白展不同寻常的一面,而且我们还成了好朋友,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

    关于白展的事情我们也没有多聊,毕竟现在我现在身份比较特殊,说是去找白展玩儿,也只是一个说辞罢了,我得罪了一关道,现在恨不得说有的朋友都离我越远越好,跟他们走的太近,对他们来说就多一分凶险,如果不是修行者这个圈子,而且没有自保能力的话,我能少接触那就少接触一些。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鲁地的一关道企图绑架我家人,而且绑了李可欣来威胁我之后,我和我爷爷,给了一关道一个狠狠的打击,直接将鲁地所有一关道的势力全都给灭了。

    他们杀我一人,我屠杀他们满门。

    这就是我吴九阴的决心,我想以后一关道的人应该不会再有人对我朋友和我的家人动手了,坏了江湖规矩,就要承受与之相应的后果。

    我这么做就是要告诉一关道的人一个道理,你动我可以,但是要动我的朋友和家人,我就跟他们死磕到底,这事儿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然而,我现在已经成功的证明的这一点,凡是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我一个都没有放过,让他们血债血偿了。

    即便是如此,我也不能够掉以轻心,说不得一关道之中便有胆大之心,还会拿我的朋友开刀,我不能拿他们的性命做赌注。

    这顿酒一直喝到了很晚,大家伙都有了酒意。

    借着这个气氛,我跟柱子这些一起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朋友宣布了一件事情,这其中也包括高顽强在内,以后我可能不会在天南城经常呆着,所以以后大家见面的机会少一些,如果有什么重要事情,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我肯定能回来。

    我说的很含蓄,不过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们以后少联系我,至于是什么原因,他们心里也多多少少的会知道一些,尤其是小旭,当年他被人下了蛊,事情便是我出面解决的,要不然他现在坟头的草估计都有三尺高了。

    这话一说出来,几个人的脸色看起来都有些晦涩,不过小旭很快就继续招呼众人喝酒,略有些不快的气氛很快荡然一空。

    喝到后半夜的时候,小旭和志强他们都醉了,柱子发了一会儿酒疯之后,又要出去闹事儿,这是他的老毛病,我之所以出道,便是因为几年前柱子发了一次酒疯,掉进了那狼头沟的将军墓里,现在想起仍是历历在目。

    我不会惯这小子的毛病,直接用薛小七给的迷药将这小子给迷晕了过去,这一觉能睡到明天早晨。

    等他们几个都睡了之后,我和花和尚以及薛小七就走到了院子里,拿了几瓶啤酒出来,继续喝。

    喝酒这事儿,对于修行者来说,只要想办法用灵力克制,一般都不会喝醉,除非你是全无芥蒂的放开了喝,那肯定也是会喝醉的。

    由于我跟花和尚还有薛小七有些事情要谈,所以并没有打算喝醉。

    我们三个人到了小院之后,分别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打开了啤酒瓶各自喝着。

    此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四周一片沉寂,大半夜的喧嚣之后,偌大的天南城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空气之中还飘散着淡淡的火药味。

    花和尚喝了一口酒,转头看向了我,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知道花和尚什么意思,鲁西分舵的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我们一行四人加上蒙五钱六两人,在还没有去鲁西分舵之前就被人给坑了,就差一点儿全军覆没。

    这其中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万罗宗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们花了几百万,消息是打听到了,结果却是过去送死的,任谁也接受不了。

    我才不管万罗宗有什么天大的后台,只要是他们敢害我们,一样捞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旋即,我跟花和尚和薛小七说了一下我的打算,便是过了年之后,先去津门万罗宗找金胖子一趟,问问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让他给我们一个交代,等我回来之后,就得准备一下去西北之地去找金蟾雪莲了,到时候李半仙还会过来,帮着我一起寻找。

    对于此事,花和尚也觉得有必要去找一下万罗宗,如果真是他们出卖了我们,就是天王老子也得干他们一顿,至于去西北之地找金蟾雪莲的事情,他表示也要参与其中,多一个人多一份儿力量,薛小七也没有犹豫,说这事儿他也得跟着,他知道金蟾雪莲长什么样子,我们都不认识。

    花和尚跟着我没得说,但是薛小七要去,我就不赞同了,他现在都成了这个样子,此一去西北也不一定多么太平,那地方可是山高皇帝远,一关道活动比较猖狂的地方,我是万万不能再让薛小七跟着一起去冒险了。

    他的腿脚也不利索,是受伤最重的一个,还得回家继续修养。

    薛小七一开始不同意,不过在我和花和尚一起劝说之下,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

    到后来,我们几个人也都有了些困意,随便在高顽强的家里找了个地方睡了下来。

    我在家里一直呆到了大年初六,然后直接买了一张火车票,前往津门,本来花和尚是想跟我一起去的,我看到走路都不太利索,便让他留在薛小七家里继续调养,自己一个人就直奔了津门万罗宗。

    之前来过一次,也是轻车熟路,早晨出发,在傍晚时分我就来到了津门万罗宗的那个大门前。

    敲了一下门,那门洞旋即就打开了,看门的那老头儿看了我一眼,旋即吓了一跳,好似见到了怪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