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985.第985章 花皮蜥蜴
    爷爷一身长叹,无奈的说道:“小九啊……爷爷其实一直都后悔带你走上这条路,可是现在你既然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就永远都脱不了身了,无论以后多么艰难,你还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你先祖爷明见,一开始就定下了规矩,让他的子子孙孙渐渐淡出这个江湖,做普通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起码不用每天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生活,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已经走的太深,根本抽不出身了,爷爷再也帮不上你什么,现在,你有没有怪爷爷将你的生活变成了这幅模样?”

    我微微摇头,说道:“爷爷,我谁都不会怪的,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

    爷爷伸出手,抚摸了一下我的脑袋,眼神里少有的现出了一丝慈爱的神色,这是他从来都没有过的表现,我从小到大,爷爷在我面前都是一脸肃然的表情,无论什么时候好像都是板着脸的,突然现出了这样的神色,让我触动很大。

    能够看的出来,老爷子这是连夜赶过来的,估计一休都没睡,就坐在我身边静静的守候着我的醒来,足以见得,老爷子对我还是很关心的。

    他是一个不善于将感情表露出来的人,但是却值得我万分敬重。

    看到一脸倦容的老爷子,我的心莫名的再次被刺痛了一下,这让我想起了他身上还有掌毒的事情,而且已经过去两年了,金蟾雪莲已经有了消息,明年三月份便会出现在西北之地,等我的伤势好了之后,我必须要将那金蟾雪莲找到,给老爷子治伤。

    我跟爷爷又聊了一会儿,沟通了一下鲁西和鲁东之行所遇到的一些事情,其中艰险,老爷子听了也不禁咋舌,令他最为感到意外的是,张老魔竟然会死在我的手中。

    不过这事儿还要多亏了李半仙这个人,要不是靠着他手中的那面镜子,事情肯定不是这个结果。

    李半仙这个人,我爷爷也有所了解,而且比我知道的要多得多。

    爷爷跟我说,这麻衣世家在豫北之地,相传为北宋时期的一位相术之人麻衣道人开创,此人姓李,名和,在当时那个年代,可是一个修行大拿,有人说他是一位高僧,也有人说是一个道士,无论到底怎样,反正是一位传奇人物。

    这位叫做李和的老前辈开创了麻衣世家,他精通相术,又擅长易学,术数,并将其融为一体,独辟蹊径,五行八卦,九命十二宫,奇门遁甲之术也是信手拈来,绝对是一个奇人,而且相传,这位麻衣神相的开创者,还是陈抟老祖的师父,修为惊天,乃当时一顶一的高手。

    但是这位传奇人物,最为精通的还是相术,这些本事世世代代流传了下来,我所认识的这个李半仙,便是麻衣神相的真正传人,他还有个老父亲叫做李一玄,在朝堂之上谋事,为国家谋算国运,威望很大,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听爷爷这般一说,我不禁吓了一跳,我去,原来李半仙这么大的来头,亏我第一次认识他的时候,还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原来底蕴这么深,还真是人不可貌相。

    也是了,李半仙别看是个文夫子,这花样和手段一点儿不比我们少,往往在关键时刻总能够派上大用场。

    我跟爷爷正聊的投机,这时候,屋门突然被推开了,薛家的那两位老爷子闪身走了进来。

    我爷爷旋即起身,跟两位老爷子行礼,两位老人家十分客气,让老爷子赶紧落座。

    见他们两人过来,我一时没忍住,便连忙打听了一下薛小七和花和尚的事情。

    两位老人家笑眯眯的,连连点头,说生命已经无碍,本来这次医治,要担着许多风险,还要多亏了那千年赤灵芝的药力支撑,这才化险为夷。

    现在他们两个人估计还要昏睡三天,三天之后便会醒来,然后估计两个多月之后就能够下地走动,要想全部恢复过来,估计需要半年的时间。

    唯一让两位老人家觉得耿耿于怀的是,薛小七的膝盖骨被重物完全击碎了,那膝盖骨碎成了渣子,根本无法修复,以后即便是好了,走路估计也会有些跛,他们只能朝着最好的效果去医治。

    薛小七的膝盖骨被打碎的时候,我还有印象,当时我正在催动丹田气海之中的那两股强大力量的时候,薛小七是前来护住我的,在诸般攻击之下,薛小七被那放羊老汉用一根铁棍击打在了膝盖骨上,那一下可是够重的,好在那放羊老头儿被我杀了,算是给薛小七报了仇。

    即便是如此,两位老人家也显得挺高兴的,起码薛小七的命是保住了。

    不过这事儿我有些耿耿于怀,问薛小七还有没有办法将腿完全医治好。

    薛悬壶说办法肯定是有,不过有些不太现实,就是要寻找一种叫做花皮蜥蜴的小兽,将其心脏的精血挤出来,配以其它几位名贵的草药,涂抹在患处,就能够让他膝盖骨再重新长好,完好如初,即便是腿断了半截,只要是间隔的时间不是太长,也能长出新的来。

    只是这花皮蜥蜴早就已经绝种了,当年在清末的时候,还有听说过这种东西,现在估计早就已经绝迹了。

    对于此事,两位老人家显然是不抱有任何幻想,不过我却是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倘若有半分机会,我也要将薛小七的腿给治好,大不了我花大价钱,从万罗宗那里买回来,他们那边或许会有办法。

    如此聊了一会儿,两位老人家就说起了我的事情,我的情况主要是内伤,奇经八脉被一股强悍的内力给震断了一大半儿,这就需要用鬼门七十二针重新将这些受损的经脉连接上,而且还要好生的温养一段时间,才能慢慢恢复,今天晚上,两位老人家便会给我医治,让我提前做一下准备,至于我双手之上断掉的骨头,已经在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已经帮我给接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