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62章 试试就试试
    “这空口白牙的不太好吧,既然你都说了,我的这些朋友对你来说毫无用处,那你就先放了他们,只要我看着他们离开了这里,我保证一动不动,到时候要杀要剐,煎炒烹炸,怎么着都随你们,这样总行了吧?”我冲着那白面书生微笑着说道。

    白面书生刚要搭话,这时候,他身边的那个叫做李丽的女子突然道:“舵主,别理会这小子胡说八道,现在他们这些人都受了重伤,他现在就是在拖延时间,吴九阴这小子奸诈的很,咱们不能上了他的当。”

    尼玛,真是个小贱人。

    我眯着眼睛看向了那个叫李丽的女人,此时,她早就没了之前那般娇弱的模样,眼神也变的多了几分狠戾之色,不久之前,我们在地窖现她的时候,感觉就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但是现在我却能够感觉到,这个女人极不简单,修为看来也十分不错,在鲁西分舵应该也不是个简单角色。

    隐藏的太深了,毫无破绽,这也算是一个奇女子了。

    我看向了她,眼神有着难以掩饰的杀气,怒声道:“小贱人,我吴九阴基本上都不会对女人下杀手,你成功的惹怒了我,今天,你必须要死在这里。”

    “呵呵……”那个叫李丽的女人冲着我妩媚的一笑,说道:“哎呦……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舌头,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处境,现在我们要杀了你,比碾死一只蚂蚁还要轻松许多。”

    “是吗?那咱们试试看!”我阴沉沉的说道。

    “试试就试试,你以为老娘怕了你不成!我牡丹仙子的诨号也不是白来的……”说话间,那个叫做李丽的女人身子往前一冲,一甩手,一朵牡丹花就朝着我甩了过来。

    那牡丹花鲜红艳丽,就像是沾染了鲜血一般,一经出手,顿时分散成数枚花瓣,每一片都朝着我周身的要害而来,好凌厉的手段,这般手法,要跟鲁东苏家的三爷苏啸天有的一拼,只不过那苏啸天的功法是梅花三定,还要比这所谓的牡丹仙子厉害许多。

    这小娘皮是说动手就动手,毫不含糊,既然无法再拖延时间,那就只能上去跟他们干了,看到那一大片牡丹花瓣朝着我袭来,我身形往后一顿,顿时使出了一招凌空画符的本事出来,迅的在面前凝结出了一道罡气屏障,那小娘皮的牡丹花瓣一碰触到那罡气屏障,便无法再往前挪动半分,簌簌的全都掉落了下来。

    这一招一使出来,那小娘皮顿时吃了一惊,显然是没有见过这凌空画符的本事,不过片刻之后,那小娘皮突然从身上摸出了一根全都是倒刺的鞭子出来,一甩手,便朝着我凝结的罡气屏障打了过来。

    随着“啪”的一声响,那鞭子便落在了罡气屏障之上,顿时让那罡气屏障一阵儿虚晃,紧接着土崩瓦解开来。

    这力道,感觉不像是这样一个柔弱的小娘子能够使出来的。

    这会儿,我心里早就有了脾气,这小娘们处处跟我作对,刚才还险些害了我们众人的性命,虽然我不怎么爱跟女人动手,但是这次我却对她彻彻底底的动了杀气。

    当下,我激出了剑魂,二话不说,一招龙扫千军就朝着那小娘皮横扫了过去。

    那小娘们再次吃了一惊,连忙用她手中的那根鞭子抵挡,那道剑气跟他的鞭子对撞在一起,将空气都给引燃了,出了一声爆响。

    不等我将剑魂给收回来,突然间,耳边响起了薛小七的声音,他大声道:“小九,小心侧面!”

    在听到薛小七的声音之后,我全身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紧接着身形往前快奔了两步,就在我迈开脚的那一刹那间,顿时感觉到了两道寒芒贴着我的后背就飞了过去,回头去看的时候,顿时惊出了我一身的冷汗,这个突然从背后出现想要击杀我的人,还是一个老熟人,当年鲁中分舵被我覆灭,除了逃走了一个宋喆之外,还有一个人离开了那里。

    不过,那个人并不是逃走的,而是一怒之下,愤然离开。

    他的媳妇正是被宋喆所勾引,而我正是撞破了奸情的那个人,当时我十分忌惮此人的修为,采用言语相讥,迫使他离开了那里。

    这个人就是曾经担任过鲁中分舵右使的黑袍人王逸。

    他有一种神鬼莫测的身法,刚刚还出现在你前面十几米之外,突然间就能在你身后冷不丁的来一下子,让人防不胜防,是我一直以来十分惧怕的对手。

    真是没有想到,他离开了鲁中分舵之后,竟然又投靠到了白纸扇这边。

    这就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吗?

    “王右使,前段时间我在鲁东分舵见你老婆了,当初看到她的时候,她又找了一个男人,你这大绿帽子带的都快成翡翠了。”我回过身来,顿时远离了此人数步,再次用言语讥讽道。

    这事儿不能提,一提全是泪。

    一个大老爷们儿哪受得了这样的屈辱,霎时间,那黑袍人王逸就愤怒的跟一头狮子一般,大吼道:“吴九阴,我要弄死你!”

    说罢,那黑袍人王逸的身形左右飘忽,闪转不定,一秒钟的时间不到,再次来到了我的面前,他手中有两把锋利的匕,直插向了我的心窝。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间,一道猩红煞气出现了在我的胸口,凝结成了一个人形,一双小手就朝着黑袍人王逸的匕抓了过去。

    那黑袍人吓了一跳,瞬间再次转移了方位,出现在了我十几米之外。

    他这身法太奇特了,并不是那种缩地成寸的手段,也不是因为度太快的缘故,这是一种通过五行和地煞之力快走移和变幻身形的手法。

    我这边跟那黑袍人还有那所谓的牡丹仙子快的过了几招,旁边的那白面书生一直冷眼看着,他突然一挥手,大声道:“所有人一起上,杀了吴九阴,总舵重重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