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46章 提前下手
    放羊老汉的住所背靠着一片荒山,四周杂草横生。

    当我们一行六人靠到了小院周围的时候,顿时闻到了一股子十分浓烈的羊骚味和粪便的味道,十分冲鼻子。

    这老头儿装模作样的本事不错,还真是弄了一群羊在家里。

    一个一关道的探子,我也真是服了他了,能够忍辱偷生的在这个小村子里一下呆那么多年,放羊还放上瘾了。

    我们六个人先是藏身在了这放羊老汉的土坯墙旁边,然后我各自安排了一下分工。

    一会儿,我和薛小七负责进入这老头儿的家里,跟他寒暄,趁机将其捉住。

    而花和尚和李半仙,以及蒙五和马六两人则负责其余的几个方位,一旦我和薛小七失手的话,他们则在外围支援,将这放羊老头儿的所有出路都给堵死。

    安排好了一切之后,众人快的散开,我和薛小七一人背了一个包,直接走到了那放羊老汉的家门口,他家的大门很简陋,就是用几块破木板拼凑起来的,形同虚设,估计一脚就能踹开。

    薛小七看着比较面善,一个书生模样的打扮,他扯着嗓子喊了两人,问有没有人在家。

    过了大约有三五分钟之后,才有个苍老的声音应了一声,然后我们就听到了屋门被打开的声音,一个老汉披着一个棉袄就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这个老汉看着年岁有六十来岁,浑身脏兮兮的,花白胡子,看起来十分警惕,在大门口四五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问我们是谁。

    薛小七呵呵一笑,连忙说道:“大爷,我们是过来旅游的驴友,在山里迷了路,找不到地方了,就想到您家里讨口水喝,不知道方不方便?”

    “啥,驴友?你们的驴呢?”那老头儿装出一副无知的样子,伸着脖子不停的打量着我和薛小七道。

    薛小七被放羊老汉这句话直接给问懵逼了,愣了一下,才解释道:“大爷,我们不是放驴的,我们就是一起出来玩,到处驴友的好朋友,简称驴友,我和我朋友跟其它的朋友走散了,我们又迷了路,来您家讨口水喝……”

    那放羊老头儿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都进来吧,天气怪冷的,我家里有刚烧开的热水……”

    说着,他朝着我们走了过来,打开了破烂的柴门,转身慢悠悠的带着我们朝着屋子的方向走去。

    此时,我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这个老头儿好像是已经睡下了,外面披着一个外套不说,里面的衣服也是胡乱穿的,连扣子都没有扣好,除了一身的羊骚味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味道,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味儿。

    那放羊老头儿转身一边往回走,一边跟嘴里念叨着说道:“你们这些城里人啊,不好好在城里享受,就爱钻到我们这些穷乡僻壤的山窝窝里面,这山里面是很危险的,尤其是离这不远的大沙窝,每年都要失踪好几个人,找都找不回来,你说说你们这些孩子们啊,真是瞎胡闹……”

    说着话的时候,那老头儿已经推开了屋门,我和薛小七就跟在他身后三四米的距离,他闪身很快进了屋里,我和薛小七彼此看了一眼,也打算紧跟着进去。

    这时候,是我走在前面,马上就要踏入那半掩着的屋门的时候,突然间,我浑身一寒,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这是一种修行者自身的炁场感应,全身上下每一处神经,还有皮肤都紧绷了起来,几乎在同时,我暗呼了一声不好,脚步往后一错,然后一只手朝着身后的薛小七猛推了一把。

    在我做出这个动作的同时,一把锋利的长矛已经从屋子里刺了出来,贴着我的腰直接扎了过去,还将我腰间的衣服扎破了一个口子,而薛小七由于被我推了一把的缘故,也是险险的躲避了过去。

    就差那么一点儿,我跟薛小七两人就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被那老头儿扎成了一串糖葫芦,这死法也是够憋屈。

    在小命捡回来之后,我跟薛小七便快的对视了一眼,眼神之中都有着无法抑制的惊讶和惊恐之色,尼玛,这老头儿什么意思,一上来就要我们的命,他跟我们素未相识,怎么知道我们要对他不利,而提前下手的?

    在我们躲开这锋利长矛的下一刻,我和薛小七同时绕过了长矛,伸脚朝着那屋门猛踹了过去。

    那破烂木门哪经得住我们两个人的猛踹,顿时碎裂了一地。

    然而,不等我们两个闪身进去,恐怖的一幕紧接着又生了,在黑漆漆的屋子里,我和薛小七看到了好多放光的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两个。

    随后,那些眼睛的主人猛的就朝着我们这边扑了过来。

    我和薛小七再次往后狂退了几步,随后,便有一条恶狗身子一跃而起,朝着我扑了过来。

    二话不说,我一掌就拍向了那恶狗的脑袋,将其拍的晕死了过去,那恶狗掉落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可是就在这恶狗的身后,接连不断的又跳出来了许多身强力壮的山羊,挺着两个建立的羊角就朝着我们撞了过来。

    我当时懵圈了,还有人用羊当杀人武器的。

    正当我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些山羊的时候,薛小七一闪身子,说道:“我来……”

    然后,这小子就挡在了我的前面,一挥手,撒出了一大片白面,落在了朝着我们冲过来的山羊的身上,后续冲过来的山羊,只要路过那药面覆盖的地上,也全都一个个全都趴在了地上,薛小七肯定又是用的麻沸化灵散。

    当这些山羊朝着我们冲过来的时候,我听到这屋子的窗户出了一声不大的声响,想必是那放羊老头儿从后面直接逃走了。

    这些山羊只是那放羊老头儿用来拖延时间的,他算计的很好,可是他终究还是准备的不够充分,因为来这里收拾他的不光是我们两个人,他就是插上翅膀,今天也难以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