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32章 万罗宗
    李半仙卜卦正好好的,突然间就站起身来,吐出了一口鲜血,身子摇晃了两下,险些栽倒在地。

    我眼疾手快,旋即一把将其给搀扶住了,薛小七和花和尚也吓了一跳,全都霍然而起,问李半仙这是怎么了。

    然而,李半仙只是摆了摆手,用脏兮兮的袖子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脸色变的煞白,一副十分虚弱的模样,感觉是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他在我的搀扶之下,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歇息了一会儿,脸上才渐渐有了些血色,这才有气无力的说道:“哎呀没办法,做我们这一行的,泄露天机太多,最容易遭受现世报,老夫只是卜算了一下,还没有将事情说出来,这因果这么快就上身了,这老天爷,真是不给我们麻衣世家一点儿活路啊”

    看到李半仙如此,我心里觉得愧疚不已,当即便道:“对不住了李老哥,要早知道卜这一卦让你受这么多苦楚,我就不为难你了,何至于让您如此”

    李半仙却摆了摆手,说道:“话不能这么说,这样做也是老夫心甘情愿,怨不得你,本来这金蟾雪莲便是天材地宝,有德者居之,世间罕有,老夫强行逆天而为,去卜算它的踪迹,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说着,李半仙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一样脖子全都灌了进去。

    看到李半仙都这样了,喝酒还如此生猛,我们几个人不由得有些担忧。

    喝完这口酒之后,李半仙的精神状态似乎好了许多,他大手一指,朝着西南方向道:“老夫刚才用了九蝉龟骨卜了一个卦象,算尽天机,卦象上所指,那金蟾雪莲将会在西北极寒之地出现,大概出现的时间应该是在明年的三月中旬时分,你们到那个时候去西北极寒之地寻找,或许能够找到那东西”

    这话一出口,我看到李半仙伸手又去抓了酒杯子,那酒杯是我的,里面盛满了酒,只是这酒还没有到他的嘴边,他便一张口又吐出了一小口血,将酒杯子的酒全都给染红了,这场面看的我们几个当真是触目惊心,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然而,李半仙却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一般,再次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呵呵笑道:“不打紧的,只是吐两口血而已,并没有太大的损伤,你们尽可放心”

    饶是如此,我们几个人都不禁面面相觑,一个个愁容满面,李半仙能够如此,对我吴九阴来说可谓是大恩大德了。

    他刚才说那金蟾雪莲将会在明年三月中旬出现在西北极寒之地,那就是说,还有四五个月的时间,而我爷爷离着掌毒发作的时间还有一年之久,这时间上来说,还算是比较充足的。

    即便是我爷爷的掌毒提前发作,也不可能提前半年,顶多也就是一两个月,时间上比较宽裕,这样就能够给我们流出来寻找金蟾雪莲的时间了。

    我一躬到地,激动的说道:“李老哥,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以后若是有用得着我吴九阴的地方,您尽管开口,我吴九阴要是敢说半个不字,就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李半仙伸手拖起了我,摇着头说道:“这可使不得,帮你这点儿小忙,不值得发如此重的毒誓,我李半仙还是信得过你的,要不然也不会帮你。”

    顿了一下,那李半仙突然捋起了带血的胡子,突然正色道:“至于那鲁西分舵白纸扇的事情,老夫”

    “别李老哥,这件事情就不劳烦您卜卦了,我们自己找,您再吐两口血,我看着都难受的不行,还不如捅我两刀子呢”我连忙伸手制止了李半仙下面的话。

    然而,李半仙只是嘿嘿一笑,卜算这鲁西白纸扇的事情算不得泄露天机,老夫也遭受不了什么太大的因果,只是老夫的能力有限,只能谋算出一个大概的方位,具体位置还是卜算不出来,对于这件事情,老夫倒是有一个其它的办法能够知道,你们想不想听一听?”

    这话说的我们三人又是一愣,薛小七连忙问道:“李老哥,您老人家不会又让我找一个比您还能算的吧?”

    “非也非也老夫要告诉你们的是一个江湖隐秘的宗门,这个宗门能够搜集一切江湖上的各种信息,专门做江湖上修行者的生意,他们不光是出卖消息,而且还卖各种符箓和法器,不过这个隐秘的江湖宗门,即便是在修行者的圈子里,也不是有太多人知晓,只有极个别的一流高手,才知道这个宗门的存在,老夫不才,正好跟这个宗门有些联系,他们曾经出高价让老夫卜算一些信息,不过都是些有违天道的事情,老夫就没有答应下来,我想你们如果要是早鲁西白纸扇的话,或许他们能够给你们帮上大忙,因为他们做这种事情最专业”

    我心中好奇,忍不住问道:“李老哥,您说的这个修行宗门叫什么名字,不妨说出来听听”

    “这个宗门叫做万罗宗,原意是搜罗万象的意思,这个万罗宗的宗主叫做乐善,就在津门之地,此人十分聪明,家财万贯,但是为人却十分低调,一般的等闲之辈,想要见他一面都很难,不过老夫在他那里还有些薄面,如果你们想要见他,老夫还是能够引荐一下的”李半仙道。

    我犹豫了一下,这时候最为机警的花和尚突然问道:“李老哥,既然这万罗宗的人是出卖各种江湖消息的,那肯定是要不少钱,我们跟他们大厅一关道鲁西分舵的事情,他们估计得跟我们要多少钱?”

    花和尚问出这个问题,正是我们比较关心的。

    李半仙当即便道:“反正是不便宜,具体要多少钱,你们必须要跟万罗宗的人去谈,他们要多少就是多少,不能讲价,一旦还价,他们就不会再做这比生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