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31章 观想卜卦
    李半仙喝了一杯酒,淡淡的说道:“我们麻衣神相这个行当,虽然精于谋算,但是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算的十分精准,就拿那金蟾雪莲来说,如果你们硬要我算的话,我只能算一下这个东西出现的时机和大体方位,但是具体在哪,即便是我们祖师爷在,也不可能谋算的这般精准”

    听闻李半仙这般说,我心里小小的希望顿时就破灭了。

    不过薛小七好像听李半仙的话里听出了些什么,旋即说道:“李老哥,您的意思是您能够算出这金蟾雪莲出现的大体时间?”

    李半仙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对于此事,老夫还是有些把握的。”

    “李老哥,那就劳烦您给我们算算吧,小九的爷爷中了玄武长老的烈焰焚髓掌,被我家的两位老爷子控制住了毒性,还可以续命三年,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年时间,实在是不能再等了,如果在一年之内能够出现金蟾雪莲这种宝物的话,我们几个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将那金蟾雪莲弄到手。”薛小七殷切的说道。

    “小七说的没错,老爷子有难,我们也不能袖手旁观,只要有那金蟾雪莲的动静,我们几个必须要搞到手。”花和尚也大义凛然的说道。

    听到薛小七和花和尚说出这样的话,我心里有种莫名的敢动,兄弟,这才叫兄弟,将我家老爷子当成自己的家人一般,而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在竭尽全力的帮我,我却从来都没有帮过他们什么,想到这些,我不免有些汗颜,我实在是不能再多要求些他们什么了。

    李半仙的脸色旋即也郑重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小九的人品自然是没的说,要不然大家伙也不会在今天凑在一起,我跟他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仅仅几天而已,不过却也觉得小九是个可交之人,只是命运过于坎坷,跟这小子呆在一起,肯定要吃不少苦头,诸位可都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话说的薛小七和花和尚都是呵呵一笑,薛小七道:“李老哥说的最后一点我很赞同,反正我是没从这小子身上沾到什么便宜,好几次都差点儿挂了。”

    花和尚也微笑着道:“李老哥,赶紧的,快帮着给算算,这一年之内,金蟾雪莲到底会不会出现。”

    李半仙点了点头,说道:“好说好说那老夫今天就在这里卜上一卦,先将屋门给关上,这期间不要让任何人进来。”

    花和尚旋即起身,走到了门口,直接上屋门给锁死了。

    这时候,我和薛小七连忙将偌大的方桌给收拾出来了一片空气,以便李半仙占卜。

    等我们都收拾妥当之后,李半仙突然又看向了我们三人,便道:“你们三人可知道那金蟾雪莲长的什么模样?谁可以具体的跟我形容一下,老夫以作观想,凭空卜挂的能耐,老夫还没等达到那个地步。”

    这话一问出来,我当时就懵了,还别说,这些年我一直说要找金蟾雪莲,突然间发现自己连金蟾雪莲什么样子都不知道,确实有些大意了。

    不过薛小七却连忙道:“这个我听我们家两位高祖爷说起过,这金蟾雪莲其实是两样东西,一样是金蟾,一样是雪莲。这所谓的金蟾是一种剧毒的癞蛤蟆,浑身金黄,口能喷毒,不过这种金蟾有一种特点,便是每过六十年,便会找一株千年雪莲在里面蜕一层皮,那层皮会跟千年雪莲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旷世奇药,能够克制天下间一切热毒,便称之为金蟾雪莲。而千年雪莲花则产大寒之地,积雪春夏不散,雪中有草,类似荷花,独茎,亭亭于雪间雪莲性温,微苦,功能祛风盛湿,强筋助阳、止血消肿,这只是一般的雪莲,在冰寒之地也不算是太过难寻,最难找的便是千年雪莲,这种宝物一般生长在雪山之巅的悬崖峭壁之上,老鹰都飞不上去,即便是轻身功夫极好的修行者,在那种悬崖峭壁之上也难以立足。“

    顿了一下,薛小七紧接着又道:“关键是无论是金蟾还是千年雪莲,几乎已经绝迹,很是难寻,这两样东西估计有几十年都没有在江湖之上出现过了”

    不愧是神医世家的人,对于各种药物的药理简直是信口拈来,让人叹服。

    而李半仙听了薛小七的叙述之后也是连连点头,不过眉头却微微蹙了起来,他道:“这种东西几十年不出现在江湖之上并不代表它不存在了,只是没有人发现罢了,再者,那种苦寒之地,也罕有人烟,谁没事儿跑到那雪山顶上玩去好吧,老夫心里有数了,这就给你们卜上一卦”

    说着,李半仙从他那油乎乎的黄布口袋里一下摸出了几块龟甲出来,还在那圆桌之上放上了一掌八卦星象图,他嘴里小声的念叨了几句之后,便将手中的龟甲朝着空中抛了起来,那些龟甲很快散落在那张八卦星象图上面,呈现出一种很不规则的形状出来。

    李半仙看了一眼那图上的龟甲,随后便闭上了眼睛,一只手快速的掐算起来,那手指头灵活的感觉都不像是人类的双手一般,嘴里也在不停的念叨着,好像是在做庞大的运算。

    如此过了一会儿,李半仙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再次将那图上的龟甲收拢起来,往头顶上抛去,然后再次掐指运算。

    这般来回抛了有七八次的样子,那李半仙的脑门上已经大汗淋漓,感觉十分吃力。

    至始至终,我们几个人都蹲坐在椅子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看向李半仙,不敢发出一点儿声音。

    我真是没有想到,就算这么一点儿东西,却要花费这么多的功夫,以前看李半仙给人算命,不是张口就来吗?

    直到抛到第九次的时候,李半仙的脸色突然就涨红了起来,胸口猛的起伏,他站起了身子,朝着旁边转过了头去,“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