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22章下一步的打算

第922章下一步的打算

    我过去拖起了陆文叙的身子,开玩笑道:“话可不能这么说,以后你可是天南市特调组的大将,我可不敢随意差遣,我不过是一个江湖上的闲散人员,哪敢指使你这机关部门的领导啊”

    这话说的陆文叙脸上一红,呵呵傻笑,都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道:“对了,以后也别喊我九爷九爷的,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你比我大,我叫你一声陆哥,以后咱们还得互相照应呢。”

    气氛一时变的十分融洽,陆文叙也没有了先前的那般紧张。

    随后,我脸上的笑意便消失了,问道:“陆哥,你这身本事,还是得到了螳螂门的真传,你这螳螂拳耍的不错啊。”

    陆文叙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应该是螳螂门的功法,我在年轻的时候,出海打渔,救了一个飘在海上的老头儿,伤的很重,就救回了家,那老头儿在我们家呆了一段时间,为了表示感谢,便传授了我一套修行法门和这一套螳螂拳,伤好了之后,那老头儿就走了,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他也没跟我提起过他是谁,后来也去鲁东螳螂门找过,但是没人肯见我就作罢了。”

    我应了一声,然后说道:“据说那个苏啸天便是因为杀了螳螂门的宗主和螳螂门的极为高手,因此才逃遁到了鲁东分舵做了左使,我以为你知道他对你那师门不利,才帮我对付苏啸天呢。”

    陆文叙神色一愣,摇头道:“这个我并不知晓,苏啸天也从来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如此说来,我对付苏啸天还真是作对了,苍天有眼,让那苏老贼淹死在了小岛之下。”

    “苏啸天可能没有死,咱们也别高兴的太早了,以后说不定你们还会再见面的。”我淡淡的说道。

    这时候,李战峰可能是着急带着陆文叙去特调组,便招呼了一声陆文叙先跟他走一趟,我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便让陆文叙先出去跟薛小七和花和尚聊天,我还有些事情要跟李战峰说一下。

    陆文叙当即便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门。

    “小九,这小子真不错,这次算你小子有良心,给我捡了一个宝贝过来。”李战峰依旧有些兴奋的说道。

    而我此时的脸色却有些阴沉了下来,看了一眼李战峰,沉声说道:“我将你留下来,是还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我这次去鲁东分舵,也算是亲手杀了宋喆,不过我却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件十分让我感觉意外的消息,你想不想听听?”

    “什么消息?”李战峰的好奇心瞬间被我提了起来。

    “上次密谋绑架我女人,而且埋伏特调组的始作俑者另有其人,这个人你也认识,就是天南集团老总罗三爷的儿子罗响!”我正色道。

    听我这般说,李战峰的表情瞬间就亮了,他张大了嘴巴,好一会儿才道:“这不可能吧?罗响这小子不是在两年前就已经去泰国了吗?发生那件事情的时候,罗响并不在国内,是不是宋喆那小子故意使得绊子?”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不可能,宋喆在当时那种情况之下是不会撒谎的,因为我让他发了血誓,的确是罗响在背后搞鬼。”

    “那那这怎么办?总不能去泰国将这小子给逮来吧?”李战峰讶异道。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的意思是,希望你能够通知有关部门,监控一下罗响的动向,如果他再次回国的话,就将这个人控制住,我来想办法收拾他。”我郑重道。

    “凡是跟一关道扯上关系的人,那肯定都是我们特别关照的对象,更何况上次特调组损失了那么多好手,这件事情你放心,我会通知上级,严格把控,只要罗响回来,那肯定就能逮住他。”李战峰打包票说道。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只是最近一段时间没有空罢了,如果等我处理完了手头上的事情,罗响还没有来的话,我想我就有必要去一趟泰国,将这小子给揪出来了。”我又道。

    “我去,你小子是越来越浪了,那泰国可不比国内,你人生地不熟的,最好是别过去,到时候闹出了乱子,我们这边也是鞭长莫及,小心搞出国际纠纷来。”李战峰劝道。

    “这件事情先不提,我还有一件事情麻烦你,这次我们几个人搞了鲁东分舵,下一次我们就去弄他鲁西的白纸扇,这方面还需要你给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你那里到底有没有,没有的话就帮我们想想办法。”我道。

    李战峰深吸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道:“小九,你最近搞的事情太大了,是该消停一段时间了,三番两次的得罪一关道,一关道的人不会没有准备,说不定现在正想办法收拾你呢,你一定要小心谨慎才是,实话告诉你吧,自从发生了特调组被埋伏的事情之后,鲁地的特调组都在收集鲁地各处的一关道的动向,鲁东分舵的消息也是我好不容的得来的,至于那鲁西的白纸扇,我这边是一点儿眉目没有,不过我现在还在查,一有消息,我肯定会通知你的。”

    我点了点头,表示了然,让后将李战峰直接送了出去。

    李战峰出去之后,便跟薛小七和花和尚打了一声招呼,直接将陆文叙给带走了。

    陆文叙走之前又是对我们一番千恩万谢,似乎有些依依不舍。

    等他们两个人走了之后,屋子里就剩下了我们三个人。

    我先是问了一下花和尚和薛小七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然而,这两个像是密谋已久,不答反问,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说下一步我要去对付鲁西的白纸扇,这是硬骨头,很难啃,估计要比鲁东分舵还要凶险许多,我跟那白纸扇交过手,十分厉害,而且他们现在隐藏的很深,一点儿眉目都没有。

    花和尚表示没话说,他的任务便是红尘历练,在哪都一样,说如果下次再有这样的好事儿,必须要叫上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