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20章不一样的感觉

第920章不一样的感觉

    这件事情即便是他们不告诉我,我心里也有准备,报复就报复呗,我在这里等着他们便是,要真将小爷惹急了,大不了我就再将苏尚鲁那老儿活捉一次,好生羞辱他一番,最坏的结果便是鱼死网破,我吴九阴光棍一个,谁怕谁啊?

    随后,我们几个便又将如何杀入鲁东分舵的事情跟李战峰详细的说了一遍,李战峰听的很认真,听到凶险之处,也是忍不住倒吸冷气。

    当我们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完了,李战峰当即再次竖起了大拇指,说了俩字:“牛比!”

    然后,李战峰又使劲儿拍了拍我的肩膀,十分郑重的说道:“小九,我是一步一步看着你成长起来的,从你一开始踏入修行者的行列,还是一个小弱鸡的时候,一直成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真的变的成熟了许多,也强大了许多,以前的你冲动莽撞,现在的你却懂得深思熟虑,以智取胜,而不是喊打喊杀的直接冲到鲁东分舵跟人拼命,足以见得,你现在在各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假以时日,成就不可估量,以后你肯定会超越老局长的,我很看好你!”

    我嘿嘿一笑,说道:“你可拉倒吧,我爷爷可是华北地区的扛把子,我就是一闲散的江湖客,啥时候也超越不了我家老爷子啊。”

    李战峰摇了摇头,说道:“你小子别跟我插科打诨,我说的不是职位,而是修行上面的建树,我每一次见你,都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直到今天,我看到你的时候,便觉得我已经被你远远的甩在身后了,也就是说,你现在的修为已经远在我之上了。”

    我谦虚了两句,说道:“李哥,我看你是想多了,能不能超越你,只有打一架才知道,你要不要试试?”

    李战峰再次摇头道:“老哥我就不自取其辱了,现在的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还有,之前便有特调总局的高层让你加入特调总局,那可是直接进入京城当差的好事,你是不是该考虑考虑,以你现在的实力,如果进了特调总局,用不了几年,估计就能混个大领导做做,你要是不想进京,我这个特调组组长的位置也可以让给你,你看行不行?”

    “别你可别拉我入伙,我这人闲散惯了,受不得你们特调组的那些条条框框,罗里吧嗦的规矩,我一个人想吃吃,想睡就睡,这多自在,何必要自找没趣,受人差遣,你说是不是?”

    李战峰见劝不住我,也就没有多说,只是接连叹息了几声。

    聊到现在,我才发现,那个被我们从一关道鲁东分舵带来的陆先锋一直都没有出现,估计是害怕见到特调组的人,此刻李战峰在这里,也不是外人,我直接揽住了他的肩膀,拉着他到了门口,倒不是怕被薛小七和花和尚听到,他们也知道我接下来要跟李战峰说些什么,只是李战峰跟花和尚和薛小七的关系不是太熟,怕有些话当真他们的面,他磨不开面子,不好开口。

    李战峰跟着我到了门口,疑惑道:“小九,你要说啥,搞的神经兮兮的?”

    “也没啥,我就是想问你们特调组缺不缺人?”我嘿嘿笑道。

    听我这般说,李战峰也笑了起来,反问道:“怎么,你想通了,真要来我们特调组?”

    “不是我,我就是想跟你介绍一个人过去,是个高手,修为不错,你看你们要不要吧。”我这般一说,李战峰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想了片刻之后,才道:“有这样的好事儿,你小子不会骗我吧?实话告诉你,我们这特调组可是个高度危险的行业,赚钱也不多,那可是操着卖毒品的心,挣着卖白菜的钱,你说介绍的那个人愿意来我们这吗?”

    “只要你答应,我保证他肯定会去,你就松个口,到底要不要吧?”我冲着他狡狯的一笑。

    李战峰蹙着眉头道:“要肯定是要”

    “好,就这么定了,这人就在我家呢,我一会儿带他出来给你看看。”没等他说完,我拍了李战峰的肩膀一下,高兴的说道。

    这下可把李战峰给乐的,直接合不拢嘴了,试探着问道:“不会是薛小七和花大师他们要加入吧?那真是太好了”

    “美的你吧,别想那好事儿,是另有其人”

    “到底谁啊,你能不能给我透个底,你小子可别不靠谱,给我介绍个啥都不会的进来,我们这部门可不是吃闲饭的地方。”李战峰旋即又警惕了起来。

    我斟酌了一下,旋即便道:“反正你刚才都答应了,我实话就跟你说吧,我给你带的那个人是一关道鲁东分舵的人,被我们给俘虏了回来”

    “啥!你小子开什么玩笑!?”没等我说完,李战峰就炸了毛,激动的说道:“特调组跟一关道那可是水火不容,你在我特调组里安插一个一关道的人,那不是明摆着放了一定时炸弹吗?这人我可不敢要,我不抓他蹲号子就已经很客气了。”

    听他这般口气,我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看来你小子还是不够义气,这点儿小事儿都不帮我,我可是答应了下来,这小子人品不错,修为也不错,你们不要实在是可惜了,那就算了,反正我跟其它特调组的人挺熟,大不了直接送给别人,多么好的一个高手啊,有些人就是不知道珍惜罢了罢了”

    我阴阳怪气的说着,便去推那屋门,这时候,李战峰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似乎在犹豫,片刻之后,才道:“那人现在就在你家里?”

    “嗯,在我卧室呆着呢。”我道。

    “我能不能先看看人再下决断?”李战峰又道。

    “好啊,请自便。”我嘿嘿笑道。

    说着,我们两个人便进了屋子,然后推开了卧室的门,发现陆先锋此刻正正襟危坐在沙发上,一副十分紧张的模样,看到我们进来,便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