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18章收拾残局
    李刚的态度我很满意,挨个跟跟我们恭维了一番,让我们三个人很是受用,只有陆先锋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脸色也显得有些平静,倒是让那李刚觉得陆先锋更是一个世外高人一般。

    当我们都介绍了一遍,轮到介绍陆先锋的时候,陆先锋就显得有些紧张了,他看了我们三人一眼,眼神略带祈求的神色,我能明白他的意思,他就怕我们这会儿把他给卖了,说是一关道鲁东分舵的人,这样落在特调组人员的手里,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陆先锋帮我们做了许多事情,首先是带我们进入了鲁东分舵,然后还带我们逃出了迷雾法阵,如果没有他,我们绝对不会这么顺利,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我也做不出来。

    于是,我直接便说这位陆先锋是我们请来的一个高手,至于姓谁名谁就不便透露了。

    李刚也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见我们不愿意多说,也就没再强求。

    陆先锋听我这般说,总算是长出了一口气,看我的眼神也满是感激之色。

    接下来,李刚便问我们在鲁东分舵发生的事情,我们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便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李刚说了一遍,虽然我们三人说的都很平淡,但是其中凶险,字里行间也能够体会的出来,李刚听的不禁咋舌,脸上的惊讶和钦佩之色溢于言表。

    整个鲁东分舵,将近千人,而且大多数人都是修行者,更有苏啸天这样的顶级高手,愣是让我们三个人在一天一夜之内就给灭了,这话说出去估计很多人都不会相信,不过他们不信也没有办法,事实就摆在他们面前。

    其实,在我们坐在海警船上喝酒聊天的这会儿功夫,李刚就听从了我们的建议,在迷雾法阵的周围布置下了大量的特调组和海警方面的人员,那座小岛沉没到了海底,迷雾法阵之中又是乱象纷争,那个地方肯定不能再继续呆下去了,要说鲁东分舵的人死的一个都不剩,那是不可能的,能够活下来的,我估摸着也有一两百人,他们回不去小岛,又不可能呆在那么恐怖的迷雾法阵之中,必然想办法逃出来,只要特调组的人埋伏在迷雾法阵的周围,守株待兔,肯定能够有不少收获。

    一开始,那李刚也是对我们的话将信将疑,不过很快前方就传来了消息,有埋伏在迷雾法阵外围的特调组人员,刚刚跟从迷雾法阵之中逃出来的一艘破旧渔船上的人发生了拼斗,对方大部分别歼灭,不过特调组这边也损失了两三个人,根据被俘虏的人口供,鲁东分舵已经在昨天晚上的时候遭到了吴九阴带领的不明人数攻击,守在小岛上的人差不多全部别歼灭,而一部分在迷雾法阵之中也遭受了无数凶猛海兽的攻击,直到今天中午时分,吴九阴再次突然出现,杀了他们很多人,又突然消失了,他们便是仅存的鲁东分舵的一百多号人的一部分,出来探路的,没想到刚出来就遭受了特调组的伏击。

    那俘虏所说的不明人数,就是我们兄弟三个,外加一个陆先锋。

    听到了准确的消息之后,李刚就不由得不信了,看向我们的眼神又变化了许多,从一开始的恭维,到现在已经变成了崇敬。

    他们过来不过是收拾残局罢了,不过这对他们来说也是大功一件,对我们几个人更是感激不尽。

    由于李刚是南山特调组的负责人,还要负责后面的收尾工作,将残余的鲁东分舵的势力彻底剿灭,并没有一直送我们到码头,而是另外派了几个人,弄了一辆海警船直接送我们上了岸。

    我们三个人到达岸边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几个人站在海边,看着翻滚不休的浪花,心情十分复杂,这件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个了解,宋喆那畜生也终于死掉了。

    我们到的码头依旧是南山渔村,走到村子里的时候,发现村子里乱糟糟的,还有几辆警车停在村子周围,一问才知道,是老嫖他们家被抄家了。

    具体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不过村子里的人都议论纷纷,有人说老嫖这小子在外面搞了别人家的婆娘,被人找上门来,结果那小子失手杀了人,还有人说老嫖私底下做了蛇头,带人偷渡到了小日本和韩国,被警察给发现了,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最明白原委的,应该就是我们三个了,老嫖的家里被抄,肯定跟南山特调组有着莫大的关系。

    之前跟李刚聊天的时候,我也谈到了鲁东苏家,鲁东苏家的三爷跟邪教一关道有关联,问他特调组是不是也应该将鲁东苏家一起给收拾了。

    李刚对于这件事情持着一种十分保守的态度,说这件事必须有证据才行,没有充足的证据,他们这个小小的南山特调组根本拿鲁东苏家没有办法,再说了,犯事儿的是他们家三爷,跟整个鲁东苏家没有太大的牵扯,至于我说的什么的地下赌场什么的,就更拿他们鲁东苏家没有办法了,鲁东苏家肯定不会承认那些非法的场子是他们家的,主要还是因为鲁东苏家的朝中有人,他们这些地方上的办事人员,拿他们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对于此事,我们三人也无奈,我们也没有那个胆子直接过去找鲁东苏家的麻烦。

    在当天晚上,我们便打算直接坐车回天南城,至于那陆先锋,他本来想在南山渔村就跟我们告别的,我们问他去哪,他说他也不知道,以后隐姓埋名,稀里糊涂的过,只要不被特调组的人抓住就行。

    我喊住了他,邀请他跟我们一起回天南城,我说我给他想办法,说不定能将他的身份洗白了,以后还可以回家见自己的亲人。

    陆先锋有些不太相信,当薛小七告诉他我爷爷就是特调组华北局的总负责人的时候,他才信服了我,打算跟我一起回天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