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04章槐木剑显神威

第904章槐木剑显神威

    看似我那北斗铜钱剑阵凌厉霸道,但是一跟苏啸天弄出来的梅花三定对撞在一起的时候,并不能展现出铜钱剑阵的威力出来,就像是撞在了一团软棉花上,瞬间消弭于无形,那些四散的梅花有些落在了石柱子上,直接就镶嵌了进去。

    不愧为鲁东苏家的看家绝学,这梅花三定的招数让人捉摸不定,时而锋利入刀,时而又软的像团棉花,给我一种无懈可击的感觉。

    化解了我的铜钱剑阵之后,那无数纷飞的粉红色的梅花再次汇聚在了一起,朝着我凝结的罡气屏障轰然撞击过来,一触之下,第一道罡气屏障轻松瓦解,紧接着便是第二道,卸去了那梅花三定差不多一半的力量,当剩余的那些梅花撞在第三道罡气屏障上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了十足的压力,感觉四面八方的炁息同时锁定了我,让我有一种无处可逃的感觉,再然后,我就觉得自己像是被一辆高速行驶而来的卡车猛然间撞击了一下,然后整个身子往后飘飞而起,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体内气血翻涌,一口老血顿时上了喉头,我一张嘴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而我的四周,那些梅花纷纷落下,卸去了所有的力道,都是一些普通的花瓣而已,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不等我爬身而起,那苏啸天紧接着再次朝着我快步而来,再次掐起了手诀,四周的炁场再一次变的翻滚不休,地面上的梅花花瓣瞬间腾空而起,朝着我身上贴了过来。

    “小九”一声大喝突然从身后想起,然而我看到了花和尚的紫金钵陡然间飘飞到了我的头顶之上,快速的旋转起来,一时间金芒大放,那些原本朝着我贴来的梅花花瓣,顿时朝着那紫金钵里汇聚过去,似乎那紫金钵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那些梅花给吸了进去。

    苏啸天大怒,身形一晃,便到了我们的身边,一鞭子就朝着那紫金钵抽打了过去。

    花和尚也是打的恼了,此刻他一身血迹斑斑,不知道是他自己流的血还是那些黑衣人的血,他根本没有再去管头顶上的紫金钵,而是拿起了降魔杵,直接朝着苏啸天的心口窝扎了过去。

    苏啸天一鞭子将那紫金钵就抽的跟一陀螺似的,撞在了一根柱子上,那紫金钵旋即黯淡了下去,将柱子都撞出了一个大坑,石块四处迸溅。

    对于花和尚刺过来的降魔杵,那苏啸天也没有放在眼里,只是脚步微微挪动了一下,错开了一下身形,另外一只手一掌就拍向了花和尚的肩膀。

    花和尚一声闷哼,紧接着也跟我一般,朝着我这边跌落了下来,在地上滚动了两圈才停了下来。

    “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家伙,竟然在老夫面前撒野,今天便是你们几个的忌日!”苏啸天收起了那七节鞭,浑身一抖,整个人的炁场再次节节攀升,一身的衣衫鼓荡了起来,脚下踏起了罡步,双手掐起了手诀,那些散落在地上的梅花花瓣再次腾空而起,化作了利刃尖刀一般,再一次的朝着我和花和尚周身罩了过来。

    苏啸天看来这是要放大招了,这一招使出来,让我和花和尚感受到了一种滔天的威压,滚滚而来,四周的梅花花瓣翻滚不休,由一股莫名而强大的炁场牵引着,陡然间加速,有一种将我们切割成碎片的感觉。

    我连忙起身,正要再弄出几道罡气屏障,然而有些为时已晚。

    真的低估了这苏啸天的实力,他的修为似乎被他大哥苏尚鲁还要高上一些。

    就在我和花和尚以为我们两个就要死在这些梅花花瓣之下的时候,一道绿色的光芒陡然间落在了我们的头顶上,那些翻滚不休的梅花花瓣突然改变了方向,朝着那绿芒汇聚了过去。

    我再一次的傻眼,仔细一看,才知道头顶上的那道绿芒不是别的,正是薛小七的那把槐木剑,这把槐木剑的来历可不简单,用千年槐树精的树心做的剑身,剑中又封印着一个小槐树精,还是天下第一炼器师,陈相志和李元尧炼制出来的法器,可谓是一件神兵。

    这把槐木剑能够控制草木之精,化为己用,苏啸天的梅花三定虽然厉害,可是用以操控的却是那些梅花,只要是草木上生长出来的植物,薛小七的那把槐木剑都能够控制住。

    此刻,薛小七的那把槐木剑陡然间出现在了我们的头顶,然后将苏啸天弄出来的大场面瞬间弄的面目全非,没了任何威胁之力,但见薛小七一伸手,将那槐木剑再次握在了手中,而那槐木剑之上已经缠绕了厚厚的一层梅花,跟个水桶一般。

    薛小七是双手握着那槐木剑的剑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一张脸憋的通红,而更为震惊的是站在不远处的苏啸天,他看着薛小七手中的槐木剑,一脸不可思议的神色,喃喃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

    “啊”薛小七一声大喝,手中的槐木剑高高举起,一剑猛然落下,那些花瓣变成了纷飞雨,由槐木剑指引着,直接朝着苏啸天冲撞了过去。

    苏啸天在震惊之余,才想起来抵挡,不过薛小七这一剑的气势太过沉重,苏啸天即便是凝结出了护身罡气,也被这些梅花桩了一个正着,身子朝着大厅门口的方向跌落了过去。

    我和花和尚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周边的情况,发现地面之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死尸,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掉的,马融也突然间消失不见了,这会儿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

    而一剑劈出去的薛小七则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

    “小七,你来的正是时候,马融那小娘皮呢?”花和尚问道。

    “吸进去了一点麻沸化灵散,朝着大厅南边跑了我这才腾出手来支援你们”薛小七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那被薛小七干翻在地的苏啸天扶着墙再次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