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82章你会后悔的
    这麻沸化灵散对修行者的修为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一旦沾染上这些白色的粉末,修为便会被压制住,即便是普通人,也会让身体变得酸软无力,丧失反抗之力。

    原本这老嫖跟我之间或许还能够过上两招,但是我好在出其不意,又有萌萌帮忙,所以收拾他并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一想起来这小子也是够悲催的,正忙活着好事儿,一丝不挂,冷不丁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肯定吓的瞬间就萎了,不知道当时他心里是有多么大的阴影面积。

    此刻,老嫖像只死狗一样被我丢在了地上,又失去了反抗之力,他抬起头来,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我们三人,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嗫嚅着说道:“看来哥们儿我今天是得罪高人了我知道是我不对,勾引了大嫂,三位大哥饶命,只要你们不杀我,我有多少钱都赔给你们,以后再也不跟嫂子联系了”

    合着,这小子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们找他是干啥的,不过也对,我们也没跟他提起过。

    我冷笑着看着他不说话,然后跟身边的花和尚使了一个眼色,花和尚二话不说,走到了被薛小七剐蹭的已经不成样子的小车旁,打开了后备箱,将老嫖的弟弟张波给单手拎着就来到了老嫖的身边,然后一并丢在了地上。

    老嫖本来就吓的不行,这下看到他弟弟也被我们给弄了过来,顿时一脸茫然加惊恐,他身子抖了一下,连忙说道:“我说哥几个,咱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犯下的事情跟我弟弟没有任何关系,你们怎么连我弟弟也绑来了你们怎么处置我都行,不能动我老弟”

    我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老嫖啊,我想咱们之间可能是误会了”

    老嫖又是一愣,不过这小子反应倒是很快,随声说道:“对对对咱们是误会绝对是误会”

    “嗯,这么跟你说吧,你找的那些女人,无论是失足妇女还是良家少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是过来抓奸的,而是另有其事”我淡淡的笑道。

    老嫖脸上的表情僵持了一下,很快恢复了一丝笑容,然后说道:“几位大哥,你们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这人就这么一爱好,那就是好色,既然你们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来找我,其它的那都是小事儿,几位大哥尽管开口,只要我老嫖能帮上忙的,那肯定是义不容辞,上刀山下火海都行”

    薛小七阴阳怪气的一笑,凑上前来,直接便道:“老嫖啊,我们用不着你跟着我们上刀山下火海,只需让你带着我们出趟海就可以,我们呢,对海里的路不是很熟,还要劳烦你带路才行。”

    “这肯定没啥问题啊,我老嫖也是老渔民了,打了二十几年鱼,出海就跟家常便饭一样,不知道三位大哥这是打算要去哪啊,不会是要想坐着我的渔船偷渡到小日本吧?”老嫖十分积极的说道。

    “我们要去一关道的鲁东分舵,我想这个地方你应该很熟悉是吧?”花和尚也忍不住了,冲着老嫖嘿嘿笑道。

    那老嫖一听到“一关道”这三个字,浑身禁不住再次抖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显得无比凝重,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从老嫖的脸上看到腾腾的杀气。

    不过这所有的表现都是一闪而逝,老嫖很快恢复了原先的模样,装作一脸茫然的说道:“我说三位大哥,啥是一关道还有什么鲁东分舵我打渔的时候,倒是接近过小日本,远远的看到过北海道,一关道是个啥玩意儿,我是真不知道啊”

    “老嫖,你这演技还真挺好,不去演电影都白瞎了你这个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既然我们这会儿找到了你,那肯定是知道关于你和一关道鲁东分舵的一些事情,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但是呢,我想你最终肯定都会承认的,要想让你开口,我们有的是手段,别等到受了苦之后再说,浪费咱们的时间,不如现在就痛快一点儿,你觉得呢?”说话声中,我已经将剑魂激发了出来,缓步走到了昏迷过去的张波身边。

    张波跟老嫖长的有几分相似,他们两个应该是亲兄弟,我就不相信,他不在乎自己兄弟的性命。

    老嫖看了我一眼,身子微微有些发抖,继续狡辩道:“我说几位大哥,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就是一本本分分打渔的渔民,世世代代都居住在这南山渔村,不信的话你可以到村子里打听打听,村子里的人都认识我老嫖这个人,你们说的什么一关道还有什么分舵啥的,我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你们要多少钱都行只要我老嫖能够拿的出来”

    我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又道:“看来你小子真是不老实,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我这话声一落,薛小七就卷起了袖子,走向了老嫖,有些兴奋的说道:“我来收拾他,保证他一会儿什么都说。”

    “别”

    我和花和尚分别走过去,拉住了薛小七的胳膊,我们实在是被这位爷给整怕了,他那都是什么破损招,给人吃泻药,一拉一裤裆,这招虽然很有效果,但是太埋汰了,迎风都能臭十里,我和花和尚实在是怕了,这特么不是污染大海么?

    “那啥,小七兄弟,你就别出手了,就交给小九就行,我相信他肯定能问出来。”花和尚有些尴尬的呵呵一笑,满带着祈求的目光。

    “是啊,小九,别了,真的。那味道太毒了,你弄一次,我今天吃饭都没胃口,太霸道了。”我也央求道。

    薛小七看了看花和尚,又看了看我,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你们以为我薛小七难道就这点儿手段不成,我们家可是世代行医,精通药理,便是各种下毒的手段也不下于几百种,我保证这一次绝对不给他下泻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