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63章瞬间转移
    当大家伙都知道鲁东苏家的家主苏尚鲁要来的事情,气氛莫名的变的有些沉重起来,薛小七和花和尚点了点头,旋即快速的消失在了小树林之中。

    他们两个负责要提防苏尚鲁的后招,虽然说他答应不带人过来,但是这话并不可信,我也不可能真的杀了苏长勇,鲁东苏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了,将人得罪死了,以后必然麻烦缠身。

    如果势头不妙的话,我们直接脚底抹油开溜,再去计较其它的办法,犯不着将小命搭在这里。

    此刻,就我和苏长勇呆在这里,那小子一身臭味,我实在是不想接近他,就离着他远了一些,蹲在一旁默默等候。

    我也不用担心苏长勇这小子跑了,薛小七给他用的那泻药很够劲儿,不动还好,一动必然一泻千里,肠子都能拉出来。

    我蹲在那里,心里不免有些坎坷,鲁东苏家在鲁地的势力如此强悍,全靠了这一家之主苏尚鲁的维持,能够将这份儿家业发展的如此壮大,这个人肯定不简单,修为必然在我之上,那肯定是不用说了,我才入了这江湖不到三年,无论是江湖经验和与人拼斗的本事,无法跟这样纵横江湖几十年的老手相提并论。

    即便是花和尚和薛小七也是如此。

    人家成名的时候,我们几个估计还没有生出来呢,就凭着我们三个臭皮匠,能斗的过这老江湖吗?

    但是要想得到鲁东分舵的具体位置,必须要从这苏尚鲁的口中得知。

    尽管苏尚鲁的二弟苏炳文也知道,但是人家是特调组华南地区的扛把子,是国家公职人员,我们几个总不能去找他吧?

    跟专门对付修行者的机关对抗,那便是与整个强大的国家机器为敌,除非是不想活了。

    特调组有多强大的手腕,这我是知道的。

    山东那几个一关道的分舵,多么强悍的力量,那还不是说灭就灭,我们三个小杂鱼,都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

    修行者之间较量,靠磨嘴皮子是没有用的,要想从苏尚鲁口中得到真实的答案,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便是将苏尚鲁给打服气了,让他心服口服,他才会乖乖的交代。

    就跟苏长勇一般,一开始还挺横的,结果现在还不一样成了软柿子,任由我们拿捏。

    我蹲在那里,脑子里想着许多事情,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去了许久,我拿出来手机一看,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

    我记得黑爷跟我说过,鲁东苏家的庄园离着这个赌场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一个小时之内就可以赶到。

    也就是说,苏尚鲁很快就应该到了。

    想到这一点,我连忙起身,从地上捡起了苏长勇用过的那把长刀,握在了手中,快步走到了苏长勇的身边。

    说不定,苏尚鲁那老小子已经到了也未可知,正躲在某个角落里观察着我呢。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便觉得凉飕飕的,旋即环顾四周,观察着周围的变化。

    也不知道薛小七和花和尚这会儿跑到哪里去了,万一他们一时抽不出身回来,让我一个人面对苏尚鲁那老东西,岂不是要麻烦大了。

    正在我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这片小树林突然刮起了一阵儿风,吹的树叶哗啦啦作响,我突然感觉到周遭的炁场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心不免再次提到了嗓子眼。

    我想,苏尚鲁真的来了

    蓦然间,在我正前方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影,我本来想眨眼间看看我不是眼花了的时候,那个身影在下一刻就出现在了我十米之内的范围。

    我去,吓了我一跳。

    这手段何其恐怖,传说中的缩地成寸,是一种借助奇门遁甲,瞬间转移的术法,只有修为达到了一定的境界,才能施展出这样的手段出来,能够用这般手段的,我曾经见过一个人,便是茅山的山门护法龙川真人,也就是千手佛爷的亲弟弟。

    也就是说,这苏尚鲁的修为是跟茅山的一个长老级别的高手差不多,甚至于比茅山的一个长老还要厉害,我想即便是龙川真人,也没有此人如此迅捷的身法。

    当那个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死活,我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连眼睛都不敢再眨一下,我怕我一眨眼睛的功夫,他下一刻就奔到了我的身边,一下结果了我的性命。

    这是一个看上去不太像是老人的老人,他的头发虽然有些花白,但是脸上却没有多少褶子,一双眼睛黑黝黝的,十分明亮,身板笔直,穿着一身白色的练功服,就像是公园里练太极的老头儿一般的打扮,但是他此刻站在我的面前,却给我我一种莫大的压力,还像是一座山一般横陈在了我的面前。

    我发现,这个人的手里,正拿着一个东西,我自己看了一眼,发现那竟然是一颗还在滴着血的人头,那人头的脖子处的断裂处豁口并不整齐,脑袋不像是被人砍下来的,倒像是被人给活活的将脑袋拽下来的一般。

    那得有多么大的力气,能够将人的脑袋直接揪下来,这也太恐怖了一些。

    “爹爹救我啊,我撑不住了”苏长勇一看到这个半大老头儿,顿时就激动了起来,满腹的委屈全化作了泪水,簌簌的流淌下来。

    不用说,我面前站着的这个人肯定便是鲁东苏家的家住苏尚鲁了。

    他撇了一眼苏长勇,面色阴沉似水,紧接着将手中还在滴血的人头,丢在了地上,那人头在地上滚了两圈,我才看清是谁的脑袋。

    这是一个熟人,便是那赌场的话事人黑爷。

    当初我答应饶他不死,还让花和尚饶了他一命,真是没有想到,黑爷最终还是死在了自己主子手里,这可怪不得我了。

    我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头,故作淡定的说道:“苏爷,下手够狠的啊,自己的人说杀就杀,一点儿情面都没有”

    “他不过是我们苏家的一条狗而已,狗不听话了,还敢反咬主人,留着他岂不是祸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