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60章超强泻药
    这个像是巨大虫茧一般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由无数疯狂生长出来的荒草一层一层包裹而成的,不用想,那二世祖苏长勇肯定就在这草茧之中。

    “可以啊,这么牛比,许久不见,你本事见长啊。”我过去,拍了拍薛小七的肩膀,嘿嘿笑道。

    “哪里哪里,跟你的手段一比,我这就是小儿科,先别说这个了,这小子特么是谁啊?牛比轰轰的,都被我给困住了,还说要弄死我,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

    现在我们几个人说话,都不直呼其名,以免泄露了我们的身份,引来仇家报复,我本来是非就多,不想再招惹其它的麻烦,而薛小七家的名头太大,江湖之上,谁不知道薛小七他们家是神医世家,一旦我们当着苏长勇的面叫出名字来,他肯定能够确定我们的身份。

    然而,我们并不想跟鲁东苏家结仇太深,我们想知道的只有一关道鲁东分舵的下落而已,要是杀了苏尚鲁的儿子,那仇怨就太深了,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这小子是鲁东苏家家住苏尚鲁的大儿子,要想让他老子出来,他是个不错的人质。”我跟薛小七解释道。

    “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这么大的来头。”薛小七正色道。

    “行了,你先将他解开,我先审问一番。”我跟薛小七道。

    薛小七一抖手中的槐木剑,沟通了剑中的小槐树精,顿时调动草木精华之力,但见那草茧开始朝着两边散开,将那苏长勇的整个脑袋都露了出来。

    苏长勇被困在草茧之中许久,憋的够呛,这会儿终于能够喘口气了,先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

    此时,他才横着眼睛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十分嚣张的骂道:“你们这群不知好歹的家伙,知道我爹是谁吗?我们鲁东苏家都敢惹,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劝你们赶紧放了我,要不然你们都死定了”

    “啪!”不等他把话说完,我一个大嘴巴子就抽了过去,抽的他半边脸都浮肿了起来。

    苏长勇一愣,顿时就愤怒了起来,大声骂道:“我艹你妈,你敢打我?!”

    我去,都这样了还这么狂,还真是一个不觉明厉的少爷,估计从来都没有吃过苦头的。

    不过这小子骂我,我是真不能忍,我当即左右开弓,又给了他十几个耳光,抽的他满嘴冒血,牙都掉了几颗,不过这小子果真是个犟种,都打成这样了,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毫不屈服。

    这是第一个在我耳光攻势下还能骂出声来的人,足以见得他之前是有多么的嚣张,他就是认定他们鲁东苏家的势力,我们不敢杀了他,即便是穷尽所有办法,凭着他们苏家的势力,也能够将我们几个给找出来。

    不过这会儿,我带着一张人皮面具,而薛小七和花和尚则都是一身黑衣,只露出了两只眼睛出来,倒也不惧怕他能查出我们的身份来。

    看到这苏长勇这二世祖是个混不吝,我也是没了脾气,看来打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我们三人对视了一眼,薛小七旋即说道:“我来给他上点儿手段,你把他的嘴巴撑开。”

    虽然不知道薛小七要干啥,不过我相信他或许有办法,旋即一把抓住了苏长勇的满嘴流血的嘴巴,撑开了他的最,薛小七从身上摸出了一粒药丸,直接就塞进了苏长勇的嘴里,我一拍他的喉咙,那粒药丸就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吞下了药丸之后的苏长勇这会儿开始有些慌神了,瞪着一双眼睛骂道:“小杂碎,你给老子吃的啥?”

    薛小七嘿嘿一笑,说道:“你放心,我给你吃的东西弄不死你,但是会让你痛不欲生,你要是乖乖的回答我们几个问题,我就给你解药,免得你受苦,你看怎么样?”

    “呸!狗东西,有种你们就弄死我,看我爹不将你们八辈祖宗的坟都给刨出来,想从老子嘴里问出东西来,没门!”苏长勇朝着薛小七吐出了一口血沫子,不过被薛小七轻巧的躲开了。

    “你小子别嘴硬,一会儿有你难过的时候,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小爷不客气喽”薛小七嘿嘿笑着,然后开始倒数道:“三二一开始!”

    我和花和尚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薛小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我们很快就知道了,当薛小七数到“一”的时候,那苏长勇的脸色旋即就扭曲了起来,看模样十分痛苦,紧接着,当着我们三个人的面,苏长勇就放了一个十分响亮的闷屁,紧接着从苏长勇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儿稀里哗啦的声响。

    一股恶臭顿时飘荡了出来,我和花和尚一闻到这股子臭味,被熏的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我终于知道薛小七给苏长勇吃的啥药了,便是那种超强的泻药,当年对付千手佛爷的手下的时候,薛小七就曾经用过这一招,这一招太缺德了,损人不利己。

    这会儿看来,这泻药又经过了薛小七的改进,药效更加强烈了一些,尼玛,太臭了,虽然隔着一层厚厚的草茧,那臭味也掩盖不住。

    苏长勇这会儿肯定是拉了一裤裆,哎呦妈呀,真埋汰。

    “你你大爷的,搞的啥玩意儿?能不能换个别的手段,太臭了”花和尚捂着鼻子,显得无比厌恶,躲的苏长勇远远的。

    “这招肯定好使儿,你们放心,不出十分钟,这小子肯定顶不住,什么都招。”薛小七说着,便拿出了一个东西,在自己鼻子前吸了两下,似乎吸了这玩意儿,就闻不到臭味了。

    薛小七一副胸有成足的模样,站在苏长勇的面前,嘿嘿笑道。

    不过薛小七也曾经给过我这么一个解毒的玩意儿,是一块散发着奇香的类似于兽骨一般的东西,我放在了鼻子前闻了一下,很快就闻不到那股子恶臭了。

    “噼里啪啦”又是一阵儿声响,苏长勇旋即哀嚎了起来,脸色一片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