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34章强者为尊
    老爷子这个做法,我完全可以理解,整个华北地区,多么大一个地方,老爷子也不可能一直呆在鲁地处理这件事情,能力多大,责任就越大,肯定还有其它的事情等着老爷子去处理。

    随后,我就问了一下都是哪处地方被灭了,老爷子跟我说分别是鲁中的白眉一舵,鲁北的小诸葛一舵,然后就是鲁南的三弦夺命郎一舵,剩下的还有鲁东的一处新势力,也就是之前东海水蛇领导的旧部,还有就是鲁西的白纸扇一舵尚且完好。

    鲁中分舵的白眉的部下几乎被我杀光,这个分舵是彻底玩完了,一省五个分舵,被灭了三个,剩下的都是一些老熟人,鲁东分舵现在肯定是由宋喆管理,这个我之前也听说了,然后还剩下鲁西的白纸扇,这小子是那天我和李可欣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的罪魁祸首之一,当时三个舵主之中,唯一一个从我手中逃走的,我对他们可谓是恨之入骨。

    至于老爷子没有灭掉鲁东和鲁西的两个分舵,那也是有原因的。

    上一次他们拿我当做诱饵,埋伏特调组的人,将事情搞的很大,引起了特调总局的重视,知道特调组的人肯定要来一次疯狂的反扑,必然也是有所准备。

    至于那个什么小诸葛和三弦夺命郎并没有太过参与上次埋伏特调组的人,还以为首先要打击的对象是白纸扇和宋喆那边,然而,老爷子找不到他们,只能拿这些人出气,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被老爷子连窝给端了。

    虽然鲁地一连被灭了三个分舵,并不代表这些地方从此之后便再也没有一关道的势力,这一关道就像是韭菜一样,割了一茬又一茬,实在是让人头疼,只要总部还在,他们的势力便会源源不绝。

    不过这种局面,正是我所希望的,将我的仇人留给了我,我之所以去断魂崖底去修行先祖爷的本事,便是为了这一天,能够亲手手刃仇人,给李可欣报仇,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我跟老爷子聊了许久,手机都有些发烫了,才挂了电话,最后的时候,老爷子也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我赶紧回家,我爸妈都很想我了。

    还有就是,我这边的事情都已经处理过了,随时可以离开了。

    不得不说,老爷子办事儿就是利索,我睡觉的功夫,便没了后顾之忧。

    我应了一声,旋即将电话给挂掉了。

    在挂掉电话的时候,老爷子发出了一声叹息,尽管很轻微,也被我听到了耳朵里,那一刻,也不知道老爷子究竟在想些什么。

    以前,老爷子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总是会敲打我一番,但是随着我不断的强大起来,老爷子基本上都不怎么说我了,或许他一开始也没有想到我能够走到今天。

    在外面呆了这么久,我真的很想家了,还想那些家里的狐朋狗友。

    挂了老爷子的电话没多久,紧接着电话一个一个的打了过来,有我父母的,有薛小七的,还有柱子和小旭他们的,我倒是忙的不亦乐乎,一个下午基本上都在打电话,基本上都是问我这些日子都去干啥了,什么时候回来,至于去哪我只能随意敷衍几句,至于什么时候,也就在最近这一两天之中。

    好不容易打完了电话,顿时觉得腹中空空,这时候我的屋门被敲响了,打开屋门一看,是韩超,先是跟我报了一个喜讯,说是我从现在开始,就可以随意离开了,如果不想走的话,也可以呆在特调组,管吃管住,啥时候离开都行。

    能不能离开这里的事情,老爷子之前就跟我说了,我并没有感到意外。

    然后,韩超就跟我说本来是想叫我一起出去吃饭的,觉得我昨天忙活了一晚上,应该很累,所以就晚了一点儿,问我现在有没有空,一起跟他的同事们出去吃个饭。

    对于韩超的邀请,我本来并不想去,最怕的就是那个小陈,一直缠着我问东问西,简直就是一活着的十万个为什么。

    还有就是那些特调组看我的眼神,感觉都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一般,可能是我这杀人魔的诨号太响亮了,而且昨天晚上他们收敛尸体的时候,可是亲眼瞧见了我一口气杀了四十多人。

    他们对我的畏惧是油然而生的。

    修行者的世界永远是强者为尊,只要你有手段,有能力,就会得到别人的青睐,即便是在特调组这样一个特殊的部门也不例外。

    跟他们一起吃饭,我总觉得有些放不开。

    不过韩超极力邀请,我也不好拒绝,就一并跟着去了。

    吃饭的地方就在开化城特调组附近的一个小饭馆,这些特调组虽然干的是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的活计,但是工资普遍不高,还要养活一家老所以很好的馆子也去不了。

    不过来的这个地方,却也不错,等我和韩超过去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特调组的人在那里等候了,看到我和韩超过去,纷纷站起身来,热情的寒暄着。

    小陈这小子一看到我,就兴奋的不行,一口一个小九哥的叫着,感觉跟我很熟的样子。

    这顿饭吃的有些庄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明显带着敬畏,不过我这人对敌人肯定是像冬天一般残酷,对于朋友则是像春天一般温暖。

    我跟他们也不拿架子,该吃吃,该喝喝,笑容满面,跟他们称兄道弟,吃了一会儿之后,大家伙可能觉得我并不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人,也不想外界传的那么恐怖,一个个胆子就大了起来,后面的气氛还是挺好的。

    然后,有些人就好奇的问我当初是如何在鲁中分舵一口气杀了二百多人的,即便是一个个伸着脖子让我砍,那也得花老长时间。

    还有人问我关于秦岭尸怪的事情,那可是个大魔头,是如何死在我的手上的。

    对于这些事情,我是能说的说,不能说的直接敷衍了过去。

    一顿饭,吃到了天色擦黑的时候,众人才分开,我跟着韩超又回到了招待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