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30章你是我的偶像

第830章你是我的偶像

    郭雄将信将疑的将那小瓶子打开,从里面倒出来了两颗药丸,然后送到了我的嘴里。

    我嗓子一眼一动,便将那药丸吞入腹中,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盘腿掐诀,开始运行小周天,争取让薛小七给我的药丸的药效尽快的散入奇经八脉,如此过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通体舒爽了许多,才睁开了眼睛。

    等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周围围了一圈人都在瞪着眼睛看我,顿时感觉自己跟动物园里被观赏的猴子一般。

    我长出了一口浊气,然后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发现原本紫黑色的双手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正常,只是看上有些红润,不过这也证明我体内的毒差不多都化解掉了。

    还别说,薛小七家的药就是管用,再加上我本身就有一定的抗毒能力,只要不是什么奇毒,一般都能自行化解,薛小七的药更是如虎添翼,运行了几个周天之后,基本上就没什么大事儿了。

    我看着一圈围着我看的穿着中山装的哥们儿,呵呵一笑,问道:“你们都看我干嘛?我脸上长花了?”

    之前那个给我瞧伤的年轻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我的天呐,这怎么可能,你中的可是焯权的百草毒,一般中了这百草毒的人都不会有活口,你你怎么还能将毒给解了”

    我嘿嘿一笑,旋即说道:“你说的是一班人,我是二班的啊,我这药可是大有名堂,乃是红叶谷薛家药铺里神药,这点儿毒害难不到薛家的神医吧?”

    听我这般说,那年轻人更是惊讶的不行,再次有些夸张的说道:“我的天呐,你竟然认识薛家的人,还有他们送的这么多的药,薛家的这种级别的药,一般人不可能带出来,他们不会给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去,这小子一惊一乍的,有这么夸张吗?

    我哪次给薛小七要药,不都是一要一大堆,分文不收。

    不过我还是故作神秘的说道:“这个也没啥,我跟薛家的后人是朋友,这都是送的”

    “我的天呐”

    “行了,你小子还没完没了了,别一惊一乍的,真没见过世面。”那个中年人瞪了那年轻人一眼,那年轻人吐了吐舌头,便不敢再说话了。

    然后那中年人的眼睛便看向了我腰间挂着的乾坤八宝囊,唏嘘着说道:“年轻人,你腰里挂的东西可是个宝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类似于纳须臾于芥子的一样宝物,里面肯定别有洞天,能装很多东西,能将这宝贝带在身上,那肯定不是一般人而且你今天一口气杀了这么多邪教高手,还能够从浙东分舵舵主焯权手中活命,这修为也不是一般的高,在当今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当中,绝对算的上翘楚了,不知道小兄弟出自于哪位高人的门下?”

    这穿着中山装的人说的十分郑重,看身份应该是这些特调组人员的头头,跟李战峰一个级别的。

    此人的眼光不错,一眼就认出了我腰间挂着的乾坤八宝囊是个宝物,看来修行也不会低。

    当下,我客气的一笑,说道:“我无门无派,也没有师父,就是靠着祖传的一些手段自己琢磨的,实在不值一提”

    那中年人愣了一下,断然道:“这绝不可能,你这般手段,若是没有人传授,怎么会达到这种地步,难道是小兄弟觉得我是特调组的人,不愿跟我说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怎么可能,实不相瞒,我爷爷就是特调组的,我对特调组也没有什么成见,而且也认识很多特调组的人。”

    这般一说,那中年人就显得有些激动了,他愣愣的看了我一会儿,才道:“你爷爷是谁?”

    “我爷爷叫吴正阳,我想你应该认识吧?”我淡淡的说道。

    “我的天呐”这一次,不光是那给我瞧伤的年轻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其余围着我的特调组的人全都跟着吸冷气。

    过了片刻之后,那中年人神色顿时变的恭敬了许多,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说道:“你你就是吴九阴是吧?”

    “不错,我就是吴九阴。”我淡淡的一笑。

    当我亲口承认了我的身份知乎,再次引起了特调组那些人一阵儿唏嘘之声。

    “久仰久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这样一尊大神,你的事迹已经在我们特调组内部传开了,几乎没有人不认识你,你先是杀了尸鬼婆婆,又重伤了一关道长老张老魔,还击杀了纵横秦岭八百里的秦岭尸怪,去年的时候,你还一口气杀了鲁中分舵二百多好手,还杀了两个修为高深的一关道舵主,沉寂了将近十个月,这一出手又是一个大手笔,又杀了浙东分舵这么多好手,你简直就是一关道的克星!”

    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中年人显得十分激动,握的我的手很紧,不停的晃啊晃的,弄的我的伤口很疼,但是这会儿是装比的时候,我只有咬牙忍着,淡淡的谦虚道:“哪里哪里这只是江湖上的一些虚传罢了,有些传言也并不全都是真的”

    “我的天呐你就是江湖上传闻的杀人魔吴九阴,天呐天呐你就是我的偶像”那给我瞧伤的年轻人一把又握着了我的另外一只手,那激动的眼泪汪汪的模样,简直跟小粉丝见了崇拜多年的偶像一般,就连周围那些特调组的人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充满了敬畏,弄的我感觉很不好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吴九阴的名头竟然这么大了,但是闹的最大的一次阵仗,应该是在鲁中分舵一口气杀了二百多个邪教妖人的那间事情,这还得了一个杀人魔的诨号。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需要在我爷爷的威名之下行走江湖,很多时候,老爷子的名头都功能给我帮上大忙,别人见了我之后,都会这般说:“看,这小子就是吴正阳的孙子。”

    这一刻,我感觉我好像已经站起来了,具体表现在我说我是吴九阴的时候,别人一开始是想到了我做的那些事情,而不是吴正阳的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