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20章保命的手段
    妹的,这会儿知道害怕了,当初偷袭我的时候,怎么不是这般模样?

    差一点儿就死在了这小角色的手中,我这才刚从断魂崖底出来,还没大展拳脚呢,这亏是不亏?

    心中呕了一团火,我直接走过去,将那张近东一把拖了过来,上来就是几个大耳光,打的他口鼻出血,门牙都崩碎了几颗,直接将这小子打成了猪头一般。

    这小子是怕极了我,被我打成这般,浑身瑟瑟发抖,彻底没了脾气。

    此时,我才问他道:“刚才你那道黑色符箓什么来路?”

    张近东不敢不答,战战兢兢的说道:“在在下懂得一些炼符之道,是祖传的玩意儿,这黑色符箓是用四十几条人命的魂魄祭炼而成神鬼皆惧,感受到这黑色符箓上的气息便会不敢近身人要是沾染上了这黑色符箓的气息,魂魄会被这黑色符箓中封印的恶灵直接吞噬掉这这也是在下保命的手段,这几年就弄了这么一张再也没有了”

    他还没说完,我紧接着又给了他一巴掌,抽的脑袋都歪向了一边,口中血水直流。

    好恶毒的手段,人都已经被你们给糟蹋了,然后杀掉摘去了各种器官,连魂魄都不放过,还特么炼制成如此恶毒的黑色符箓,简直一点儿人性都没有了。

    人心之恶毒,在这群畜生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老天爷不收他们,那吴九阴就替天行道,恨不得将其大卸八块

    被我扇了一巴掌之后,那张近东还不忘了拍马屁道:“大哥您真乃是神人,我花了几年心血炼制的符箓竟然对您不起作用真是神了”

    我呵呵冷笑了一声,说道:“不是不起作用,只是欠了一些火候而已,要不是小爷反应及时,这会儿恐怕就被你给宰了吧?”

    “额不敢不敢在下知道错了还请大哥饶我一条狗命,我以后再也不敢做这样的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张近东苦苦哀求道。

    “要是都特么的跟你一样,杀了人,做了恶事,随便说两句道歉的话就完了,那全天下的杀人犯就都不用死了是吧?”

    张近东被我问的哑口无言,只是哆嗦着不敢再说话。

    下一刻,我直接拖着这小子的衣领子,像拖着一只死狗一样拉回了原来的地方,等我走到那里一看,沐杰依旧还是跪在地上,被二师兄看的很紧,丁德志还是昏死在地上没有醒来。

    折腾了这大半夜,过一会儿天就该亮了。

    我直接从丁德志身上摸出了一个手机,回想了一下郭印明的电话,然后跟他拨了过去。

    主要是我的手机早就没电了,今天晚上光忙活这事儿了,一直都没有来得及充电。

    这个点儿正是人睡觉睡的正香的时候,一接到我的电话,郭印明显得有些不耐烦,迷迷瞪瞪的,估计看到是个陌生的号码,便问我是谁,当我一开口,郭印明旋即就听了出来,立马精神了许多,有些欢喜的说道:“大侄子,你从仙居山出来了?”

    我应了一声,也没有跟他多说关于仙居山的事情,只是简单的跟他说了一下我这边的情况。

    听到我说完这些事情,郭印明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就凭我一人,就端了一个三十几个人的匪窝,还抓住了邪教组织的一个重要人员,怎么都觉得可信度不大。

    不过他也没有直接说,而是再三确认,并且还听我报了这个贩卖人体器官的重要人员的名字,很显然,这丁德志和张近东之前肯定也是留有案底的,而且是恨重要的通缉犯,当我说出他们的名字的时候,就不由得他不相信了。

    郭印明倒抽了一口冷气,顿时变的无比郑重起来,问清楚了我现在地址之后,说马上就会派人过去,让我再坚持一会儿。

    百无聊赖之中,我直接就坐在了地上,等着郭印明带大部队过来。

    就在刚才,那沐杰和张近东也听到了我打电话,知道我这是要将他们送到衙门里处置。

    那沐杰旋即就愤怒了起来,说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江湖事江湖了,为啥要将六扇门给牵扯进来,还要我现在就杀了他,说啥也不能落在朝廷的手里。

    沐杰也知道,一旦落到了特调组的手里,他肯定是没好了,对于如何审问犯人,特调组很有一手,尤其是对付各种修行者,绝对堪称恐怖,用生不如死来形容一点儿不为过。

    想当初,我在山城特调组的地下死牢之中就领教过一二。

    我才懒得搭理他,如今他落在了我的手里,已经由不得他了。

    最后沐杰彻底愤怒了起来,骂我是朝廷的走狗,不懂江湖规矩,我听得烦了,几个大耳刮子就抽了过去,妹的,我爷爷就是特调组华北区的扛把子,这特么是骂谁呢?

    虽说江湖事江湖了,但是我现在的身份比较尴尬,说是江湖人也只能是半个,因为我爷爷就是混调组的,而且还是高官,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走不脱老爷子的笼罩之下。

    所以,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一般都是想将这些人交到特调组的手中,让他们继续榨出一些油水出来。

    一关道这样邪恶的组织,只能算是江湖的败类,若是正正经经的江湖宗门,我会选择以自己的方式处理,而不会涉及特调组,但是他们不行。

    沐杰没招了,那张近东又开始对我进行糖衣炮弹的轰击,说只要我肯放了他,他会将他们这个团伙所有的钱都给我,他知道那些钱都放在了什么地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模样着实凄惨。

    像他这种情况,一旦落在了警察手里,那是妥妥的吃枪子的料,在郭印明没有带人过来之前,他企图说服我,被我瞪了一眼之后,便不敢再说了,只是坐在那里痛哭不止。

    一大老爷们,哭的梨花带雨的,但是我丝毫没有心软,一想到那防空洞里无数冤死的亡魂,那手术台上被剖腹挖心的可怜女子,我的心便坚如铁石。

    这些人应该得到他们应有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