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19章黑色符箓
    当那张黑色的符箓点燃的一刹那间,我也说不清是什么感觉,总之特别恐怖,化作了一团黑雾直接将我包裹住了,好像整片天都塌下来了一般。

    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浑身酸软无力,大吐不止,天旋地转。

    一直被我当成了小角色的张近东竟然还有这么一手,是我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终日打雁,今天反倒是被鹰给啄瞎了眼,被这样一个小角色给暗算了去。

    不过在那黑雾席卷全身之后,我还是强忍着强烈的不适感,朝着一旁滚了几圈,离着张近东远了一些,他一招暗算我之后,下一刻肯定是要杀了我。

    我试图站起身来逃走,可是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而且还是酩酊大醉,刚刚起身走了没两步,便直接在此栽倒在了地上,那种感觉真是别提多难受了。

    更加恐怖的是,我根本不知道张近东刚才引燃的那张黑色符箓是什么来路,也不知道有什么破解之法,而张近东已经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提着丁德志身边的那把大砍刀,直接就朝着我快步走了过来,大声喝骂道:“你个狗杂碎,坏了老子的好事儿,我叫你牛比,今天落在了张爷的手里,定将你碎尸万段!”

    此刻,我看到张近东提着一把大砍刀快速朝着我走来,但是他的身影在我的眼中却是三个,朦朦胧胧,就像是隔着一层水幕。

    我在地上左右翻滚,呕吐不止,将昨天的饭都快吐了出来,每次试图站起身来,不到一秒钟肯定再次跌倒在了地上。

    而就在此时,我的四面八方突然多出了很多鬼影子,这些鬼都是一个个没有穿衣服的女鬼,全都被开膛破肚,一脸的戾气,直接朝着我身上就撞了过来。

    每一个女鬼撞来,我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吞噬啃咬,生不如死。

    眼看着,那张近东举起了手中的屠刀,就要朝着我身上砍过来的时候,突然间惊呼了一声道:“我靠什么玩意儿”

    说完这句话之后,张近东吓的浑身一抖,直接扔掉了手中的砍刀转头就跑,隐隐约约间,我看到了一团红色的小火苗从我身边飘荡了过去,直接追着张近东去了。

    这小火苗肯定是二师兄吐出的真火精元之力,及时救了我一命。

    我感觉自己此刻无比的虚脱,生命力在快速的被消耗着。

    就在我即将昏死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乾坤八宝囊中的伏尸法尺,颤抖着手,一下摸了进去,将伏尸法尺给摸了出来。

    当伏尸法尺一握在我的手中的时候,那末端的小红点儿便开始剧烈的闪烁起来,原本那些呼啸尖嚎着的女鬼纷纷被伏尸法尺上的恐怖力量给逼退了开去,有些来不及躲闪的,直接被伏尸法尺给吞噬掉了。

    而我身上包裹着那团黑雾,也快速的被伏尸法尺给吸了进去。

    缓缓的,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强烈的恶心感和晕眩感在一点一点的褪去,我的意识重新又占领了主导地位。

    我开始能够看清四周的景物了,但是身上的力气却小了很多,好像被掏空了一般。

    很快,我一咬牙,将丹田气海之中的灵力快速的运转起来,调动八方灵力汇聚于体内,这才感觉好了许多。

    我一转头,看到沐杰依旧跪在那里,而二师兄已经站了起来,遥遥的朝着我这边看来,它身上的真火莲花再次升腾,冲着我哼唧哼唧的叫了几声,满是关切。

    真是庆幸刚才将二师兄给放了出来,看着沐杰,要不然刚才张近东偷袭我的时候,不光是沐杰会跑,我的小命也会不保,说不定沐杰也会上来帮手,一并结果了我的性命。

    不过沐杰还是忌惮于二师兄身上的真火莲花,不敢妄动,再者,他刚才被我斩断了双手的筋脉,也是一个明智之举。

    我很快再次转头,朝着张近东逃跑的方向看了过去,但见张近东已经跑到了一片小树林之中,那团小火苗好像是撞到了一棵树上,然后“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刹那间火苗腾空而起,很快化作了一团灰烬。

    特么的,竟然让这小子给阴了,我吴九阴哪吃过这样的亏。

    我恨恨的骂了一声,直接收起了伏尸法尺,将铜钱剑给摸了出来,追着张近东逃跑的方向快步而去。

    一口气奔出去了好几里路,我才看到张近东的身影,这小子跑起来有些慌不择路,一路跌跌撞撞,好几次都跌倒在了地面之上,然后爬起来继续跑。

    尤其是这小子看到我追了过来之后,更是下的大喊大叫,跟见了鬼一般。

    或许这小子以为这次暗算我,我一定是死翘翘了,没想到还能活着,以我刚才的狠劲儿,逮到他肯定不会轻饶了他,那还不拼命的逃跑。

    我也是下了狠心,拼了命的去追,感觉距离差不多的时候,直接祭起了北斗铜钱剑阵,分散成几十枚铜钱,朝着他的下盘猛攻而去。

    一开始的时候,张近东还能借着一些障碍物躲闪几下,可是他躲的功夫,我跟他之间的距离便缩短了很多,一路追追停停,眼看着前面出现了一些民房的时候,我终于用铜钱剑阵打中了他,有好几枚铜钱都扎进了他的腿里,他这才扑倒在地上,疼的哭爹喊娘。

    我放缓了脚步,收回了铜钱剑,紧握在了手中,很快走到了他的身边,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小子竟然还有后手,就在我快要逼近他的时候,他的手一抖,将那鹅毛扇朝着我打了过来,一团青蒙蒙的黑雾翻滚之间,那鹅毛扇上的羽毛全都分散开来,朝着我全身上下的要害打了过来。

    刚才我是没有防备才会中了他的暗算,这会儿自然是早有准备,在他丢出鹅毛扇的时候,我直接凝结出了一道罡气屏障,挡在了我的面前,那些鹅毛一碰到罡气屏障便不得寸进,直接簌簌的掉了在了地上。

    张近东看到偷袭不成,直接拖着两条血流不止的腿,用双手朝前爬动,一边爬一边大喊着:“不要杀我求求你了不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