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806章亡命之徒
    李昂正好跟那些人走了一个对面,顿时脚步就停了下来。

    但见那伙儿人之中,有个留着小寸头的家伙,正在用毛巾擦拭着手上的斑斑血迹,嘴里一直骂骂咧咧的,李昂看到他喊了一声涛哥。

    那个板寸头抬头看了一眼李昂,将手中沾着血迹的毛巾丢给了一身的一个人,问道:“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湾仔呢?”

    “那小子说是在外面买包烟,很快就回来”说到这里,李昂话锋一转,旋即又道:“涛哥,您这手咋弄的,怎么还流血了?”

    一说到这个,那个叫做涛哥的家伙顿时又骂了几句脏话,好像是某地的方言,我没听懂,然后才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来了两个新货,从外地弄来的,特么的,性子那叫一个烈,不过长的挺好看,老子过去调教调教她们,没想到那娘们竟然咬了我一口,我一时气不过,打了那娘们一顿,也是不经打,直接被我给打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反正死了咱们更赚钱,拆碎成零件,心肝脾肺肾,哪个不在黑市上卖几十万,指望她们出去卖能特么赚几个钱?”另外一个跟在涛哥身旁的人十分直白的说道。

    “理是这么个理儿,不过那小娘们确实长的俊,咱们都还没开开荤呢就整死了,未免有些可惜了”这时一旁也有人随声附和道。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什么叫做畜生,这特么就是!

    本来我还想仔细观察一会儿,摸清这边的动静再动手,看来是没有这个必要了。

    而且我当时不让周小萍直接报警,并不完全是害怕打草惊蛇,更主要的是,我想亲手弄死这帮畜生,他们这种捞偏门的手段已经出离了我的愤怒之外。

    小偷小摸,杀人越货,跟他们一比根本算不得什么,这些畜生才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这已经不是在混江湖了,他们完全是在用一种丧心病狂的手段谋取利益。

    他们不该死,我想就没有该死的人了。

    坐在车子里的我将拳头握的咯咯作响。

    下一刻,我直接推开了车门,一闪身走了过来。

    本来李昂还在跟那些人聊着,突然间看到一个陌生人从车上走了下来,而且眼神之中全都是凌冽的杀气。

    那些人一看到我这般模样,就知道情况很不对头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愣,那板寸头首先反应了过来,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手不自觉的就摸向了腰间,我想他腰里肯定是手枪。

    “这个人是谁?!”那板寸头看了一眼李昂,阴沉沉的问道。

    李昂也没有想到我就这么大咧咧的走了出来,脸色一时变的十分难看,脑门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道:“他这”

    李昂知道他身边跟着萌萌,并不敢轻举妄动。

    但是这会儿即便是一个傻子也能够看出来,李昂已经叛变了。

    “我艹你娘!”板寸头一言不合,旋即就摸出了手枪,对准了李昂,李昂当场就吓的跪了下来,求饶道:“涛哥我也是被逼的”

    “行了,别墨迹了,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吗?现在我就告诉你们,小爷今天就是替天行道,来弄死你们这帮畜生的。”我站在离着他们三五米开外的地方,冷笑着说道,脸上的肌肉又开始不自然的抽搐起来,每当我有这个小动作的时候,那就证明要见血了,只是这次不光要见血,老子还要杀人。

    “弄死他!”那板寸头身后的一个人大喝了一声,旋即那三四个人全都从身上摸出了明晃晃的匕首,朝着我就冲了过来。

    那气势,一看都是些亡命之徒,应该每个人手上都有好几条人命,杀过人的人,身上的气势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这点儿眼光我还是有的。

    不等那些人冲到我身边,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沉闷的枪响,声音不大,还没炮仗响,应该是装了消声器的,不过我并不担心他手中的枪,因为有萌萌在,在那板寸头开枪之前,萌萌就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一只小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子,往上一抬,那板寸头的枪就只能朝着天上打了。

    那小板寸头倒是个狠人,说开枪杀人绝不含糊,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他本来想要一枪打死李昂的,结果枪口却突然对准了天上,当时这小子愣了一下,环顾了一圈,纳闷的很,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

    但是下一刻,那板寸头旋即发出了一声惨叫,因为从他的手腕子上冒气了一层白色烟雾,顿时有一股皮肉被烤焦的味道散发了出来。

    萌萌直接激发出了阴煞之气,在我直接就对那板寸头动手了。

    战斗一触即发,当看到那几个人朝着我冲过来的时候,我嘴角再次荡起了一抹冷笑,手臂往前一伸,一把散发着紫色光芒的长剑跃然而出,符文流转之间,光彩夺目,煞是好看。

    然而,这不光是一把好看的剑,更是一把杀人的剑。

    它的名字叫剑魂。

    就让这些畜生的血给剑魂开开光吧。

    剑魂猛然间出现在了我的手中,那些朝着我扑过来的人也是一愣,吓了一跳,这场面他们或许有些接受不了,我靠,变魔术的吗这小子?

    便是这一愣之间,我手中的剑魂直接就送了出去,对付他们,根本用不着玄天剑决,我只是平平的扫除去了一剑,一个冲在最前面的壮汉便被我齐刷刷的斩下来的一条手臂,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啊”

    那个被我斩断手臂的家伙旋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回荡在了夜空之中。

    但是惨叫只来得及叫出了一半,我紧接着又是一剑,将那家伙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一颗好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再次喷涌而出,全都撒在了那些朝着我冲过来的人的身上。

    我去,啥叫狠人,这才叫狠人。

    招招狠辣,砍头斩手,一蹴而就,这手段就是专门为了杀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