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769章杀之不绝
    悲了个催的。

    为了防止这断魂崖下面的鬼手藤,我还特意捉了一头小山羊过来给我探路,那小山羊足足在悬崖边上呆了十来分钟,又喊又叫的,这鬼手藤都没有出来,而我仅仅是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了那么一眼就着了道。

    当脚脖子一紧的时候,我连忙低头往下看,但见缠住我脚脖子的东西是类似于爬山虎一样的植物,突然间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快速生长,只一会儿的功夫就蔓延到了我的小腿部位,而且两条腿全都被这玩意儿给缠住了。

    更加可怖的是,这鬼手藤上面生有倒刺,一缠上我的脚脖子就有许多倒刺刺进了我的皮肉里面,顿时一阵儿又麻又疼的感觉袭变了全身。

    不敢有片刻的耽搁,我连忙伸手进去了乾坤八宝囊,猛的一下就将铜钱剑给抽了出来,快剑斩乱麻,左右挥砍之下,便将缠住脚脖子的鬼手藤给斩断了。

    被斩断的鬼手藤迸溅出来的并不是绿色的汁液,而是像是血一样鲜红的液体,还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出来。

    然而,依附在我腿上的鬼手藤并没有被斩断而脱落下去,依旧舞动着身躯,朝着我的皮肉里面钻去,吸食我腿上的鲜血。

    那叶子都成了红色的。

    我去,好邪门的植物。

    此地不宜久留,当真恐怖的厉害,我连忙转身,朝着断崖的另外一侧奔过去,可是刚一转身,顿时又吓的倒抽了一口冷气,魂儿都快飞了。

    但见这一会儿的功夫,在我身后已经密密麻麻的爬上来了更多的鬼手藤,快速的生长,舞动着身躯,灵活的就像是一条条长蛇一般,朝着我这边靠拢了过来。

    这些藤蔓吃人喝血,看来是不打算让我活着离开这里。

    也不知道我先祖爷当初是如何在这么多鬼手藤的手下活下来的。

    我头皮一阵儿发麻,不过很快就有了应对之策,手中的铜钱剑往头顶上一抛,顿时启动了北斗铜钱剑阵,啥时间就分解成了几十枚铜钱,然后铜钱又分离出了铜钱剑气,直接朝着面前那不断舞动着的鬼手藤散射而去。

    如同机关枪一般,几十枚铜钱和铜钱剑气将前面堵住了去路的鬼手藤打的稀烂,红色的液体四处迸溅。

    正当我要逃离开这里的时候,刚往前迈出了一步,发现身子根本动不了,有什么东西在往后拉扯这我。

    低头一看,又是那些神出鬼没的鬼手藤,悄然之间已经缠住了我的腰,当我身子往前倾的时候,它才猛然间发力,将我朝着悬崖下面拉扯。

    我当机立断,使用了一招千斤坠的招数,双腿稳扎马步,气沉丹田,让身子变的无比沉重,才没有被那鬼手藤扯到悬崖下面去。

    同时,我一招手,将散落在各处的铜钱重新凝结成了铜钱剑,落回了我的手中,转身朝着身后一阵儿疯狂的劈砍,才终于解开了束缚。

    而此时,刚才身后被铜钱剑阵打的乱七八糟的鬼手藤又从悬崖两侧爬上来了很多,再一次将我的退路给堵住了。

    我的天啊,这可咋办?

    杀之不绝,无穷无尽,看着这密密麻麻的鬼手藤,我心中都有些绝望了。

    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也许这会儿是被逼急了,我脑子里灵机一动,旋即又想起了一个办法,快速的伸手进去了乾坤八宝囊,将二师兄从里面抓了出来,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些鬼手藤最为密集的地方抛了过去。

    而我则转身,面对不断朝着我袭来的鬼手藤左右挥砍。

    在砍那些鬼手藤的同时,我则缓慢的朝着后面一步步的退去。

    我相信,二师兄身上的真火莲花,一定能够对付这些令人不胜其烦的鬼手藤。

    那真火之力,连石头都能烤化,别说这些奇怪的植物了。

    果不其然,在我全心对付悬崖边上不断生长出来的鬼手藤的时候,身后救已经飘过来了一股被植物被烤焦的味道。

    我往后退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等我退出离着悬崖边有四五米的距离的时候,就看到脚下一片焦黑,还在冒着青烟,肯定便是二师兄的杰作。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但见那些鬼手藤虽然很多都被二师兄给烤糊了,却依旧悍不畏死的朝着二师兄身上不断的缠绕,二师兄不慌不忙,只是缓慢的朝着前面走着,身上冒出来的火焰愈加的炙热,有些鬼手藤根本靠不到二师兄的身边,就已经烧着了。

    我加快了脚步,跟在了二师兄的身后,又往前奔行了二十多米,才终于来到了安全地带。

    二师兄转头看了一眼悬崖边,抖了抖肥硕的身体,又朝着我昏昏欲睡的看了一眼,似乎带着一丝笑意,然后就趴在那里不动了。

    哼唧哼唧的叫了两声,再次睡了过去。

    而我则被刚才的一幕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歇息了好一会儿,我才感觉到小腿肚子传来的剧痛,低头看似,但见缠绕在我腿肚子上的鬼手藤已经完全变成了赤红之色。

    我小心翼翼的将那些鬼手藤用手一点一点的拔了出来,扔在了地上,那鬼手藤在地上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没了动静。

    每拔出来一小截鬼手藤,都能连皮带肉的扯下来一块,疼的我龇牙咧嘴。

    足足五分钟过去,所有的鬼手藤枝叶也被我清理干净,一双小腿血肉模糊。

    一开始那鬼手藤上面的倒刺刺进皮肉之中的时候,似乎能够分泌出一些毒素,可以让我的双腿发麻,甚至失去了知觉。

    好在,我遗传了先祖爷百毒不侵的体质,这股毒素在不知不觉就化解掉了。

    幸亏有二师兄帮忙,要不然即便是来一个像是龙尧真人那般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够从断崖处全身而退,太特么吓人了。

    我好像听爷爷说过一嘴,当初先祖爷就没有逃出这鬼手藤的束缚,直接被拉扯到了悬崖下面,经过高人传授了本事,足足一年多才出了断魂崖底,只是高人已经不在,我这样下去就是死路一条,没有先祖爷那般的好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