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731章血里来,疯里去

第731章血里来,疯里去

    话说,贾老爷子的这个提议我之前也有想过,先祖爷流传下来的那本吴氏传家秘术固然珍贵,里面也有许多修行法门,但是我从很多人嘴里都得到过一些确切的消息,那就是先祖爷根本没有将最厉害的法门记载在吴氏传家秘书之中,其一好像是一本剑决,其二好像是一门十分霸道的功法。

    若是能够修行这两样绝技,一旦有所小成,绝对可以在江湖上横着走。

    我一直犹豫不决的原因是,先祖爷留下了遗训,根本不让后代子孙修习这两门厉害的手段,如果我贸然跟高祖爷提起这件事情,高祖爷不一定答应,到时候吃了一个闭门羹,这脸面上肯定不好看。

    还有就是高祖爷上次因为救我从黄泉路上出来,跟鬼门关镇守的阴神和一众阴差打了一架,因此身受重伤,不得不闭关修行,调养生息,我过去贸然打扰,有些不合时宜。

    我心中诸多疑虑,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而贾老爷子似乎看出了我此时的想法,淡然道:“每逢世道大乱,必有英雄豪杰横空而出,当今天下虽然看似太平,其实暗流涌动,邪教一关道秉承白莲教教义偷偷崛起,而今已然发展的日益壮大,企图颠覆整个江湖,让所有的修行者都成为他们的走狗,助纣为虐。修行者是华夏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这世间所有的修行者都被一关道掌控了,不服者杀,服从者卑躬屈膝,任人鱼肉,这天下势必大乱,老百姓谈何安居乐业?”

    顿了一下,贾老爷紧接着又道:“你高祖爷已经闭关不出几十年了,不再过问江湖是非,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外面的情形,你们老吴家的那些手段,如果断了代,无人继承,那才真是可惜,所以,是时候了,应该出现一个挑大梁的人物,给一关道最为沉重的打击。”

    我看了贾老爷子一眼,不知道他为何非要怂恿我学我家先祖爷那些厉害的本事,当即便试探着说道:“要对付一关道,我一个江湖小角色根本不值一提,这世间也并非没有能够挑大梁的,仅凭我一人之力,无异于螳臂挡车,当今修行界,宗派林立,无论是茅山、终南山,亦或是龙虎山和青城山大能之辈比比皆是,即便是没有这些宗门,还有特调组在背后顶着,哪里需要我这样的一个小角色,老爷子,您真是高看我了。”

    贾老爷子却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说道:“孩子,你还是想的太简单了,华夏大地,宗门虽多,大能之辈也不在少数,但是没有哪一个敢真正站出来跟一关道对抗的,哪个不想自保,谁又敢触那一关道的霉头?想必你也见识过,这一关道之中的高手也十分厉害,且不说一方长老,便是各地分舵的舵主,也不是易与之辈,对付一关道,任重而道远,特调组是国家部门,固然重要,但是江湖上的正宗门派的力量更不容小觑,所以,就必须需要一个敢为天下先者,登高一呼,有你第一个,才会有第二个。”

    “关键是,你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一出道就跟一关道结了梁子,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你不找他们,他们早晚也要找你麻烦,无论如何,你必须要有看家本领傍身,才会无所畏惧”

    听着贾老爷子的话,我一直都是默不作声。

    沉默了片刻之后,贾老爷子语气稍微放松了一些,紧接着又道:“自然,你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老夫只不过是作为一个过来人给你提个醒罢了,不管咋说,老夫很中意你这个后生,胆子大,还牛比哄哄,一个人基本上就灭了一个鲁中分舵,即便是老夫,也没有这个能耐”

    一说到这事儿,我就有些郁闷,本来一关道还觉得我就是一个小角色,随便就能够踩死,即便是弄不死我,也不会总惦记着,这下好了,我基本上灭了鲁中分舵,这下算是闹大了,正如贾老爷子所说,接下来肯定是不死不休。

    一个人,面对如此庞大的邪教组织,想想就觉得浑身发冷。

    沉默了片刻,我便对贾老爷子客气的说道:“多谢贾老提醒,我一定会慎重考虑的。”

    贾老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又道:“行了,你小子回去吧,还是那句话,家里的事情你放心,只要老夫活一天,便可保你家一天安宁。”

    我再次谢过,拱手告别,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没多久,爸妈就收摊回来了,张罗着给我做饭,弄了一桌子菜,我跟我爸喝了一点酒,他们二老就早早的睡觉去了,说是明天一早还要做生意。

    对于我的事情,爸妈基本上都不再过问,以前老妈还会在我面前唠叨两句,数落我找个正经工作啥的,可能是我爸跟我妈说了些什么,这次什么都没问,不过看我的眼神却不一样了,似乎有些隐隐的担忧,不过脸上却还总挂着笑意。

    爸妈现在的生活挺好的,每天钱虽然赚的不多,但是过的充实安逸。

    就是我目前的情况,每日过着刀尖上舔血的生活,说不定哪天就没了,总让我觉得亏欠了二老什么。

    他们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要是没了,肯定无依无靠。

    一想到二老如此,胸口就觉得憋闷。

    既然走上了这条路,已经回不去了,其实,从一开始的惶恐,到现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次九死一生,我似乎已经有些习惯了这种血里来,疯里去的感觉,习惯于面对各种挑战和凶险,或许这就是我们老吴家的命数,逃不出这江湖的束缚。

    等爸妈都睡熟了之后,大约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给高顽强打了一个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高顽强一接到我的电话十分高兴,说是在汪传豹开的一家四星级宾馆里上班呢,他是大堂经理,问我在哪呢,还问我现在有没有空,要不要来喝上一杯?

    我正有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