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715章仰天山断崖
    陈青蒽于我对视,似乎感受到了我心中的怒火,片刻之后,便将视线挪开,淡淡的说道:“你这么得罪一关道,以后可有你的苦头吃了,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好自为之便是。”

    “我早就已经将他们得罪死了,他们来找我麻烦最好,就怕他们不来。”我回应道。

    顿了一下,我旋即转移了话题,郑重的问道:“你能跟我说一下那个悬崖的具体位置吗?”

    “青州城往西百里开外的仰天山,在仰天山东边有一处断崖,我在那附近发现的你,地方告诉你了,不过我希望你最近最好不要去,我救了你这一次,不会救你第二次,你若是自己找死,便跟我无关,话尽于此,你自便吧,我还有事,暂且走了……”

    说着,陈青蒽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我连忙起身,发现身上的内伤外伤颇多,这一动,顿时牵扯到了伤口,疼的我闷哼了一声,身子旋即躺倒了回去,口中却道:“青蒽妹子……我现在在哪?”

    “青州城中……”陈青蒽一边走一边淡淡的说道。

    “大恩不言谢,敢为青蒽妹子住在什么地方,容我伤好了之后,再去登门造访……”

    “不必了,我也只是了了一个心结,这一次之后,咱们便形同路人,估计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了,或许也不可能再见。”

    陈青蒽说着话,渐行渐远,转眼间人就出了屋子,不见了踪影,只将我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这女人很奇怪,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而且修为高深莫测,小小年纪便有大家风范,更让人想不通的是,她似乎并不想让我知道她的身份,关于她自己的事情,一点儿都不曾跟我透漏。

    不管怎么说,她于我有救命之恩,这份恩情我是记在了心里。

    此时,我才仔细打量起了这个房间,一切收拾的很干净,屋子里摆设也十分讲究,桌子板凳好像都是十分名贵的红木,就连我睡的这张床做工也十分考究,用料十分稀罕。

    我扫了一圈之后,发现我的乾坤袋就在床头附近的一个柜子上面,费力的伸过手去,将乾坤袋拿了过来,打开仔细检查了一遍,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

    这乾坤袋里的法器,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一个都不能丢,要不然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并不是担心陈青蒽贪图我的法器,她如果真想要的话,当时足可以杀了我,而不至于救下我的性命。

    我只是担心这些法器会遗落在那断崖附近。

    不过一切都好,东西都在,并不曾缺失。

    我将乾坤袋放在了床头,此时又想起了一件事情,二师兄当时也是跟我在一起的,那天的情况,二师兄出了很大的力,只是当我即将被心魔吞噬的时候,根本没有注意到二师兄的动向,一想起它来,不由得有些担忧。

    于是,我在屋子里又四处寻找了起来,最终视线还是回到了我躺着的这张床上,嘴角顿时浮现了一抹笑意,因为我看到二师兄就躺在我枕头的一侧,而且还处在沉睡之中,身子蜷缩成了一团,身上伤痕累累,模样有些小凄惨。

    真是没有想到,陈青蒽会这般细心,不光是救了我,还将我的法器都带了回来,二师兄竟然也没有遗落。

    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将二师兄这样厉害的家伙给弄回来的。

    我躺了下去,将二师兄搂在了怀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就回想起了那天的画面,喊杀声,惨叫声连成了一片,鲜血模糊了视线……

    最让我痛彻心扉的还是李可欣的转身一跳,将我的心脏反复撕扯,这将会成为我一辈子的噩梦。

    每一次想起来,我就像是被人捅了几刀子……

    除了无尽的悲伤之外,剩下的就是无尽的愤怒了。

    此刻的我心中就只有一个目的,将涉及到这些事情的一关道的人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我要让他们给李可欣陪葬,要他们为此事付出惨重的代价,更要他们承载我所有的怒火,让他们知道得罪我吴九阴的下场。

    不懂江湖规矩,那我就让灭你满门,让他们整个分舵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我看谁以后还敢动我的家人和朋友。

    我隐约中记得,在这次事情当中,被我杀了很多人,白眉舵主死在了我的剑下,他的婆娘也别我给宰了,拿李可欣的性命威胁我的鲁东舵主东海水蛇更是被我杀的彻底,除此之外,还有两百鲁中分舵的弟子死在我的剑下,但是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好像还有一个该死的人没有死,就是拿着那个白纸扇的家伙,见我斩杀了白眉夫妇之后,他狼狈逃窜,不知踪影,此刻应该早就回到了他自己的分舵之中。

    无论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找到他。

    除此之外,貌似还有一个人,便是那鲁中分舵的左使宋喆,被我踢爆了蛋蛋之后,我还见过他一次,那场厮杀的时候,他没有露面,现在鲁中分舵,唯他独大,剩余的那些鲁中分舵的人,应该也投在了他的麾下。

    这个人,也得死。

    越想我越是恼怒,心中愤恨难当,积压在胸口的怨气难消,一张口就吐出了一口黑血。

    我想杀的人太多,只是我现在的身体……

    我也不知道我伤的有多重,但是这一两个月估计是不能再跟人动手了。

    正在这时候,屋门被推开,很快传来了一阵儿脚步声,我下意识的朝着门口看去,但见一个老头儿,大约六十岁上下,推车一个小推车走进了屋子里。

    这老头儿头发斑白,一身素衣布衫,脑门顶上还挽了一个道髻,朝着我缓步走了过来。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淡淡的问道:“醒了?正好你也许多天没有进食了,赶快吃点儿东西吧。”

    “这位道长……您是?”我迟疑着问道。

    “我是陈家的仆人,你叫我老张头就好,是我家小姐让我来照顾你的……”说着,老张头就推着小推车来到了我的身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