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711章大杀四方
    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已经模糊不清了,甚至在一瞬间都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人,又身在何方。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感觉有一股异常强大的意识正在慢慢跟我的意识重合,又好像是在吞噬我本身的意识。

    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我的身上又发生了很多奇怪的变化。

    在一瞬间,我觉的自己突然空前的强大起来,原本那恶婆娘咄咄逼人的玄铁菜刀,在我的眼睛里好像是慢了很多。

    此刻在我视线之中,眼前的这些人,身上的要害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不断放大,甚至他们下一步想要干些什么,我都可以提前掌控一般,这种状态是我从前没有体会过的。

    那些人脖子上流血的血管,举刀的时候,身上露出的破绽,一切都被我尽收眼底。

    所以,当那恶婆娘发了疯的举着玄铁菜刀朝着我劈砍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提前一步上前,铜钱剑往上一挑,那恶婆娘的一条粗壮的手臂便被我齐刷刷的砍了下来。

    这一剑实在是太快了,以一种十分刁钻的角度斩了过去,那恶婆娘的手飞上了天空之后,眼神之中的愤怒变的扭曲,然后是痛苦,旋即一声杀猪般的惨嚎震彻云霄。

    从她断臂处喷涌的鲜血再次迸溅了我一身,热腾腾的,带着一股腥甜的气息,再次刺激了我,鲜血的味道,真的太过美好,我就像是一个饿了三天没有吃饭的人,看到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就就像是在沙漠之中,快要渴死的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瓶冰镇的矿泉水一般。

    我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戮,脑海里的那个声音一直在催促着我说,杀了她,杀了她!让她血管里的鲜血喷涌出来,只有杀戮才能让我解脱。

    忘川河里的黑水翻滚不休,无数冤魂厉鬼咆哮愤怒,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怨力,在我体内鼓荡不休,它们喧嚣着,愤怒着,让我杀杀杀……

    我唯有挺起手中的铜钱剑一往无前,让鲜血一次次的迸溅在了我的身上。

    一剑斩断了那恶婆娘的手臂之上,我很快又送过去一剑,虽然吃痛不过,那恶婆娘也反应了过来,另外一只手中的玄铁菜刀砍向了我的铜钱剑,却被我的铜钱剑反震了出去,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响起,火星四溅,然后长剑直入,一下就刺入了那恶婆娘的胸口。

    手中的铜钱剑拔出,她胸口的鲜血喷涌而出,洒落了我一身,我回手又是一剑,这一剑直接砍在了那恶婆娘的脖子上,又是一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从脖腔子里喷涌而出。

    我张开了双臂,等待着那喷涌的鲜血降临在了我的身上,温热的鲜血多么美好,我不禁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一连斩杀数人,我转过了头去,忘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此时,那恶婆娘肥硕的身体才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当我看向人群的时候,眼神很快落到了那白面书生的身上。

    我的意识都有些恍惚了,但是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人,这个人是我的仇敌。

    刚才我的意识有些恍惚,但是快要迷失心智的时候,丹田气海之中一股冰凉的气息不断洗刷着我的身体,让我的意识缓缓恢复了一些。

    这会儿的功夫,我便在恍惚与清醒之间徘徊。

    我想那股冰凉的气息,应该是那千年老槐树精的内丹在起着作用,每当我快要迷失心智的时候,它总会及时出现,不过一次比一次微弱,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压制不住我体内的那股强大的怨力了。

    在看到白面书生的那一刻,心中的仇恨情愫再次燃燃升起。

    我二话不说,提着铜钱剑就朝着那杯二师兄追着的白面书生砍杀了过去。

    那白面书生刚才已经看到我将那白眉和恶婆娘斩于剑下,他的实力或许跟白眉在伯仲之间,但是跟那恶婆娘却有一定的差距。

    我杀了他们两个,下一个目标肯定是白面书生。

    白面书生自知不敌,不敢与我应战,而且也没了强大的援手,看我提剑朝着他奔去,他旋即放弃了与二师兄的纠缠,快步朝着那些黑衣人的人群之中钻了过去,一边跑一边还大声叫道:“快点儿拦住他……他把你们舵主给杀了……”

    说话的时候,那白面书生狼狈逃窜,完全没有一点儿高手的模样。

    我放眼看去,发现被我用茅山帝铃控制的那些黑毛僵尸,这会儿倒下了七八具,是在数百个黑衣人的围攻之下倒在地上的。

    这鲁中分舵之中,除了白眉夫妇两人,还有左右二使,剩下也有一批高手,大约有三五十人,这些人当中也不是泛泛之辈,各种手段齐出,放翻了几具黑毛僵尸也属于正常现象。

    这会儿听那白面书生说我杀了白眉舵主,当即便有十几个黑衣人杀气腾腾的朝着我扑了过来,我脚步根本不停,这些黑衣人在我的眼中已经是死人了。

    长剑一扫,身形飘忽,如鬼魅游走,当我的身子从他们身边穿过的时候,立即便有四五个人的脑袋被我一剑同时斩了下来,回手又是一剑,又倒下了两三个人。

    再一次,许多的鲜血喷溅在了我的身上,满头满脸都是,当鲜血落在我周围蓬勃的那些黑色煞气上的时候,直接便被那黑色煞气给吸收吞噬了去。

    我身子往前冲的时候,各种喧嚣的声响再次在我脑海里吵闹不休。

    伴随着各种凄厉的惨嚎声,我一路横冲直撞,背后的二师兄很快也加入了战团,当真如猛虎入羊群,杀了一个人仰马翻。

    我在前面开路,所过之处,大片大片的尸体倒在地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是我一合之地,往往是我与他们擦肩而过,那些人的脑袋边冲天而起,或者身子就被我斩成了两截,有些人身子断成了两截之后,还没有立即死去,趴在地上痛苦的惨叫不休,我发现,就连这种痛苦的惨嚎声,也在不断的刺激着我大杀四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