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708章让他不得好死

第708章让他不得好死

    眼睁睁的看着李可欣一转身跳落了悬崖,那一刻的悲伤的情绪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真的好像是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我知道,李可欣之所以这样做,全都是为了我的缘故。

    我若是放下手中的武器,放弃了一切抵抗,很快我就会被乱刀分尸,聪明如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这些人口口声声说我死了,会给李可欣留下一条性命,可那时候的她会被斩断一部分意识,人就会变的呆傻,那根死又有何区别呢?

    所以,李可欣最终做出了一个抉择,她趁着东海水蛇放松戒备的时候,咬了他一口,然后毅然决然的跳下了万丈深渊。

    她知道我肯定会放不下她,也会在他们的迫胁之下选择屈服,放弃一切抵抗。

    唯有她死,才能让我重新捡起兵刃,燃起斗志,杀出一条血路出来。

    然后,她就真的转身跳落了悬崖。

    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要将李可欣救出去。

    然而,人却是被带了出来,我终究没有让她活着离开这里。

    其实,在她转身跳崖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沟通了体内那千年槐树精内丹的力量,让崖壁上的草木疯狂生长,想要将跳落悬崖的李可欣的身子缠绕住,可惜的是,崖壁上的草木藤蔓生长的再快,终究是没有李可欣跳落悬崖的速度快,而且越是往下,李可欣的身子会受到重力加速度的影响,身子也会越来越沉重,即便是崖壁上的藤蔓将其缠绕,也会被他的体重直接拽断,然后接着往下跌落。

    我沟通的草木精华之力,还是能够感觉到有些快速生产的藤蔓拉扯了一下李可欣的身子,但是却依旧无法阻止李可欣的身子继续往下跌落。

    越是往下,我与下面的草木藤蔓的沟通就越是微弱,片刻之后,就失去了一切联系。

    在李可欣跳落悬崖的那一刻,我心如刀绞,即便是鲁中分舵的这些人,也全都愣了一下,决然不会想到李可欣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毋宁死,也不给人要挟我的机会。

    我吐出了一口黑血之后,身子半跪在地上还没有起来,愣愣的看着李可欣身子消失的悬崖旁边。

    一开始还是满心的悲痛欲绝,但是确定李可欣已经跌落悬崖,而我又无计可施的时候,满心的悲痛却化作了一种超脱的愤怒,那怒火积压在胸口,扩散到全身,然后猛然间爆发出来,全身的黑色煞气一下子就猛涨出了半米多,外围还有一层绿色的气息环绕着。

    就在这时候,那些鲁中分舵的人也全都回过了神来,看向了我这边,不等我从地上站起身来,不远处的白面书生旋即将手中另外一把蝴蝶刀直接朝着我的脖子扎了过来。

    这一次,他想要将我的脑袋直接摘下来。

    想杀我?

    有那么容易吗?

    你们逼死了我的女人,我便让你们血债血偿,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个人,有一个算一个,必须都要给我死在这里。

    必须!

    感觉那白面书生的蝴蝶刀朝着我扎来,我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甩手,阴柔掌的掌力顿时攀升到了我目前能力的顶峰,一道掌风旋即喷薄而出,打向了那把蝴蝶刀。

    蝴蝶刀顿时改变的轨迹,被凌厉的掌风又给劈了回去,至于劈到了什么地方,我根本没有时间看,因为我的注意力此刻全都集中在了一个人的身上,那个人便是逼着李可欣跳落悬崖的东海水蛇,他将是我第一个所要杀的人。

    他将承载我身上的第一次怒火,这个始作俑者,我会让他不得好死!

    身子一晃,就离着那东海水蛇还有三五米的距离,我看到那东海水蛇就站在悬崖的附近,他的脸上有着无以复加的惊恐,看着我朝着他杀了过去,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该如何招架。

    就在我马上就要冲到他身边的时候,一根方天画戟朝着的我身上戳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间,我便一手抓住了那方天画戟的尖头,手上暗自发力,硬生生的将那方天画戟给掰成了两截,然后手里拿着那方天画戟的尖头,继续朝着那东海水蛇扑了过去。

    东海水蛇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本来想要躲闪,但是根本躲闪不开,后面没几步便是万丈深渊,而正前方的我却堵住了他的去路。

    大敌当前,这东海水蛇也激发出了一股血勇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将那短刀就迎着我的脑袋砍了过来。

    我根本就没有闪躲,迎着他劈过来的短刀就冲了过去。

    这几乎就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打法,就在他手中的短刀即将砍在了我脑袋上的时候,我已经撞进了东方水蛇的怀里,然后一把就抓住了东方水蛇劈砍下来的那只拿着短刀的手臂,东方水蛇大惊,我明显的感觉到他的身子发出了恐惧到极点的战栗。

    一切都结束了。

    我拿着从白眉舵主那方天画戟上折断的尖头,一下就刺进了东方水蛇的腹部。

    然后拔除来再刺,拔出来再刺……

    一秒钟的时间,我至少刺进去了十几下,整个腹部全都让我给刺烂了,以至于我的手臂都从他的后腰上透了出来,腹部的内脏完全让我搅成了一团碎肉。

    由于我的动作奇怪无比,那东方海水蛇的腹部都烂掉了他都没有快速的死去。

    接下来,我丢掉了手中的铜钱剑,然后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东海水蛇的脖子,阴柔掌再次狂风暴雨一般的朝着他的胸口拍了过去。

    第一掌下去,东海水蛇****的所有骨头齐声断裂,他的整个胸腔全都塌陷了下去,然后是第二掌……第三掌,一连快打了七八掌之后,我发现掌前一空,低头一看,才看到那东海水蛇的身子不见了,直接被我拍落到了悬崖下面,而我的手中则抓着一颗瞪大了双眼的人头,至脖子以下的部位没有了,什么时候没有的我都不知道,当时我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了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