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92章混元八卦,铜钱飞剑

第692章混元八卦,铜钱飞剑

    手中的铜钱剑往头顶上一抛,顿时红芒闪烁,在丹田气海源源不断的灵力操控之下,漂浮在了头顶之上,“嗖”的一声就朝着那东海水蛇飙射而去。

    那东海水蛇程群一看到漂浮在我头顶上的铜钱剑,顿时大惊失色,惊呼了一声道:“天呐,飞剑!”

    多少人一开始看到能够悬浮在我头顶上的铜钱剑的时候,都误以为是飞剑,实则差矣,咱这是铜钱剑阵爆发之前的状态。

    不明所以者,一看到这般模样,非得吓尿了不可。

    因为飞剑早就已经绝迹于江湖之上,甚至一百几十年前就已经不见了,那只是一种传说中的神剑,只有大修为者才能拥有这种无上神兵。

    这所谓的东海水蛇能不怕吗?

    然而,让东海水蛇更加害怕的是,当我的铜钱剑朝着他打过去的时候,猛然间就“哗啦”一声分散开来,化作了几十枚铜钱朝着全全身各处就罩了过去。

    这一招,直接吓的那东海水蛇脸色巨变,往后倒退了几步,旋即舞弄起了那手中的三股钢叉,如同电风扇一般在手中快速的旋转起来,至此,那些分散出来的铜钱,全都一一被他手中的三股钢叉给格挡了开去。

    那东海水蛇程群后面的人纷纷后退,就怕是殃及池鱼,唯有白眉舵主和那拿着白纸扇的书生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当那些被激荡出来的铜钱即将打向他们身上的时候,那拿着白纸扇的家伙一抖折扇,顿时一股阴风鼓荡,便将那些铜钱纷纷改变的方向,又朝着我这边打了过来。

    只是一抖之间,那白纸扇旋即又合上了,速度快的让人感觉那白纸扇根本就没有打开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手中再次掐了几个古怪的手决,那些被反弹回来的铜钱很快再次凝结出了一把铜钱剑,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中。

    毕竟,这铜钱剑是受我控制的法器,即便是对方的力道很强,也终究逃不出法决的牵引。

    我握着重新落回我手中的铜钱剑,脚步一点地面,身形拔地而起,不等那东海水蛇反应过来,我提剑而上,朝着他的心口窝刺了过去。

    若论修为,这东海水蛇自是比我高明了许多,只是被我这铜钱剑阵给吓懵了而已,而且我怪招百出,颇让他有些应接不暇。

    当我提着铜钱剑朝着他刺过去的时候,那家伙还在挥舞着手中的三股钢叉,跟一电风扇似的,根本停不下来,还以为我那铜钱源源不断的朝着他打过去呢。

    我瞅准了一个缝隙,直插向了他的心口窝,这小子也是警觉的可以,看到我的铜钱剑刺了过来,身形微微一晃,躲开了我这一剑,但是却在他的肩膀上划开了一道并不深的血口子。

    这一下,算是惹恼了他,大喝了一声之后,提着三股钢叉再次朝着我扑了过来。

    我握着铜钱剑,开始跟这东海水蛇近身缠斗,他手中的刚才挥舞的虎虎生风,一秒之中都能朝着我身上的要害刺来十几下,颇让我感觉压力山大。

    不过我也有防备的策略,便是用上了我们祖传的那种拳,叫做茅山混元八卦拳,虽为拳术,但也能化为剑招,彼此相通,一脉相连。

    这茅山混元八卦拳乃是我几岁开始,老爹就教给了我,说是让我强身健体所用。

    年少不知这拳术的厉害,经常用来跟人打架,每每总能旗开得胜。

    所谓混元八卦拳,乃是一种贴身缠斗的拳脚功夫,能守能攻,八卦即为八个方位,讲究的是耳听六路,眼观八方,打斗起来,总能防备四面八方袭来的招数,然后一一化解,趁其不备,猛然出上一招,犹如毒蛇探路,让人防不胜防。

    虽为拳脚功夫,却是一术多用,适合运用各种法器和武器,不管是用刀还是用剑,配上这茅山混元八卦拳,都是一样的效果,这便是这茅山混元八卦拳的好处。

    不管敌人多么厉害的招数,多么凶猛的攻击,在茅山混元八卦拳的应付之下,都能化繁为简,找到敌人最为致命的招数,然后一一化解,这个拳术其实最重要的还是防守,保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我没有修行之前,跟人动手的时候,尤其是跟人打群架,就经常动用茅山混元八卦拳,那时候打架,用起来这个拳术只是靠着一股蛮力取胜,然而自我修行这差不多两年的光景,对这茅山混元八卦拳就有了更为精深的领悟,可以说是将这拳术的精髓掌握的十分通透。

    毕竟,这是从小练就的童子功,修行之后,加上之前那十几年的淬炼,这个拳术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已经融入了我的身体,成为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跟这东海水蛇拼斗起来,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吃力,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便觉得应付自如了起来,渐渐的还占据了一些上风,主要是我的丹田气海被重铸过,灵力可以源源不断的通过奇经八脉汇聚于丹田之中,只要人还活着,力气就永远用不完。

    反观那东海水蛇,一开始挺猛的,过了几十招之后,便看着有些体力不支,看到他露出了一个破绽之后,我的铜钱剑再次探出,在他胸口处又划出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然后飞出去一脚,又踢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那东海水蛇不敌,闷哼了一声,直接倒飞了出去,被身后的那拿着白纸扇的家伙用扇子轻轻一兜,便稳住了身形。

    东海水蛇被我踢的那一脚可是不轻,嘴角都泛出了血迹,他伸手抹了一下嘴角流出的鲜血,忿忿不平的说道:“再来!我就不信我东海水蛇弄不死你!”

    正当那东海水蛇再次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那拿着白纸扇的家伙扇子往前一探,挡住了那东海水蛇的去路,笑眯眯的说道:“程舵主,你是经常在东海里讨生活的,在水下的功夫,独步天下,无人可及,让这小子沾点儿便宜也是情有可原,若是在海里,这小子早就被你弄死了,哪能张狂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