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91章片语退敌,东海水蛇

第691章片语退敌,东海水蛇

    这时候,那黑袍人身边又有一个人一闪身,一把抓住了那黑袍人的胳膊,那黑袍人的手最终还是没有落在宋喆的身上。。しw0。

    黑袍人转过了头来,看向了抓住他手的那个人,压抑着愤怒道:“舵主……”

    “王右使,这事儿是宋喆做的不对,我替他给你赔个不是,你看……这……”那白眉舵主也是一脸的尴尬之色,对于如何处理这件事情也不知道咋弄了。

    此刻我也终于明白了过来,为啥宋喆在鲁中分舵如此嚣张,原来是有个母老虎的姐姐,人人惧怕。

    宋喆这小子勾引义嫂,活该受那三刀六洞之苦,然而没有一个人胆敢替这黑袍人说上一句公道话,反而是处处偏袒宋喆。

    我想那黑袍人肯定受不了了,任谁这事儿估计也抗不住。

    黑袍人的身子在微微发抖,喘息也变的粗重起来,似乎在做着心里挣扎,良久之后,那黑袍人身上的劲气就松懈了下来,整个人的气势就弱了许多,给人一种颓然之色。

    不过黑袍人很快抬起头来,看向了白眉,郑重其事的说道:“舵主,你与我有知遇之恩,如今闹出了这种事情,我王逸也没有脸在这鲁中分舵呆了,今日我王逸与你割袍断义,往日的情分就此恩断义绝!”

    说罢,黑袍人一手扯住了自己的黑袍,手中滑落出来了一把匕首,朝着那黑袍一割,但听得“刺啦”一声,那黑袍之上就掉下来了一块黑布,飘然落地,随后,黑袍人的手一抖,将那匕首斜插进了旁边的一块巨石之中,匕首全部没入,就只留下了一个手柄在外面。

    这力道让我不禁咂舌,当真是好手段,我自问是没有这个本事。

    那黑袍人割袍断义之后,转头就走,没有任何留恋,真乃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白眉舵主面色巨变,伸手去抓黑袍人的手,但是并没有抓住,喊了他一声王右使,那黑袍人身子连停都没有停顿一下,身形几个起落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那黑袍人走了之后,恶婆娘朝着黑袍人的方向看了一眼,说道:“不行,我不放心,得去看看,王逸那个白眼狼走就走了,可不能将那婆娘给杀了,她肚子里怀的可是我们宋家的种……”

    说着,那恶婆娘就招呼了几个黑衣人,带着宋喆朝着黑袍人走的方向而去。

    这刚一转身,白眉一伸手就拉住了那恶婆娘的胳膊,怒道:“你行了,王右使已经被你给逼走了,你还想怎样?他绝不是那种人,不会杀了那女人的,你且放心便是!”

    那恶婆娘回头瞪了一眼白眉舵主,怒声呵斥道:“你松开!”

    白眉舵主脸色数变,尴尬不已,十分纠结,再次骂道:“姓陈的,我最后再说一次,你松开老娘的手,听到了没有?!”

    这一下,那白眉被吓到了,手一抖,便松开了那恶婆娘的胳膊,那恶婆娘带着七八个黑衣人,连带着宋喆,朝着黑袍人的方向就追了过去。

    别看那恶婆娘一身肥肉,这跑动起来,活脱脱一个肉旋风,速度一点儿不慢,身形几个起落之后,也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我几句话,让事情变的无比复杂,差一点儿引起了一场内讧,虽然没有真正的打起来,却也支开了那劲敌黑袍人,以及那修为奇高的胖婆娘,只言片语,便给我这边减轻了山一般大的压力。

    不过仅管如此,摆着我面前的还有三个修为高出我许多的高手,另外还有数百鲁中分舵的黑衣人,我一样是逃脱不得。

    等黑袍人和那恶婆娘走了之后,那白眉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冷冰冰的看向了我,恨不得直接用眼神将我给杀死。

    “吴九阴,你都这番境地了,还在我舵之中挑拨离间,逼走了王右使,闹的我鲁中分舵鸡犬不宁,老夫今日不杀你,难解我心头之恨。”那白眉眼睛一瞪,咬牙启齿道。

    “不是我挑拨离间,实在是你们这邪教之中藏污纳垢,丢人现眼的事情太多,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人,这能怪的了我么?”我冷然道。

    “陈大哥,您消消气,当务之急,还是将这小子给降住再说,就不用诸位动手了,我来收拾这小子便可。”

    说话的,是那个拿着三股钢叉的黑瘦汉子,往前走了一步,那三股钢叉直接指向了我,沉声说道:“俺也不欺负你,今日我与你单打独斗,你觉得如何?”

    我让李可欣后退了一步,提着铜钱剑也往前走了一步,沉声说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我吴九阴剑下不死无名亡魂。”

    听我这般说,那黑瘦汉子眼睛一瞪,差点儿飞出了眼眶,怒声道:“大胆小儿,好大的口气,今日我东海水蛇——程群,要是不杀了你,这姓就倒着写!”

    “几个月之前,秦岭尸怪也是这么说的,结果还不一样被我给宰了,我最讨厌你这种还没打,就先把牛比给吹下来的人,太不要脸!”我冷嘲热讽道。

    听我这般说,那东海水蛇直接就气疯了,根本不再废话,挺着那一杆三股钢叉就朝着我这边刺了过来。

    我手中的铜钱剑一横,丹田气海之中的灵力瞬间就攀升到了一种极致。

    是我所能够达到的最高状态。

    一瞬间,我的铜钱剑就跟那东海水蛇的三股钢叉碰撞在了一起,那真是一溜火光带闪电,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嗡鸣之声。

    当我手中的剑碰到那钢叉上面的时候,顿时被震的气血翻涌,手臂一麻,那铜钱剑差一点儿就脱手而出,往后踉跄了三五步。

    不过那自称是东海水蛇的汉子也没有讨到什么便宜,与我手中的铜钱剑碰撞了一下之后,他的脸色也旋即大变,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又凸出了几分,身子往后退了一步,很快就稳定住了身形。

    “好小子,真有两把刷子!”那东海水蛇不由得赞叹道。

    然而我那一下被震退了之后,很快就再次放出了大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