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63章不服你弄死我

第663章不服你弄死我

    一开始的时候,从白眉毛手中砸向二师兄的那个东西我没有看清楚,但是当那白眉毛用法决控制起来东西腾空而起的时候,我才看的分明,那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像个碗,有黑芒浮现,随着它快速的跃上半空,竟然快速的变大了起来,瞬间就胀大了好几倍。

    这东西感觉跟花和尚的那个紫金钵有些相像,不过花和尚的紫金钵乃是佛门重宝,佛光普照,有一股佛家的慈悲之气笼罩其中,但是这白眉毛用的东西就有些邪气的很了,我也说不清楚是个什么玩意儿。

    当这个法器跃然半空的时候,就变成了跟铁锅一般大小,直接朝着二师兄的方向扣了过去。

    见此情景,我心想完蛋了,二师兄估计要被活捉,二师兄一旦被人降住,我这边肯定也是小命不保,心中顿时觉得无比惶然。

    即便是我有一万个不甘心,却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邪恶的法器朝着二师兄扣了下来,这一下准头十分好,正好将二师兄扣了一个正着。

    二师兄那时候才刚刚起身,就被压在了下面,不过二师兄毕竟是个厉害的凶兽,在那东西下面剧烈的挣扎了起来,撞的那东西“咣咣”作响,还用身上的真火莲花,想要将扣在它身上的这个法器给烧化了去,瞬间,那铁锅一样的东西顿时别二师兄的真火之力烧的一片赤红。

    那白眉看到这般情景,也不免有些骇然,心中吃惊道:“好一个火焰麒麟兽,当真凶残,而今这般弱小,便有如此强悍的真火之力,若是等它以后长大一些,那还了得!”

    说着,那白眉毛再次掐起了手决,指向了那个法器,但见那法器之上顿时有黑气弥漫了出来,周围有各种符文闪现而出,快被二师兄挣脱开的那个法器顿时安静了许多,被烧红的法器也渐渐恢复了青黑色的模样。

    二师兄最终还是不敌那白眉毛的妖法,安静了下来。

    此时,我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二师兄都比收了,接下来要收拾的人肯定就是我了。

    即便是如此,我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的抵抗,不停的催动着丹田气海之中的灵力,维持着那四张虚空符咒凝结出的罡气屏障。

    很快,那宋喆缓上来了一口气,提着那把宽背砍刀,恶狠狠的朝着我冲了过来,口中喝骂道:“这个该死的小子,用那什么火焰麒麟兽,差点儿将老子给杀了,看我不将他大卸八块,然后将他的女人给睡了!”

    他怒气正盛,刚才被二师兄吐出来的那团小火苗追的如丧家之犬一般,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这边的动静,所以他朝着冲过来的时候,顿时一脑门撞在了护体罡气之上,一下就将他弹飞了出去,脑袋上都肿起了一个包,哎呦哎呦的叫着。

    那白眉毛看了一眼地上的宋喆,无奈的摇了摇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显然如此讨厌的一个家伙,在他姐夫眼里也不怎么招待见。

    不过我这般手段,显然是被那白眉毛看在了眼里,他眉头微微蹙起,正色道:“不愧为赶尸世家的后人,老吴家代代豪雄,留下来的手段也是非同小可,这虚空符咒的手段,老夫也是开了眼界,今天不妨领教领教……”

    说着,那白毛就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朝着我这边而来。

    他每往前走动一步,我的心就沉重一分,他身上的炁场也跟着陡然间强大几分,这给我一种一辆东风大卡车迎面撞来的感觉。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不断朝着我靠近的白眉头,就在他离着我还有五六步的地方,突然就停了下来,旋即伸出了一只手,朝着虚空处轻轻一拍,面前的那道虚空符咒凝结的护体罡气顿时像是水纹一样荡漾开开,并且不断有符文闪现出来。

    白眉毛再次点头,正色道:“不错……不错,这术法果真精妙,只是火候欠了太多,可惜了……”

    说着话,那白眉毛手上的力道突然加大,又一下朝着那护体罡气拍了过来,我脑海里好像听到了一声玻璃碎裂般的清脆声响,那一巴掌好像就拍在了我身上一般,全身剧震,血液沸腾,心慌气短……

    挡在我面前的那道护体罡气直接被这白眉毛一掌给拍的稀碎。

    不过我还是没有放弃,再次催动了丹田气海中的灵力,接连将其它方位的护体罡气凝结在了我的面前,挡住了那白眉毛的去路。

    那白眉毛脚步根本不停歇,一边往前走,一边伸手去拍那些护体罡气,每一掌下去,就会有一道护体罡气破裂,等他来到我的身边的时候,我已经受到了很强的反噬之力,一张口,一口老血就喷了出来,身子一软,险些跌倒在地。

    不过我仍是咬牙坚持着,即便是打不过,气势也不能丢。

    宁可站着死,也绝不跪着生。

    那白眉毛就站在我的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令人讨厌的宋喆一看我没了防护,顿时又像是一个狗皮膏药似的黏了上来,恨恨的骂道:“小杂碎,看我不宰了你!”

    他举起了手中的刀,就要朝着我砍来,然而,不等刀落在我的身上,那白眉毛旋即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宋喆的手腕子,低沉的说道:“他现在还不能死,留着还有用呢……”

    宋喆对于这白眉毛的话还是能听得进去的,旋即放下了手中刀,一脸贱笑的说道:“姐夫……那啥……既然这小子捉到了,他的那个女人应该没有用了吧?能不能送给我玩一玩啊?”

    一听到这话,我心中怒火再次腾腾而起,大声骂道:“宋狗,你特么要是敢动那个女人一根寒毛,我发誓一定要让你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不信你特么就试试!”

    我的眼睛瞬间一片血红,瞪向了宋喆,然而那宋喆根本无惧我的威胁,贱笑着说道:“你特么就这熊样了,还在我面前嘚瑟呢?你那女人我想咋弄咋弄,不服你弄死我啊……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