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32章伏魔笼
    不过我没有办法,并不代表其它人没有办法,徐炎和罗伟平看着我抱着伏魔笼愁眉不展的模样,旋即就走了过来,徐炎蹙着眉头,沉声说道:“拿过来我看看……”

    我抬头看了一眼徐炎,旋即将伏魔笼交给了他,没来由的就对他充满了信任。

    徐炎拿着伏魔笼在手中仔细打量了两眼,眼睛紧紧的盯着二师兄,唏嘘着说道:“这里面可是火狱中的神兽火焰麒麟兽?”

    “徐叔好眼光,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东西正是火焰麒麟兽……”我如实答道。

    “你还去过火狱?”徐炎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火狱这种地方,万分凶险,即便是茅山鬼门宗的龙尧真人,也不敢轻易前往,可谓是十人去,九无归,整个江湖之上,去过火狱的绝对不会超过十个人,徐炎又怎能不惊讶呢。

    不等我接口回答,一旁的罗伟平却呵呵笑道:“这小子胆子大的出奇,他何止去过火狱,还在忘川河畔偷了一株彼岸花精,差一点儿就有去无回,让吴局长好不懊恼……”

    徐炎没有理会罗伟平的话,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直吸冷气,好家伙,能够去火狱的人少之又少,听到我去了一次火狱就够震惊的了,竟然还能够从忘川河畔偷来一株彼岸花精,便是凭着这一点,也足以让他惊掉下巴,估计天下间办成这事儿的也就我吴九阴一个了吧。

    不过我却知道还有一人能够办到,便是我家的高祖爷爷,在忘川河畔偷一株彼岸花精绝对是轻而易举,只是高祖爷爷偷来没用罢了。

    足足看了我好一会儿,徐炎似乎看出了我眼神之中的淡然,便信了这件事情,他郑重其事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再次说道:“小伙子……徐叔跟你说的事情,你一定要慎重的考虑一下……”

    我愣了一下,有些茫然的说道:“啊……啥事儿?”

    “你说啥事儿,忘的倒快,就是让你进特调总局的事情……”罗伟平白了我一眼,那表情分明有些羡慕嫉妒恨。

    都忘了这茬了,当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转移的话题道:“徐叔,你仔细看看,能不能将这伏魔笼打开,二师兄被困在这里面许久了,也让它出来透口气……”

    “你叫火焰麒麟兽二师兄?”徐炎一副暴殄天物的郁闷表情。

    我再次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当时顺口起的,这小家伙也很受用,就一直用着了。”

    徐炎摇了摇头,旋即仔细研究起了那伏魔笼起来,仔细看了三五分钟的光景之后,但见徐炎将那伏魔笼放在了办公桌上,掐了几个手决之后,在那伏魔笼的四个角上快速的轻点了几下,那伏魔笼旋即氤氲出一团黑气,发出了“咔擦”一阵儿声响,朝着四周摊开了去。

    这伏魔笼刚一摊开,徐炎旋即便道:“快将这火焰麒麟兽抱出来!”

    当下,我也不敢耽搁,快速的伸手,一下就将二师兄抱了出来,这刚一将二师兄抱出来,那摊开的伏魔笼旋即又快速的收拢在了一起,严丝合缝,又跟一个整体一般。

    看来这伏魔笼也是一个挺厉害的法器,怪不得二师兄这样的神兽都能够被禁锢。

    逃出魔笼的二师兄依旧显得有些惶恐不安,身上伤痕累累,还有些灼热之感,我好不容易安抚了一阵儿,二师兄才沉沉睡去。

    至此,我心里更是恨透了李易那家伙,差一点儿将我弄死也就罢了,就连我的二师兄也不放过。

    此时,我才想起来问徐炎一件事情,便道:“徐叔……像是李易这样的人,你们特调组局该如何处置?”

    被我问起此事,徐炎的眉头再次蹙起,有些为难的说道:“要按照正常的司法途径,像李易这种特调组的高层人物,知法犯法,陷害忠良,即便是不判处他一个死刑,起码也要被关押在独龙岛,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出来,不过这李易的身份也不简单,他不光是山城特调组的组长,更是西南特调局局长的同门师弟,李易的那个师兄跟你爷爷是同级别,身出名门,乃是青城山当今掌教的首徒,位高权重,在朝堂之上话语权很大,他若是出手保李易的话,或许审判结果会受到一定的影响,现在一切尚无定论。”

    一听徐炎这般说,我的脑袋就大,原来特调组也有这么多弯弯绕绕的猫腻儿,我这个人性子直爽,最不喜的就是这般的攻心斗角,官官相护,而且自己一个人自由惯了,受不得约束,这就是我不想进入特调组的原因,做什么事情都会受到掣肘。

    不过李易的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够左右的,至于如何处置他也是他们特调组自己的事情。

    徐炎似乎看出了我的表情有些不满,便再次说道:“不过你放心,你的苦不会白受的,特调总局一定会秉公执法,对于李易这种败类绝不会姑息。”

    我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这时候,气氛突然显得有些凝重起来,罗伟平便打圆场道:“徐秘书长,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那咱们就出去聊聊吧,这个案子现在还有很多疑点,总不能一直在这阴暗的地下呆着吧?”

    这倒是提醒了我们,想来我也有好多天都没有见光了。

    随后,我收拾了自己所有的法器,全都一一检查了一遍,还特意看了一下装着萌萌的那个阴器,一切安好之后,我便抱起了二师兄,跟在他们两人身后大摇大摆从山城特调组的死牢乘坐电梯朝着地面升去。

    坐电梯的时候,我还有些后怕,眼睛一直看着那通风口,生怕再有什么毒气喷出来,那电梯的四周更是不敢靠近,害怕被电到。

    当真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这山城特调组真是够防备森严的,怪不得他们说没有一人能够从这里逃出去。

    不过我好像是一个特例,不过不是逃,而是光明正大的走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