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28章一张王牌
    听到这法医这般说,一直隐忍着的罗伟平终于气坏了,猛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在案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你们就敢擅作主张,销毁尸体!”

    那法医吓的身子一抖,险些从椅子上跌落下去,,明显有些坐立不安,不停的伸手擦汗,眼睛时不时的朝着李易看过去。

    这些举动,明眼人一看其中必有猫腻儿,罗伟平和那徐炎又怎会不知。

    不过,他们都是胸有城府之人,并没有当场点破。

    这时候,李易干咳了一声,突然站了出来,说道:“我们山城特调组,一向都用证据说话,事实为准绳,我们只需要证明那十几个人皆为吴九阴和李战峰所杀,这一切就已经足够了,既然人已经确定是他们杀的了,那尸体自然留下来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再者,在这场案件中苦主家属,一直都在刑警队大闹,要求给一个说法,而且还要将尸身带回去安葬,民意不可违啊,所以只好将尸体给火化了,我想这也不算是犯错误吧……”

    此时的李易见主动权又掌握在了他的手中,起初的惊慌失措一扫而空,看上去又有些洋洋自得了起来,以为自己将一切都做的天衣无缝,尽管存在许多纰漏,但是别人好像又说不出什么来。

    颇有一种你不服你打我啊的贱兮兮的感觉。

    整个局面都出现一种僵持的局面之后,屋子里再次变的一阵儿沉默。

    鸦雀无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李战峰,突然伸出了一只手,淡淡的说道:“我有办法证明我和吴九阴的清白……”

    此话一出,众人全都是一愣,目光聚焦在了李战峰的身上。

    这时候,李战峰朝着李易看了一眼,脸上现出了一丝狡狯的笑容,他突然抬起了一只手,在自己的上衣顶端的衣领子上捣鼓了一番,卸下来了一个扣子,那个扣子明显要比其余的扣子大上一圈,给人一种像是起到装饰作用的东西,并没有实际作用。

    这个扣子一直隐藏在翻领之内,是缝制在上面的,如果不是特意翻找的话,根本就发现不了。

    此时,当李战峰突然将这个扣子拿下来的时候,我看到李易的脸色顿时大变,下意识的就朝着李战峰走了几步。

    然而,就在这时候,站在李战峰身边的曾老也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李战峰的身边,李易便不敢再动了。

    旋即,李战峰将那个扣子托在了掌心之中,微微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说道:“这个纽扣录音机,是特调组的最新装备,听说是总局那边刚刚研发出来没多久,不过所幸,我这里有一个,记录了这几天以来所有的录音,包括当天晚上我们在陈明智家中的录音,一切都在这里面,大家可以挑出来听一下,我想很多人应该会喜欢的……”

    说这话的时候,李战峰龇着白牙,冲着李易看了一眼,李易当即再也按耐不住,气息再次粗重起来,一下就朝着李战峰冲了过去,看样子是想要将李战峰手中的那个纽扣录音机抢过来。

    就在此时,曾老一下挡在了李战峰的前面,脚下使了一个扳子,一个小擒拿手就将那李易摁在了地上。

    我想当李战峰拿出来这个东西的时候,李易应该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个什么东西,所以才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也或许,李易跟李战峰说过什么,正好被李战峰的纽扣录音机给录了下来。

    不过,当李战峰拿出来这东西的时候,我也大吃了一惊,好家伙,怪不得李战峰一直闭口不言,胸有成竹的模样,原来他的手里才是真正握着一张王牌。

    不需要太多,一下就足以让李易致命。

    其实,我一直都很好奇,罗伟平为什么会带着特调总局的领导过来,然而两个人也是如此淡定,他们是不是早就知道李战峰手里的这张王牌,之所以一上来不揭发李易丑陋的嘴脸,就是看他演的这出好戏,另外将所有的同党的狐狸尾巴都漏出来。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那个法医见李易被制住了,吓的从椅子上跌落了下来,脸色顿时一片铁青。

    这时候,李战峰从椅子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再次看了一眼面容扭曲的李易,就朝着罗伟平那边走了过去,将那个纽扣录音机递给了他。

    罗伟平起身将那纽扣录音机接了过来,还拍了拍李战峰的肩膀,示意他回去坐下。

    然后,罗伟平将准备好的笔记本打开,连接上了那个纽扣录音机,顿时就有音频播放了出来,自然这录音的时间很长,整整四天,若是一点点的听下去,我们也没有那个时间。

    所以,罗伟平直接是跳动着播放的,第一段播放的是我和李战峰在陈明智别墅当中的录音,当时的陈明智已经被我打了一个半死,承认了自己勾结草鬼婆,对刘诗瑶和小旭下蛊的事实,证据确凿,这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再往后,就是我和李战峰在别墅屋门口遇到那个用红色毒蝎的养蛊人,他承认了自己用蛊控制住了屋子里所有的人,还有引发了蛊毒发作的事情,当时李战峰明知道屋子里的事情是那养蛊人做的,还特意问了一遍,当时我还有些纳闷,觉得李战峰是多此一举,其实,李战峰是真的用心良苦,特意留下了证据,也为了以后寻找此人留下线索。

    只需要这两段录音,就完全可以证明我和李战峰的清白,此时,已经有山城特调组的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解开了我手上和腿上的捆仙绳,顿时让我觉得浑身一轻。

    很显然,这个山城特调组并不是所有人都跟这李易狼狈为奸,大多数的人还都是好的。

    到了这个时候,李易还想为自己开脱,冲着徐炎和罗伟平慌张的说道:“这……这个是我工作上的失误……没有明察……我错了……可是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