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23章谁在血口喷人

第623章谁在血口喷人

    现在我双手双脚都被束缚着,根本动弹不得,李易这一掌要是拍在了我的脑门上,那肯定将脑浆子都能拍出来,他也是恨极了我,我挟持他的时候可是没跟他客气,在他身上扎了好几剑,而且还被我重重的拍了一掌。

    现在的他一旦得了势,肯定是要杀了我,这一点我之前便已经想过。

    看他一掌拍来,我都做好了闭目等死的准备,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只干枯的手一把抓住了李易的手腕子,他这一掌就离着我还有十几厘米的时候就被遏制住了。

    那掌风迎面扑来,吹的我脸上的皮肉一阵儿抖动。

    都被我伤成这样了,李易竟然还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李易回头一看,眼眸之中怒火中烧,恶狠狠的说道:“曾老,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杀了十七个人的凶残之徒,而且还挟制特调组高级官员的家伙,你也想要包庇他吗?”

    “李组长,话不可以乱讲,即便此人罪不可恕,那也只能送到南海独龙岛去审判羁押,这人已经被制服了,你还要杀他的话,恐怕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吧?”曾老据理力争道。

    李易虽然阴险歹毒,但是事情却也不能做的太过分,最终还是冷哼了一声,挣脱了曾老的手,不过那眼神还是像要吃了我一般。

    我看着此时的李易,他身上的伤势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了,脑袋上缠着厚厚一层纱布,肩膀和大腿上也是如此,走路的时候还一瘸一拐的,只是刚才我明明重重的拍了他一掌,应该伤的很重的样子,此刻看起来却好了很多。

    这一点倒是让我感到很奇怪,难道他那里有什么快速恢复伤势的灵药不成?

    李易的心腹,也就是那个小胡子很是谄媚的搬过来了一张椅子,放在了李易的屁股地下,他气呼呼的坐了下来,粗重的喘息着。

    我又转头看向了那个曾老,这个人我见过,就是一开始劝说我放下武器,好好商量的那个老头儿,此人看上去有个六十岁左右,两鬓斑白,也穿着一身灰色的中山装,人看起来很精神,举手投足之间,都显示出来他是一个十分厉害的高手。

    一开始,我还将此人当成了李易的帮凶,不过听他刚才说的那些话,顿时让我生出来不少的好感,刚才要不是这老头儿出手相救,这会儿我已经血溅五步了。

    既然已经醒了过来,我再躺在那里就显得有些不成体统了,于是靠着墙角,坐正了身子,冲着李易嘿嘿一笑,说道:“姓李的杂碎,早知道小爷在刚进电梯的时候就将你一剑给砍了,现在看到你都觉得恶心,我还以为你是一条汉子呢,原来被剑架在脖子上的时候,也吓的差点儿尿了裤子……哈哈……”

    被我这般讥讽,李易顿时脸上就挂不住了,气的七窍生烟,要不是曾老在我面前,估计我得死上七八回了,他气的浑身发抖,咬牙切齿的说道:“曾老……你看到了没有……这小究竟是有多狂,太狂妄了……这小子要是不杀了他,以后那还了得!”

    “姓李的杂碎,你这是要杀人灭口吗?为了得到我从火狱里带来的火焰麒麟兽,你身为山城特调组的负责人,不惜对我吴九阴栽赃嫁祸,威逼利诱,做尽各种龌蹉卑鄙的勾当,有你这样的人在特调组,简直就是对特调组的一种侮辱,连蛀虫都不如,简直就是一条蛆虫!”我直接痛骂道。

    这下李易终于坐不住了,一下恼羞成怒,他站起身来,老脸通红,有些慌乱而愤怒的说道:“你……你小子简直就是血口喷人,为了给自己开脱,编造各种谎言,歪曲事实,看我这就宰了你!”

    说罢,李易再次朝着我扑了过来,而此时,那曾老身形一晃,挡在了我的面前,沉声说道:“李组长,你动那么大的肝火做什么?既然你说这吴九阴是编造谎言,污蔑于你,你更应当清者自清才是。”

    这曾老说的话掷地有声,不容李易辩驳,让李易的脸色再次数变,这小子本来就心里有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曾老,只是冷哼了一声,再次坐回了椅子上。

    曾老回头看了我一眼,微微点头,然后又转头看向了李易,淡淡的说道:“李组长,按说这么大的案子,应该通知我一声才是,咱们共同审理,为何此人都羁押在此两天之久,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要不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或许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李易的脸色又有些阴晴不定起来,他沉吟了片刻,才有些慌乱的说道:“这……这我不是着急这个案子能尽快解决嘛,所以就提前自己审理了一下,到时候再请曾老出来,走走过场就完了,省的您老人家麻烦,哪里想到这小子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在特调组还敢行凶伤人……”

    曾老的脸色一沉,眉头微微蹙起,再次看向了我道:“年轻人,李组长说的可是实情?”

    我呵呵一声冷笑,说道:“他说的要是实情,鬼都不信,这姓李的杂碎,明知道陈明智的那些手下不是我杀的,全都是中了蛊毒而死,偏偏就赖在了我身上,而且他还威胁我,让我交出控制火焰麒麟兽的法门,就饶我一条性命,送到独龙岛羁押,要不然就立刻杀了我,我一直假意奉承,要不是我一直拖到今天,想必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你……你这是在血口喷人!”李易无法淡定,再次从椅子上霍然而起。

    “究竟是谁在血口喷人你应该心里清楚,你特么敢对天发誓,谁要是说的谎话,就遭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吗?”我怒声说道。

    修行者一般都不敢轻易发誓,因为大多数修行者都知道,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束缚着我们,一旦发了毒誓,就要受到这种力量的约束。

    他肯定不敢。

    李易愣了一下,站在那里脸色铁青的看着我。这时候,那曾老转过了头来,看着我道:“你说李组长贪图你那火焰麒麟兽,你可有证据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