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19章这是一个变数

第619章这是一个变数

    刚才他那一连串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尤其是那像子弹一样纷至沓来的飞蝗石,让我有些应接不暇。

    所以,当李易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我根本没有时间躲闪,就这样被他硬生生的压在了身下,而此时,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猛的一下朝着我的脖子就扎了下来。

    在他的匕首扎向我的时候,我拿着铜钱剑的手还被他死死的摁在了地上,不过在情急之间,我还是反应了过来,一伸手就抓住了他拿着匕首的那只手腕子,才没有让那匕首扎在我的脖子上。

    李易这完全是在做最后的拼死一搏,已经用上了全力,脸上青筋暴起,眼珠子都凸了出来,嘴角处不断有鲜血滑落出来,落在了我的身上。

    这小子完全被我激怒了,他现在就要杀了我。

    而不远处的铁门则发出了一阵强过一阵儿的撞击声,外面肯定有人在设法打开那道沉重的铁门。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我来说都异常珍贵,李易现在就是在跟我僵持,他每拖延一秒,我便危险一分,门一旦打开,山城特调组的人便会一哄而入,到那时候,我的所有计划就要泡汤,以我现在跟李易之间的仇怨,铁定要被他大卸八块。

    我被他压在身上,身子动弹不得,而他手中的匕首却一点一点儿朝着我的脖子靠近。

    唯有拼着全力死撑,才不会被他立即杀死。

    李易已经有些癫狂了,即便是拼着伤上加伤的危险,也在拼命调动着丹田气海中的灵力,将我迅速斩杀。

    我感觉自己在这一刻,快要被他那身上传来的强大力量给压垮了,他就像是一座山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已经拼出了全力,还是无法阻止他手中的匕首朝着我的脖子一点一点的靠近。

    三五秒钟之后,他那边匕首已经触碰到了我的脖子,火辣辣的疼。

    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离得我那么近。

    “无耻小儿!你今天死定了,我要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狗!”李易咬牙切齿的说着,面目凶狠的像是一头野兽。

    就在我感觉那匕首已经刺破了脖子上的皮肉的时候,一个我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就发生了,这时候,李易的身后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它不是人,而是我养的鬼物萌萌,它的手里此刻正拿着一根粗壮的桌子腿,瞄准了李易的脑袋,然后就义无反顾的砸了下去。

    炼器侠侣陈相志夫妇跟我说过,萌萌吞噬了秦岭尸怪的残魂炼化的魂精,短则一两个月能够再次从阴器当中出来,长则可能半年左右,萌萌的出现,让我大为吃惊,就在前段时间,我还设法跟它沟通,它还没有反应,这会儿倒是在我性命攸关的时候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李易一心想要杀我,哪会料到身后会突然出现了小鬼萌萌,这是一个变数,不光是他没有想到,我也大感意外。

    不过,那一棍子却是实打实的打在了那李易的脑门之上,“砰”的一声响,李易一脑门就栽在了地上,脑袋上顿时血流不止。

    我松了一口气,感觉从阎王爷那里又捡回来了一条命,躺在地上粗重的喘息了几声,我立刻坐了起来,一脸惊喜的看向了萌萌,说道:“萌萌……你怎么出来了……”

    “小九哥哥……萌萌不能呆的时间太长,这里面有很可怕的东西……萌萌要回去了……”萌萌有些痛苦的说着,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道道红色的血丝,看上去颇有些狰狞。

    我明白萌萌所惧怕的是什么,这里可是山城特调组,里面有许多符文法阵,是专门对付那些为非作歹的修行者的,而他们之中有很多人都是有着阴邪手段的人,有人就可能养鬼,这些人不得不防,所以萌萌才会被这些符文法阵所拘束。

    这会儿不是说话的时候,我连忙催促萌萌赶紧躲回阴器之中,一会儿若是被山城特调组的人发现了,萌萌肯定落不得好。

    萌萌乖巧的冲我点了点头,然而迅速的化作一缕血红煞气,钻进了阴器之中。

    而我这时候,则朝着那铁门看了一眼,但见那铁门已经被砸的变形了,凸起了一个个大包,这道厚重的铁门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心中不免有些惶恐,我转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李易,心中不免又有些悲凉,这小子的脑袋上被砸出了一个血口子,鲜血哗啦啦的躺个不停,小萌萌下手没个轻重,也不知道有没有将李易给打死,人要死死了,我会比他死的更惨。

    我连忙探了一下李易的鼻息,心顿时就放了下来,这小子活的好好的,气息很足,肯定是死不了了。

    快速的走到墙角处,我将自己的乾坤袋背在了身上,本来想打开那装着二师兄的牢笼的,却发现如铁桶一般,根本无从下手,只好快速的扯下了一条袖子,将那笼子直接缠在了腰间,再次朝着李易走了过去。

    对于这小子,我也是恨透了他,一把从地上扯了起来,朝着他脸上扇了两巴掌,这小子才悠悠转醒,然后我就将铜钱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冷声说道:“李组长,我希望你能配合一下,要是敢耍花招,我特么弄死你!”

    此刻的李易接连受到重创,脑袋上的鲜血哗啦啦的流,感觉也只剩下半条命了,不过这小子被我打醒了之后,却是一声不屑的冷笑:“你……你以为你能从这里走出去……山城特调组自成立以来……被关在这里的犯人,就还没有逃出去过一个……你别做梦了……哈哈……”

    不等他笑完,我一巴掌又抽了过去,让他的笑容戛然而止,他的眼眸之中有着无比的愤怒,然而却无济于事,我的铜钱剑就紧贴着他的脖子,只要他敢动,我立刻就割断他的喉管。

    就在此时,那道饱受摧残的沉重铁门终于再也支撑不住,发出了一声山响,直接倒塌了下来,门口处一下涌进来了四五个高手,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很多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