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15章断头酒
    跟毛威聊了一会儿,从他的嘴里再也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他也突然意识到我在从他嘴里套话,便闭口不言。

    我们两个本就有深仇大恨,现在能够说上话,也只是因为我们俩被逼无奈,都关在同一个牢房的缘故,然而他又忌惮于我的实力,并不敢怎么招惹我,我知道,他现在恨不得将我碎尸万段的心思都有,只要我稍有松懈,他便会毫不犹疑的杀了我。

    现在的我麻烦缠身,还要怎么想着糊弄过去李易的这件事情,更没有心情搭理他了。

    还好,李易并没有让那小胡子给我带上那劳什子捆仙绳,可能他也害怕我被这毛威给打死了,便不能再将控制二师兄的法门传授给他了。

    话说,我还是头一次听说控制神兽是需要法门的,这特么不是难为我么?

    不过为了权宜之计,我必须还要想出一个对策来,以此糊弄过去李易,但是这小子鸡贼的很,要想糊弄他太难了一些。

    我初出茅庐,而李易则是混迹江湖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的老手,跟他相比,我的经验和阅历太过浅薄。

    落在他的手里,我算是被他给吃定了。

    其实,这会儿我心里也清楚的很,即便是我传授给了他控制二师兄的法门,他或许也不会让我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一旦从我手中得到了控制二师兄的法门,那我对于他就没有了利用价值,甚至还有很大的威胁性。

    这一切的变故都源自于我爷爷,我爷爷是特调组的高官,如果我被送到了独龙岛的话,即便是我爷爷没有办法立即将我从独龙岛里捞出来,也会想尽办法查明事情的真想,还我一个清白,将我从那里解救出来,我出来之后,那就是找李易算账的时候,到时候别说是我,我爷爷也肯定饶不了他。

    到那时,不光要狠狠的教训他一番,还要将二师兄给要回来,这事儿是妥妥的。

    所以,在得到控制二师兄的法门之后,他可能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我弄死,否则后患无穷。

    然而,为了将事情做的天衣无缝,他甚至还会将所有有利于我和李战峰的证据全部销毁,到时候死无对证,我爷爷也拿他没有办法。

    毕竟都是体质内的事情,我爷爷也不敢为了寻私仇,拿他怎么样。

    而且我爷爷的性格也是刚正不阿,绝对不会徇私枉法的。

    李易抓住了我所有的弱点,考虑的十分周全,这个人心思缜密,阴险的很。

    一想到这些事情,我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儿恐慌,感觉这一辈子,我走到这里就算是到头了。

    没有死在那些邪教妖人的手中,反而死在了特调组的人手上,憋屈的狠。

    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让人细思极恐,偏偏这一切又是我无法左右的。

    更让我担忧的是,不知道李战峰现在的情况如何了,自从我们被带上了警车之后,旋即分别,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想必他那边的情况比我也好不到哪去。

    还有吞噬了秦岭尸怪的残魂炼化成魂精的萌萌,我要是死了,萌萌又将何去何从,说不定直接当成鬼物给打的魂飞魄散了去。

    我一切的努力都将付之一空,老吴家的传承走到我这里就算是彻底断绝了。

    越想越是觉得后怕,身上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不行!

    我得想个能够拖延住李易的办法,不能让他除掉我,而且还要送我道独龙岛才行。

    只有想办法联系到了爷爷,我才有逃脱生天的可能。

    反正我不能就这样死了,大不了就跟山城特调组的人拼了,我始终没有忘记,我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被压制在丹田气海中的两股强大的力量,一旦将我逼急了,我大不了就跟他们来硬的,先逃离开这里再说,然后直接去找我爷爷。

    不过这个办法不到迫不得已我是不会用的,毕竟太过冒险,到现在为止,我依旧没有控制住这两股强大力量的能力。

    这般想着,心中安慰了不少。

    又仔细斟酌了一会儿,也有了一些对付李易的眉目,不过我心里依旧没底。

    闲来无事,我直接盘腿坐在了地上,继续开始修行,不过还是留下了一丝清明,防备着那个叫做毛威的家伙。

    我想他现在应该不会轻举妄动,毕竟这会儿我的双手是没有束缚的,只要他敢再对我动什么心思,我保证打的他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修行无日月,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不过抬头去看的时候,发现毛威已经缩在角落里睡着了。

    还别说,这会儿突然感觉肚子有些饿了,堂堂一个特调组,不会让犯人饿着肚子吧?

    正在我想着这件事情的时候,禁不住转头朝着门口看了一眼,于是起身,朝着门口走了过去,使劲儿的敲了几下房门,不大会儿的功夫,一个人来到了门前,极不耐烦的说道:“你要干什么!”

    我直接跟那人说我肚子饿了,想吃东西。

    那人只是说让我等一会儿,过了大约有五六分钟的时候,那沉重的铁门从下面打开了一道缝隙,然后将一个托盘给递了过来。

    这托盘之上有两盘小菜,另外有四碗米饭,还有几瓶二锅头,不过是那种二两一瓶的小瓶。

    一看到这待遇,我不免小小的吃惊了一下。

    这特调组的牢饭还不错嘛,有酒有肉,米饭管够。

    李易为了让我交出那控制二师兄的法决,还真是煞费苦心。

    不过我心里也明白,这或许就是最后一顿断头饭。

    当下,我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直接打开了二锅头,先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干了一瓶,顿觉通体舒泰。

    当二锅头一被打开,刚才还在睡觉的毛威突然睁开了眼睛,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似乎是闻到了酒香味,还忍不住舔了几下舌头,显然是被馋的不行。

    江湖儿女,哪有几个不喝酒的,这小子显然被关在这里许久了,酒肯定是喝不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