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600章红色毒蝎
    可是不管咋说,那些像是中了蛊的人,已经被我和李战峰给收拾了,如果那草鬼婆真的想要杀了我们,那我们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只能硬起了头皮与之对抗,虽然我身上防治蛊虫的灵药已经没了,但是我还有一颗不服输的心,即便是被那蛊婆给杀了,我也有信心扯下她身上的一块肉。

    我和李战峰对视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眸之中感觉到了一丝惶恐。

    很快,我们就反应了过来,我正色道:“李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那蛊婆真在这里,就让她过来杀我们吧,老吴家的人怕过谁?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且不说我家老爷子,便是我高祖爷爷吴念心也能刨了她们家祖坟!”

    这话一边是对李战峰说的,一边也是对隐藏在暗处的那个假想敌说的,颇有些威胁的意思,所以我说这话的声音很大,且不说我爷爷是华北地区特调组的总负责人,我那高祖爷爷几十年前便是纵横江湖的绝顶高手,被人称之为当今修行界的天下第一,那蛊婆若是真的想要对我动手,那也得掂量掂量这样做的后果,我要是有什么不测,我爷爷肯定会雷霆震怒,追查到底,高祖爷肯定也会破关而出,不将杀我的人给灭了,那必然不会住手。

    但凡是年纪大一些的江湖宿老,又有哪一个没有听说过我高祖爷的名头呢?

    这放完这句狠话之后,我便给李战峰使了一个眼色,他再次背起了陈明智,而我将那沙发底下压着的刘诗瑶的尸体给找了出来,重新背在了身上,旋即就朝着这别墅的大门口走去。

    这刚一出了门,蓦然间,一个黑影就从一个角落里走了出来,挡在了我和李战峰的面前。

    这个人一身黑色劲装,脸上也蒙着一块黑布,既看不出年龄,也看不到模样,当看到这个人出现在我和李战峰面前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那草鬼婆。

    可是当我仔细一看的时候,发现这个人的身形看起来却像是一个男人,而根据陈明智所说,草鬼婆明明是一个女人。

    那这个挡在我们面前的人究竟是什么来路呢?

    我和李战峰各自背着一个人站在了别墅的屋门口,而那个人就站在台阶下面,负手而立,一动不动,跟我们间隔也就五六米的距离。

    “你是谁?!”李战峰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是谁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将你身上背着的那个人放下来,我或许会给你们留一具全尸,如若不然,你们就会受尽那万虫噬咬之苦,整个人都化作那些蛊虫的养料,尸骨无存!”那人冷声说道。

    “我身上的人为什么要给你放下来,你算老几?威胁我的人多了,你还不够资格。”李战峰丝毫不惧,大义凛然道。

    “因为你身上的那个人,坏了我师父订下来的规矩,所以他必须要死,而你们也要跟着一起陪葬!”那人说着,突然对着我们伸出了一只手,从他的袖筒之中突然就爬出来了一只个头奇大的蝎子,全身赤红,油亮亮的,那个歹毒的尾巴高高翘起,只是看了一眼,我便觉得这东西绝对是剧毒无比,不免胆怯了几分。

    毒其实我并不是太过畏惧,我就害怕他在我体内下蛊,当初那个女人的死状太惨了一些,现在想想仍是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这么说……这屋子里的人,包括我那个纸人分身都是你动的手脚喽?”李战峰依旧十分淡然,又问了这么一句。

    那个人反而冷笑了起来,说道:“废话,如果不是我动的手脚,那你觉得又是谁呢?”

    蓦然间,那人话锋一转,厉声喝道:“废话少说,你们受死吧!”

    话声一落,那人一抖手,在他手臂上爬着的那只红色的毒蝎,一下就跳了下来,然后落在了地上,那只红色的毒蝎,晃动着硕大的尾巴,快速的朝着我们爬了过来。

    那只红色毒蝎跳落下来之后,正好落在了草坪上,随后就发生了一件令我觉得匪夷所思的事情,便是那只红色毒蝎爬过的草坪,那些草顿时变的干枯发黄,瞬间就枯萎了下来,显然是受不住这毒蝎身上的剧毒,其毒之猛烈,可见一斑。

    见那红色毒蝎朝着我们快速的爬了过来,我和李战峰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这特么也太吓人了。

    若是被那毒蝎碰到一点儿,后果可想而知。

    然而正在我想着如何对付这只红色的毒蝎的时候,那别墅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儿刺耳的警笛声,快速的朝着我们这边逼近。

    那个放出毒蝎的人身形猛的一震,连忙将那只爬了一半儿的毒蝎召唤了回去,然后满是怨毒的看了我们一眼,转头就朝着院子的黑暗处快速的逃了出去。

    当那个人消失不见了之后,我这才反应了过来,转头看了一眼李战峰,连忙问道:“李哥……警察叔叔们来了,咋办?”

    “还能砸办,这里死人了,被他们捉到肯定说不清楚,咱们也赶紧跑!”

    说着,我和李战峰就各自背着一个人,朝着大门口的方向狂奔而去,其实,我们跟刚才那黑衣人一般,翻着院墙过去,然而从后面的断崖逃走时最为妥帖的,然而,我们各自背着一个人,根本无法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只能从大门口的方向想办法逃走。

    可是我发现我们朝着大门口跑完全就是自投罗网,我们刚一奔到门卫的那个小亭子那边,面前就停下了好几辆警车,然后一下冲出来了十几个警察叔叔,将我们给堵了一个正着。

    十几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我们,其中一个人高声喊道:“放下人质,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要不然我们开枪了!”

    我去,这又是什么情况,我们身上背着的人突然就变成了人质,还真是让我有些缓冲不过来。

    这时候,在我们的眉心处突然又多了几个红点儿,肯定又有几把狙击步枪指向了我们的脑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