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96章今生今世
    我一瞬不瞬的盯着陈明智,等他说出那个蛊婆的名字,可是就当陈明智马上就要说出来的时候,他的身子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就像是得了羊癫疯一样,很快嘴里就吐出了白沫,身子一晃就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当即就傻眼了。

    这特么什么情况?

    马上那个蛊婆的名字就要被陈明智说出来了,他突然就倒在了地上,难道是装的不成。

    我正要再教训一番陈明智,看他还敢跟我装不装,而这时候,一旁的李战峰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一脸惊恐的说道:“不好,这家伙也被那蛊婆给下了蛊……”

    “这……这不可能吧……难道那蛊婆就在这附近不成?”我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个你不懂,那个蛊婆在陈明智身上做了一种特殊的禁制,一旦他若是想要说出那个蛊婆的名字,立刻就会引发体内的蛊毒,让他被体内的蛊虫啃咬致死……”李战峰说着,连忙松开了陈明智的身子,十分恐惧的退后了几步,好像那陈明智是得了什么传染病似的。

    我也有些恐惧的退后了几步,生怕那陈明智的身上会爬出来什么毒虫子出来,不过我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李哥……这可怎么办?我还不知道是谁给小旭他们下的蛊呢?”

    “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快些带那两个女人离开这里,咱们现在能救一个是一个,咱俩都不懂怎么解蛊,这陈明智罪有应得,就让他死在这里吧……再晚一会儿,咱们俩也都得死在这里!”

    李战峰显得尤为紧张,连忙朝着床上的那个女人跑了过去,我看了一眼地上的陈明智,心里想着他死就死吧,害了那么多人,即便是死了也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不过在我即将转身的时候,突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我从天南城过来的时候,曾经给薛小七要过一些防治蛊毒的灵药,而且薛小七说这些药也可以解蛊,他们家祖师爷薛鬼医以前就是苗疆的传承,这一百几十年前的神医留下来的解蛊的药方,必然十分灵验,不如就给这陈明智吃一点儿,看看能不能管用,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我巴不得陈明智被千刀万剐,受尽那万千蛊虫噬咬之苦,可是我不知道是谁下的蛊,又如何甘心。

    当我想起来这件事情的时候,没有片刻的犹豫,旋即从乾坤袋中将薛小七给我的解蛊的灵药那了出来,掰开了陈明智不断吐着白沫的大嘴,往他嘴里塞了一些。

    我要刚松开陈明智的身子,这时候,只听得一声惊呼:“我艹!这特么太吓人……”

    这个声音是李战峰发出来的,我旋即抬头朝着李战峰看去,当看到他那边的情况之后,我不禁也吓的浑身一抖,本来陈明智是想要将床上的那个美女一并拉起来救走的时候,可是这会儿陈明智的手里拉着的就只有一个胳膊,那胳膊上断口处翻卷着一些像是蛆虫一般的虫子,还在不断的往下掉落,而床上的那个美女此刻也浑身抖动了起来,她从被子里翻滚了出来,白嫩的肌肤之上不断的被拱起了一个个包,然后那些包破裂开来,一下就翻滚出了无数蛆虫,哗啦啦的散落了一床。

    这是一个美丽被摧残掉的绝望之花。

    肠破肚流,身体里估计在一瞬间就被这些密密麻麻的蛊虫给掏空了,人肯定是活不了了,而李战峰和欧文看到这种情况更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看到那个被蛊虫啃咬成那个样子的女人,我的心猛的又抽了一下,因为我想到了躺在地上的刘诗瑶,她不会也……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连忙低头看去,但见刘诗瑶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抖动了起来,从她的身子下面也开始不断有无数大大小小的蛊虫爬了出来,有些还爬到了我的脚边,顺着我的鞋子一直往上爬,看到这里,我的心猛的又刺痛了一下,此刻的我满心绝望,这么一个可怜的女人,竟然也遭此毒手,我本来还可以救她的。

    可是我偏偏就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我一开始救的人是刘诗瑶而不是陈明智的话,刘诗瑶生还的希望还是很大的。

    即便是如此,我也没有放弃拯救刘诗瑶,连忙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等翻过来一看,我又看到了不忍直视的一幕。

    他的胸口和腹部上不断有虫子爬出来,就连她那张绝美的脸上,也不断有蛊虫从的鼻子和嘴巴里往外爬。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顾一切的将薛小七给我的那些灵药撒进了刘诗瑶的嘴里。

    没想到的是,这解蛊的灵药一撒进她的嘴里,情况瞬间就有了改变,不再有蛊虫从他嘴里爬了,而爬出来的那些蛊虫也很快离开了刘诗瑶的身子,朝着四周散去。

    尽管如此,我也能够看的出来,刘诗瑶恐怕生还的希望也十分渺茫了,因为她体内的脏器应该也被蛊虫给蛀空了。

    这时候的刘诗瑶,似乎清醒了过来,她睁开了有些迷离的双眼,朝着我看了一眼,这双眼睛给我一种清净明亮的感觉,跟刚才的刘诗瑶判若两人。

    之前的她应该是个温柔贤淑的女人,从她现在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来。

    现在的她才是小旭的女神,也是我心里一直认为的那个女人。

    她极度虚弱的问道:“你……你是谁?”

    “我是小旭的朋友,我是来救你的,不要害怕……你肯定能活下来,我这就带你去找小旭,他说他要娶你,一辈子不离开你,我还要叫你一声嫂子呢……”我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心中难过的死去活来,一种无能无力的挫败感在我心中萦绕。

    刘诗瑶极度虚弱,不过还是挤出了一丝虚弱的笑容,然后有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滚落了出来,大颗大颗的砸落在了地上,她说:“我配不上小旭了……我的身子不干净了……你回去告诉她,今生今世,瑶瑶不能陪他一直走了,来世……我再做他的女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