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89章什么仇什么怨

第589章什么仇什么怨

    那个彪形大汉刚下了楼梯,就用粗重的大嗓门朝着躺在沙发上的几个人喊道:“都特么给老子精神点,这群龟儿子,花钱过来不是请你们睡觉的……”

    然而,那几个坐在沙发上的人并没有回应,因为全都被我迷昏了过去,天亮之前是不可能醒过来了。

    这一嗓子喊出来,那壮汉可能觉得那些人都应该吓的全都站起来才是,然而,一片死寂。

    他可能意识到了哪里有些不对,身子就愣在了当场。

    就在那个彪形大汉刚刚走下楼梯的时候,他就停住了,而此时的我则提着铜钱剑悄无声息的走到了那壮汉的身后,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然后铜钱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那壮汉原本还想挣扎两下,但是突然看到了脖子上锋利的铜钱剑顿时就老实了起来。

    不由分说,我直接将那小子朝着楼梯间后面拽了过去。

    此刻被刀子架在脖子上,那小子并不敢挣扎,乖乖的跟我们到了楼梯间的后面,那后面有一间厕所,李战峰早就已经打开了厕所的门,我拽着那人就到了厕所间里。

    关上了厕所的门,这里面是开着灯的,那壮汉一进了厕所,旋即压低了声音,说道:“哥们,小心点儿,手别哆嗦,咱们有话好好说……”

    “你转过脸来……”我沉声说道。

    听到我的话,那壮汉这才慢慢的转过了身来,原本还十分淡定的他,一看到我的脸之后,顿时吓的浑身一哆嗦,直接跪了下来,脸上的惊恐之色无以复加。

    “爷……您打我一顿还不够么……我的胳膊都被打折了好几处,至于跑这里再打我一顿么,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

    这小子就是我昨天在火锅店打的那个皮皮虾,此刻他的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还架着石膏,看上去惨不忍睹,嘴里的牙齿也没剩下几颗了。

    “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尽管可以再大声一点儿,我不介意将你的胳膊腿全都打断……”我面目凶恶的说道。

    “不敢……不敢……”那皮皮虾的声音旋即就小了几分,跪在地上跟个乖孩子似的,身子依旧在微微发抖。

    昨天晚上我的表现他霸道了一些,跟着他身边的几个小混子全都被我打断了手脚,而他自己却是伤的最狠的那个,一条胳膊被我打断了好几截,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

    现在的我,估计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

    所以现在他一看到我,就会从内心深处发出一种颤栗。

    我也是没有想到,这皮皮虾竟然会出现在陈明智的家里,按照我所想,这小子现在应该呆在医院才是,他倒是挺敬业,胳膊上挂着伤还来上班。

    我将铜钱剑架在他脖子上,冷声说道:“我来这里并不是想要收拾你,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而已,你若是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不会为难你,如果你说的话要是有一个字是假的,那我……”

    “爷……小的不敢,打死我也不敢说假话,您问就是……”皮皮虾显得十分乖巧。

    不过他如此配合倒是给我了不错的印象。

    “我来问你,你们这别墅里面到底还有多少像你一样的人在?”

    “额……院子门口的保卫处有三个人,大厅里有五个,二楼算上我在内有十个人,三楼还有两个人……就没啥人了……”那皮皮虾连忙回道。

    好家伙,这别墅里面竟然如此防备森严,布置了将近二十个人,就是为了保护那陈明智。

    我和李战峰对视了一眼,他蹙了一下眉头,示意我接着往下问。

    “陈明智是不是在三楼最靠西边的那个房间里?”

    “额……”那皮皮虾稍微一犹豫,似乎不敢说。

    我手中的剑旋即凑到了他的脖子上,眼神也变的凶狠起来,铜钱剑轻轻一划,在他脖子上划开了一道细细的伤口,鲜血顺着剑就流淌了出来。

    那皮皮虾再次浑身一抖,连忙说道:“陈董事长在……在里面,屋子里还有两个女人……”

    确定了那屋子里的人就是陈明智之后,我又回头看了一眼李战峰,他点了点头,表示了然。

    旋即,我一个手刀过去,砸在了那皮皮虾的脖子上,他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紧接着,我们两个人小心翼翼的走出了这间厕所,将那晕死过去的皮皮虾锁死在了里面,我这一掌过去,他起码在天亮之前是不可能醒过来了。

    随后,我们两个人就上了楼梯,直奔二楼而去。

    二楼还有九个人,我们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闹出任何动静,我们的目标是直奔三楼,悄无声息的摸到陈明智的房间里,直接将这小子摁在床上。

    我们俩全都踮着脚尖,悄无声息的到了二楼的楼梯口,李战峰和我藏身于楼梯间的一侧,他旋即故技重施,将那设备拿了出来,露出了摄像头,我们用手机观察了一下走廊的动静。

    走廊之上有两三个人在来回走动,抽着烟,大声说话,在二楼的某一个房间之后,传来了麻将稀里哗啦的声响,大部分人应该都在房间之中。

    要想从二楼走到三楼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毕竟是两个大活人,突然出现,肯定会被人发觉。

    李战峰也不敢将那摄像头一直放在那里,旋即收了回来,然后就是耐心的等待。

    现在时间拖的越长对我们就越是不利,尽管如此,我们也不能操之过急,以免惊扰了三楼的陈明智。

    过了片刻之后,只听屋子里有一个人喊道:“三儿,过来替我打一把,老子困了,要睡一会儿……”

    走廊上旋即传来了走动的声音,陈明智大着胆子将脑袋贴着墙壁看了过去,旋即冲着我一招手,直接拐了一个弯,到了三楼的楼梯口。

    这时候,我也凑了过去,一看那两个人掐灭了烟头,正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旋即快步闪身,也躲在了上三楼的楼梯那里,跟李战峰站在了一起。

    此时,我们两个人不免有些激动起来,三楼就是那陈明智睡觉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