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60章 挺长的过程
    说多了感谢的话显得生分,我便没有再多说,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已经认定这夫妇两人已经是我的好朋友,也选择完全相信了他们。

    虽然我一直对他们掳走小孩子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不过毕竟他们也是被逼无奈,完全可以理解,现在已经释然了。

    之前便提到过,他们夫妻二人对于炼器符箓之道造诣颇深,当今天下,也只有他们夫妇二人在这方面最有权威。

    所谓炼制法器,并不像是众人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这不是铁匠打铁,有个炉子和铁锤,啥事儿都能办了,那只能称之为工匠。

    炼器大师,首先必须要是个修为不错的修行者,无论是雕刻和做工都必须做到完美,同时还必须懂得绘制符文于法器之上。

    然而,还有些更厉害的法器,会要求将炼器师融入一些特殊的法门,比如将一些厉害的灵体封在法器之内,当然,这些厉害的灵体大多数都不是人,还比如终南九子用的法器,能够接引天雷,那法器之中就需要蕴含雷意,这时候,炼制的法器必须要通过特殊的手法淬炼,使其能够将天雷接引下来。

    还有就是薛小七的那个槐木芯,那槐木芯之中就封印着一个小的槐树妖,也有着几百年的道行。

    那把槐木芯自然也炼制成法器,但是那槐木芯中封印槐树妖也要经过特殊的炼制,才能够封印在槐木芯制成的槐木剑当中,使其剑灵合一,才能发挥出这把法器最好的效果和杀伤力。

    自然,他们夫妇二人对于淬炼灵体也有着一定的见解。

    当时,他们夫妻二人将那秦岭尸怪的残魂收进镇魂塔的时候,是想要将那秦岭尸怪的残魂磨灭掉,让他不要再继续害人。

    当他们知道萌萌对我很重要之后,而且萌萌的魂魄接近虚无,于是将那秦岭尸怪的残魂炼化成了魂精,这所谓的魂精便是一团带有强大力量的阴器,能够滋养神魂,对于现在的萌萌来说,可以说是恢复神魂最好的良药,同时,还能够让萌萌继承一些秦岭尸怪的修行法门,不过这也难说,就要看萌萌的意识能不能觉醒秦岭尸怪这一部分的修行了,

    总之,萌萌现在肯定是没啥问题了。

    说做就做,陈相志从我胸口取下了那个装着萌萌淡薄灵体的阴器,然后走到了屋子中间。

    就在地面之上,他们早就准备好了一个八卦形图案的黄布,那黄布之上用朱砂和黑狗血等物绘制了不少符文,十分精妙,这些符文我也仅限于知道是符文而已,具体是做什么用的,我就不知道了。

    当一切准备妥当的时候,陈相志便将那装着萌萌的阴器放在了那黄布的中间,一个八卦图的最中心的位置。

    随后,李元尧便从陈相志的手中接过了镇魂塔,咬破了手指,在镇魂塔上又快速的画了一道符文,那符文随之金光一闪,一道黑色而泛着淡淡金光的雾气从那镇魂塔之中被释放了出来,这团雾气出来之后,便落到了那张黄布之上,一开始的时候,我看到那泛着金光的黑气在那张黄布的范围之内左冲右撞,似乎想要挣脱出来,然而,那绘制在黄布上的符文顿时闪现出了道道金光,将那泛着黑气的金光笼罩,始终无法挣脱。

    而他们夫妇二人则盘腿坐在了地上,压住了阵脚,一脸肃然的神色,还不停变幻着各种法决,口中也一直念念有词。

    周围的炁场一阵儿翻涌,鼓荡不休,让我有些心慌气短。

    看着那团泛着金光的黑气被一道道闪烁的符文压制,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被逼无奈之下,便化作了一道细细的黑气钻进了萌萌藏身的那个阴器之中。

    看到那泛着金光的黑气钻进了阴器之后,他们夫妻二人才如释重负的深吸了一口气,收了法决,早已经大汗淋漓,脸色也显得有些苍白。

    随后,陈相志站身而起,将那阴器拿了起来,递给了我道:“小九兄弟,这事儿已经成了,那秦岭尸怪的残魂被我们炼制成了精魂,也进入了这阴器之内。”

    我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陈大哥,那秦岭尸怪的残魂如此凶猛,它进去之后不会把我家萌萌给吞噬掉吧?”

    “这个你大可放心,秦岭尸怪的残魂被我们夫妻二人炼制成了精魂,已经丧失了吞噬灵体的能力,它只能被你那小鬼一点一点的蚕食,等将这精魂吞噬干净了,萌萌便可恢复如此,甚至比以往还要强大一些。”陈相志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他这般说,我便放心了下来,忍着胳膊上传来的剧痛,我从陈相志的手中接过了那个阴器,触手冰凉,好像是一块冰坨子,握住了这个东西,心中便踏实了许多。

    那边,李元尧收拾好了一切,也回到了我的身边,提醒道:“小九兄弟,你那小鬼吞噬着精魂可能需要一个挺长的过程,短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那小鬼才会从阴器之中出来,你耐心等待便可。”

    “这么长时间?”我脱口而出。

    “嗯,具体时间我们也不是很确定,毕竟那是秦岭尸怪的残魂化作的精元,贮存了好多能量,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消化才行,所以这段时间,那小鬼是不可能出来的。”

    虽然有些许失望,还以为能够立刻能够看到萌萌呢,不过这结果已经很不错了,二师兄吃了那旱母的尸身,都消化了这么久,整天昏睡,萌萌想必也是同一种情况。

    我再次对他们表示了满满的谢意,他们夫妻二人看起来有些疲惫,便说不打扰我休息了,便相继退了出去,屋子里很快就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握着那个阴器,只希望萌萌能够快点儿吞噬完那精魂,也好早一点儿见到它,这小家伙,跟在我身边的这些时日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了它在晚上闹腾,突然看不到它了,还真是觉得有些寂寞如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