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58章 它现在很虚弱

第558章 它现在很虚弱

    这是什么情况,我为什么感受不到萌萌的一点儿气息呢?

    难道是我受伤太重的缘故……亦或是萌萌被那黑煞伤的太过于严重,直接就魂飞魄散了?

    我的身体虽然伤痕累累,但是丹田气海犹在,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我想肯定不是我修为的问题,难道……

    一想到这里,我的冷汗都落了下来,脸色更是巨变。

    似乎看到了我的异常,李元尧便道:“小九兄弟,你这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冷汗都冒了出来……”

    说着,便拿出了一个香喷喷的手帕开始给我擦着头上的冷汗。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颤声说道:“我……我之前养了一个小鬼,被秦岭尸怪化成的黑煞重伤之后,钻进了阴器之中,这会儿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了……它……”

    说到这里,我就已经说不下去了,心中的忧伤如潮水一般涌来,很快就红了眼眶。

    听到我这般一说,李元尧便道:“你说的那个小鬼是不是一个看上去三四岁的小女孩,长的很可爱的那个?”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那阴器在什么地方,我感觉一下……”陈相志正色道。

    “在我胸口贴身放着。”我由于伤的太重,两只臂膀都被那黑煞给抓成了重伤,所以不能活动。

    陈相志伸手在我胸口的位置摸索了一下,便将那阴器给拿了过来,轻轻的握在了手中,闭着眼睛仔细感受了一会儿,良久之后,才跟我说道:“小九……可能你有内伤的缘故,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不过我刚才找了一下,还是能够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息的,我想它应该还没有魂飞魄散,现在是白天,阳气重,感觉不是太明显,到了晚上的时候,应该就能感觉的清晰一些……”

    我不知道陈相志到底是不是在安慰我,现在也只能暂且相信他的话,只能等到晚上在感受一下了。

    或许是我太过于担心萌萌了,有句话说的好,叫做关心则乱,说的便是这个道理。

    正在我们讨论萌萌的事情时候,那个老君山的云兰真人便捧着一碗刚刚煮好的草药端了过来,热情的说道:“吴居士,你的药熬好了,赶紧趁热喝了吧,这样身体会好的快一些……”

    说着,那云兰真人便将药递到了我的身边,我再次表达的感谢,这老道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让人无端觉得亲近。

    李元尧旋即接了过来,拿着汤勺开始给我喂药,这药喝下去之后,浑身觉得暖洋洋的,困意袭来,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一股暖流朝着全身流淌,开始疏通我的筋脉,等药刚一喝完,我就有些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这一次倒是睡的十分香甜,偶尔有萌萌的笑脸在我脑海里浮现,让我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我睡过去的时候,好像是下午时分,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早已经漆黑一片。

    屋子里有一盏白炽灯,将屋子里照的一片通明。

    我朝着薛小七睡觉的地方看了一眼,他还在昏迷当中,一直没有醒来的迹象。

    二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我的床上,睡在了我的身边,发出了轻微的鼾生,偶尔眨巴一下嘴,可能是在回味火腿肠的香味。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身子轻松了许多,也能轻微的活动一下手脚了,可能是那云兰真人熬制的草药的缘故,亦或许是我本身就有超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伤势要比一般人好的快上许多。

    他们原本估计我要昏睡七天,我却用了三天就苏醒了过来,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醒来之后的我,将脑袋放空了一会儿,然后就想起了在阴器之中的萌萌,白天的时候,陈相志告诉我,白天阳气重,不太能感觉到阴器之中萌萌的存在,可是现在已经到了晚上,我想就应该能够感觉到了吧?

    这般想着,我再一次的屏气凝神,将意识缓缓注入到了那阴器之中,足足感受了差不多有五分钟之后,还真在阴器之中探索到了一丝气息,那就是萌萌,它现在很虚弱,虚弱的好像随时能能魂飞魄散,甚至无法跟我沟通。

    我感觉到它好像在瑟瑟发抖,十分恐惧。

    所以试探了一下之后,我便将意识抽了回来。

    旋即,我就睁开了眼睛,而这时候,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陈相志和李元尧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陈相志手里还拿着那个将秦岭尸怪的残魂封印的镇魂塔。

    “小九兄弟,现在感觉如何了?”陈相志微笑着说道,看来心情大好。

    我点了点头,说道:“感觉舒服多了,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过来了?”我问道。

    陈相志拉过来了两张椅子,他们夫妻二人就坐在了我的对面。

    旋即,陈相志一脸正色的看着我,问道:“小九兄弟,那个小鬼是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我看你今天下午的时候,表现的有些激动,若是普通的小鬼,以后有机会再炼化一个就是了,何至于如此伤心?”

    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萌萌对我确实很重要,它跟在我身边差不多两年了,我都拿它当女儿一样养,当初它被尸鬼婆婆的徒弟袁朝晨劫走之后,炼化成了一个恶鬼,还是我跟薛小七去了一趟黄泉路,偷了一株彼岸花精,才重新让它恢复了意识……”

    听到我这般一说,陈相志和李元尧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眼神之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们或许觉得为了一个小鬼,竟然胆敢去黄泉路这么凶险的地方去偷彼岸花精,跟作死没有什么区别。

    陈相志狠狠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和小七兄弟还去过黄泉路?”

    我点了点头,说道:“去过,不过我们差一点儿就回不来,如果没有我高祖爷爷接应的话。”

    听到我这般一说,两个人这才释然了,我高祖爷爷吴念心,那可是传奇人物,几十年前,就被人说是修为天下第一的绝顶高手,有他在,何愁出不了黄泉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