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30章 让你死个明白

第530章 让你死个明白

    然而,萌萌却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呆萌的说道:“小九哥哥……这有什么,我那时候被杀死的时候,可比这惨多了……萌萌一点儿都不害怕……”

    我还真是无语啊,萌萌说的不错,它当时确实死的挺惨的,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看到他爹娘的惨状,那还真不是一般的惨,想必当时它的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这种少儿不宜的场面萌萌觉得无所谓,我也就无所顾忌了。

    对付恶人就要比恶人还要凶,这是我的一贯原则。

    不都说了么,对待朋友要像春天一般的温暖,对待敌人一定要像是冬天那般冷酷。

    看到被我打的没有脾气的吊角眼,我旋即让薛小七找来了绳子,将整个家伙给捆上,结果薛小七绳子没有找到,但是找来了不少纱布,也能凑合着用了,将他的双手捆的严严实实,我们推着他就朝着陈相志和李元尧那边走了过去。

    等到了他们夫妻二人身边的时候,发现陈相志的伤口已经被简单的处理过了,一直流血的伤口也不怎么流血了,只是陈相志的脸色看上去十分苍白。

    当时的情景,薛小七也看在了眼里,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关切的问候了几句,便从他那包里拿出了几粒药丸,递到了陈相志的手里,说道:“陈大哥,我药丸是我家祖传的补气回血的丹药,你先吃了吧,肯定管用。”

    陈相志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话不多说,便将那药丸吞进了嘴里。

    随后,薛小七帮着陈相志再次检查了一下伤势,在伤口上又撒了一些药粉,才说道:“没事儿,刀子没有伤到五脏六腑,只是血流的有些多了,休息个十天半个月估计就能痊愈。”

    薛小七的话声刚落,李元尧一把就抓住了他的胳膊,有些激动的说道:“小七兄弟,你快看看乐乐,他到底是怎么了……”

    乐乐被这吊角眼送来的时候,原本还好端端的,结果一到了他们夫妻二人的手中,好像突然就变了一个人,拿着刀子朝着自己父亲小腹上就刺,这肯定是做了手脚的。

    薛小七很快撑开了亮亮的眼睛,又搭了一下脉搏,脸色旋即就阴沉了下来,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大哥……嫂子,乐乐好像是中毒了,但是中的什么毒我一时半会儿也瞧不出来,不过这毒若是不尽快解的话,乐乐肯定是性命不保的,天亮之前有可能会发生尸变……”

    一听到薛小七的话,众人都是一惊,李元尧的眼泪滚滚落下,脸色瞬间一片苍白,再次拉住了薛小七的手,几乎是在哀求的说道:“小七兄弟……你们家世代都是神医,你再想想办法吧……”

    薛小七有些无奈,蹙着眉头,好像在想着主意。

    此时,我转头看了那秦岭尸怪的徒弟一眼,但见这小子嘴角荡漾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笑容,似乎乐乐能够变成这个样子,他心里十分高兴。

    其实,要想知道乐乐到底是中的什么毒,很简单,我想除了秦岭尸怪之外,就应该是他的徒弟最为了解了。

    不等那吊角眼嘴角上的笑容完全消失,我便阴森森的笑道:“哥们儿,这小孩子身上中的什么毒,我想你应该知道吧?”

    那吊角眼一看到我如此阴森的目光,禁不住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刚才那十几巴掌他应该记忆犹新,不过这小子嘴硬的很,连忙摇头说道:“这……这我哪知道啊,这小孩子身上的毒是我师父种的……我真不知道啊……”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

    我活动了一下手脚,朝着他缓步走了过去,手关节发出了一阵儿“咔咔”的声响,这吊角眼是真的被我给打怕了,不停的往后退着,我快走了两步,一个扫堂腿将他踢翻在地,然后一下踩在了他的后背上,冷声说道:“哥们,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就给你一次机会,你不说我肯定让你生不如死,后悔从娘胎里生出来……”

    吊角眼明显是害怕了,不过嘴上却强硬的说道:“你特么到底是谁,老子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知道我师父是谁么?你敢动我,我师父一定会杀了你全家……”

    我嘴角微微抽动,铜钱剑就被我拿了出来,淡淡的说道:“你即便是不问,你师父肯定也很快知道小爷是谁了,不过告诉你也无妨,让你也死个明白,小爷便是赶尸世家的后人吴九阴……”

    一听到我的名字,那吊角眼顿时变了脸色,不可思议的看了我一眼,颤声问道:“你……你就是重伤了一关道朱雀长老张老魔的那个吴九阴?”

    我也懒得跟他解释,有时候凶名对于这种恶人就是一种最好的威胁,旋即,我解开了脸上的黑纱,冲着他嘿嘿一笑,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我想此时的我应该挺吓人的,当即又道:“你知道我就好,你师父秦岭尸怪是挺厉害,可是跟张老魔相比,你觉得怎样?”

    张老魔可是天下第一大邪教的四大长老之一,论修为,即便是整个江湖也是数得着的,秦岭尸怪名头虽然响亮,但是肯定不会是张老魔的对手便是了。

    听我这般说,那吊角眼的气势顿时就弱了下去,说道:“张老魔可能会比我师父强上那么一点儿,但也只是一点儿而已,你当时有那么多朝廷的走狗帮忙,伤了张老魔又如何,还不是让他给跑了……”

    “不错,他是跑了,但是你跑不了啊,我再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师父捉到仇人,会怎么对待他呢?”我问道。

    一听我问到这个,那吊角眼便有了一种没来由的优越感,十分残忍的说道:“如果是我师父的仇人,那肯定死的很惨,扒皮抽筋、断手断脚都是轻的,他会将你们放进一口大锅里,从你的脚开始熬制尸油,你会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儿的融化在锅了……哈哈……怕了没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