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25章 亲手弑父
    尽管我和薛小七在快速的移动身形,朝着下面快速的游走,但是我们两人还没有打算暴露身形,我的速度很快,心中更是激动莫名,袁朝晨这个家伙,跟我之间的仇怨可谓比天高比海深,当初罗响找到尸鬼婆婆要弄死我的时候,这小子就差一点儿将我给弄死,他逃走之后,还将小鬼妖萌萌给抢走,炼制了一个邪恶的鬼灵,更加可恶的是,这小子还伙同他那个叫做陈雨的师姐,将林婆婆的尸身炼制成了一个邪物,迫不得已之下,我还将林婆婆的尸身给烧成了一堆骨灰,没有完成林婆婆的遗愿。

    袁朝晨别看着年纪小,但是其心歹毒,一直都在想办法弄死我,只是没有机会罢了,他一直都是我的心头大患,但是同样的,我也是他的心头大患。

    这么长时间以来,特调组的人到处都在搜寻这小子的下落,一直没有头绪,搞了半天,他竟然躲在了秦岭八百里余脉之中,此地幅员辽阔,崇山峻岭,要想找这样一个人还真是不容易,怪不得特调组的人一直都没有这小子的消息。

    更让我疑惑的是,这小子怎么跟秦岭尸怪搞在了一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臭味相同,蛇鼠一窝么?

    可是不管怎样,这次既然在这里遇上了袁朝晨,我就不能再让他活着,他活着,我一天都寝食难安,更为家里的父母心忧,所以,我必须让他死。

    我身形快速的移动,猫着腰快速的朝着袁朝晨的方向逼近。

    由于心中急切,身后的薛小七被我拉开了好长一段距离,然而,薛小七并不知道我跟袁朝晨之间的深仇大恨。

    这会儿,那袁朝晨的注意力几乎全都在那把假的饮血噬魂剑上,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和薛小七就在山坡山埋伏,他得了剑之后,招呼着那个先前控制孩子的人就朝着一旁的山道走了过去。

    在转身的一刹那间,我看到袁朝晨回头冷笑着看了陈相志一家一眼,那眼神冰冷的就像是看三个死人一般。

    随后,袁朝晨的脚步加快,似乎想要快速的逃离开这里。

    袁朝晨的这个眼神,让我心中一紧,心想这家伙难道有什么后招要对付陈相志一家?

    就在我刚刚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间就听到了一声惨哼,心想坏了!

    于是乎,我连忙将视线转移到了陈相志等人的身上,但见一直被被陈相志抱在怀里的乐乐,突然间就像是发疯了一把,手里多出了一把匕首,一下就刺进了陈相志的小腹之中。

    陈相志哪里会防备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一刀扎的很深,陈相志旋即就松开了乐乐的身子,往后跌倒,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陈相志脸上并没有一丝痛苦,有的只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他的亲生儿子,才六七岁的儿子,竟然对自己下了杀手。

    做为一个父亲,怎么能够相信自己这么小的儿子会出手要自己的命。

    扎了陈相志一刀的乐乐,似乎并不死心,一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狂热的怨毒,再次提起了手中的刀子朝着陈相志扎去。

    傻了眼的李元尧这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儿子的胳膊,又惊又怒:“乐乐……你在干什么!他是你爸爸……”

    然而,那个六七岁的小孩根本听不进去李元尧的任何一个字,除了满眼的怨毒之外,喉咙里还发出了嘶吼声,见李元尧拉住了自己,那手中的刀子又朝着李元尧刺了过来。

    李元尧是早就有了防备,当刀子朝着她刺来的时候,李元尧旋即一把就抓住了乐乐的手。

    李元尧也是个很厉害的修行者,对付一个小孩自然是轻而易举,但是她不可能对自己的儿子下重伤手,就这么一直拉扯着他。

    乐乐这种癫狂的模样,必然是被人动了手脚的,怪不得袁朝晨刚才没有对他们夫妻二人动手,原来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我就知道,就凭着袁朝晨那般歹毒的心性,不可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过他们。

    他刚才那个邪魅的笑容,就是将他们一家三口当成了死人,让他们自相残杀。

    好残忍的手段,让自己的儿子亲手弑父,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他都能够做的出来,果然还是那个歹毒的样子,我真没有看错他。

    看到这幅惨状,我心中怒火蒸腾而起。

    袁朝晨啊袁朝晨,这次你特么落在了我的手里,我肯定不会让你好过。

    我吴九阴已经不是一年半之前那个任人窄割的小杂鱼了,这次便要了你的命。

    眨眼间的功夫,我已经离得袁朝晨很近了,再也不用隐藏身形,在离着他还有二十多米的时候,我一下从草丛之中站了出来,正如猛虎下山丘,身形一晃,一个纵越之间,就奔出了十几米,手上快速掐了一个手决,那把藏身于乾坤袋中的乾坤镜旋即挣脱出来,跃然半空,一把被我抄在了手里。

    旋即,我一剑就瞄准了袁朝晨的心口窝刺了过去。

    袁朝晨还在快步走着,欣赏他手中那把假的饮血噬魂剑,陡然间感觉到了一股杀气弥漫,旋即抬起了头来,这一看不要紧,便看到一把铜钱剑朝着他的心口窝就扎了过来。

    那袁朝晨蓦然间一惊,身形一晃,就朝着一旁躲了过去,回手便是一剑,朝着我的铜钱剑打了过来。

    虽然那饮血噬魂剑是假的,不过也被他们两口子做过手脚,布置了一些足以乱真的符文,原本铜钱剑上红芒四溢,杀气腾腾,但是一碰到那饮血噬魂剑之后,一切的光芒都黯淡了下来,变成了一把毫无特点的铁器,似乎这铜钱剑上蕴含的能量,都被那饮血寒光剑瞬间给抽走了一般。

    不过我这一剑刺去只是一个虚招,紧接着一招阴柔掌封锁了袁朝晨的退路,朝着他的胸口窝再次打了过去。

    袁朝晨避无可避,只好举起了一只手与我对拼了一掌,两掌相对,炁场陡然间一阵儿波动,袁朝晨旋即发出了一声闷哼,朝着身后倒飞了出去,狠狠的砸落在了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