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24章 送葬队伍
    陈相志不光是没有将剑交给他,反而把装剑的盒子往身边一收,厉声说道:“我儿子呢,说好的你们将儿子还给我,我才能将剑给你们,见不到我儿子,我是不会将饮血噬魂剑给你的。”

    那少年却是一声冷笑,说道:“孩子在我手里,你们有得选择吗?劝你最好是将剑乖乖的交出来,要不然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陈相志旋即也变的恶狠狠起来,毫不退让的说道:“不行!我一定要确认我儿子还活着,才能将剑交给你们……”

    “特么的,别给脸不要脸,你把剑给了我,我自然会将孩子还给你们……这事儿没得商量!”那少年大骂道。

    陈相志一声冷笑,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好,既然你们不让我见儿子,那你们也休想得到这把饮血噬魂剑,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我将这剑给毁了,再去跟那秦岭尸魔拼命!”

    说罢,陈相志一把将那饮血噬魂剑抽了出来,直接将那装剑的盒子丢到了一旁,伸出了一只手,就要朝着那饮血噬魂剑拍去。

    陈相志的那只手一举起来,便有风雷之声,显然是蕴含了灵力于其中,就连不远处的我也毫不怀疑,这一掌下去,饮血噬魂剑肯定会断成两截,毕竟那只是一块巫山血木,并不如金铁之器那般坚硬,这把剑要杀人,也并不是凭着它的锋利,而是靠着剑身之上蕴含的煞气和噬魂的本性,他这是在跟那少年赌,同时也怀疑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的儿子到底还有没有活在人世,要不然为什么他们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让看上一眼,这就是陈相志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

    就当陈相志的手即将落在了那饮血噬魂剑上的时候,那少年终于沉不住气了,连忙阻止道:“且慢……”

    陈相志这才收了手,一瞬不瞬的看着那少年。

    那少年与陈相志对峙了片刻,两人的眼神估计就如火星撞地球一般。

    许久之后,那少年才一挥手,顿时又有一个人从黑暗处走了出来,在那人手里此时正抱着一个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模样,不过那小孩子好像是昏死了过去,一直都没有动静,整个身子都耸拉着。

    一看到自己的儿子,一直还算是淡定的李元尧顿时便嚎啕大哭了起来,喊着乐乐的名字,就朝着那个黑影扑了过去。

    就当李元尧快要奔到孩子身边的时候,那个一直抱着孩子的人突然伸出了一把剑,指向了李元尧,吓的李元尧当即顿住了脚步,眼泪簌簌的流淌下来。

    “孩子你也看到了,把剑交出来,你就可以带他回家了。”那少年又道。

    就当陈相志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儿唢呐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就连我和薛小七也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声响给吓了一跳,连忙转头看去,但见在不远处的山道上突然走出了一群穿着白色孝服的人,伴随着一阵儿凄凄惨惨的唢呐声,一群人哭着就朝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在这群人的中间还有一口大棺材,被七八个人给抬着。

    我去,大晚上发丧。

    这是什么情况?

    难道这里还有晚上发丧的习俗不成?

    这群人走的很缓慢,哭声远远的就传了过来,这深更半夜的,看到这样一幕,还真是有些吓人。

    不过这种现象只是引起了众人短暂的注意力,很快所有的人心思又都放在了这交换人质的事情之上。

    陈相志转过了头,再次看向了那少年,沉声说道:“剑,我也交给你们,我只想问一句,我孩子还活着吗?”

    那少年哈哈一笑,说道:“放心,我们只要剑,不伤人命,你这孩子好端端的……”

    说着,那少年一把从身边的那个人手中接过了孩子,在他的身上轻拍了几下,很快就传来了“哇”的一声响,那孩子放声大哭了起来。

    听到这哭声,我和薛小七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要孩子没事儿,这一切就好办了。

    孩子哭出声音来之后,很快看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然后大声哭喊了起来。

    李元尧再也没能把持住,张开了怀抱就朝着小孩奔了过去。

    “等等……”那少年再一次的挡在了李元尧的面前,说道:“你们把剑放在地上,我们把孩子放在地上,大家伙各自后退,孩子自己会朝着你们那边跑的……”

    陈相志夫妇也只能这般做。

    当即,陈相志将那把饮血噬魂剑轻轻的放在了地上,那少年也将孩子放在了地上。

    那孩子哭的声音很是凄惨,一落地就朝着陈相志那边扑了过去,他们夫妇二人只退了两步,很快又斗迎着孩子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那少年往前快走了几步,一把将地上那把饮血噬魂剑拿在了手中,我和薛小七此时全都站起了身来,开始摸索着朝着下面悄然而去。

    我和薛小七都以为那少年会做什么手脚,不可能让那小孩子轻易落在陈相志夫妇的手中。

    然而,事情却大出了我们的意料之外,那少年只是拿剑,并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剑一到了他的手中,那少年便哈哈大笑了起来,赞不绝口的说道:“好剑!果真是一把好剑……”

    我心里却在想,你个傻叉,上当了还不知晓。

    就在此时,那群送葬的队伍已经离着陈相志他们那边很近了。

    但是陈相志夫妇还处在一种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之中,两个人对孩子是又亲又抱。

    刺耳的唢呐声和哭喊声,让我脑子有点儿乱,就在这时候,那个少年拿着剑转过了身来,我才真正看清了他的模样。

    尽管我的心里早就有了准备,认为是他,但是一直都无法确定,可是当我借着惨白的月光和那些送葬队伍人手中拿着的火把,终于看清了他的面容,心中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没错了,就是他,我苦苦找寻的了许久的那个人,便是我的仇敌——袁朝晨!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