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518章 逼上绝路
    就在那夫妇二人将那石板抬起来的时候,我和薛小七就从花丛后面站了起来。

    “陈大哥,嫂子,你们在忙什么呢?需要我们兄弟俩帮忙么?”薛小七冷笑了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

    一听到薛小七的声音,那夫妇两人的身形明显一震,刚刚搬起来的石板又落了回去。

    陈相志身形一晃,就挡在了那两个孩子的前面,李元尧更是显得慌张异常,像是被捉奸了一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小七……小九兄弟,你们怎么在这里……”陈相志十分慌乱的问道。

    “别叫我兄弟,我薛小七没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是瞎了狗眼了,认识你这种人,看着道貌岸然,满嘴仁义,背地里却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就不怕你们辱没了师门的名声,被天下英豪所不齿吗?”薛小七怒声说道。

    “小七兄弟……你听我说,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啊……”

    “你什么都不要说了,先把孩子们都放了,我薛小七念在之前还跟你有些交情的份儿上可以不杀你,但是以后咱们再见面的话,就形同陌路,从此恩断义绝!”薛小七直接打断了陈相志的话。

    “这些孩子……我不能放!”陈相志一脸苦涩,但是话却说的十分坚决。

    薛小七一声冷笑,点着头说道:“好啊,你个姓陈的,当真以为我们兄弟俩奈何不了你们是吗?我承认我是打不过你们,但是你们别忘了,我身边跟着的这位可是将邪教大鳄张老魔都能打成重伤吴九阴,你们就这么自信我们俩联手杀不了你们?”

    我也真是拿薛小七没有办法了,这小子总拿我强出头,合着张老魔被重伤的事情,即便不是我干的,那也跑不了了,要论真本事的话,我不一定是这两口子的对手,甚至于他们单个拿出来,我也不一定能够打过他们,胜负就是个未知数。

    不过既然薛小七这般说了,那我就得摆出姿态来,当即也附和道:“两位,这事儿今天是没得商量,如果你们不放人,这里今天就得躺下两个,要么是你们,要么就是我们兄弟俩。”

    这事儿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然而陈相志却还是摇头说道:“两位兄弟……你们听我说,我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啊,我们的孩子被人给掳走了,逼着我们给他炼制一样邪门的法器,而炼制这等法器,就需要七对童男童女的魂魄融入剑中才可成器,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乐乐就会被他给杀了……我和你们嫂子就这么一个孩子……”说到这里,陈相志已经红了眼眶,悲从中来,显得无比难过。

    能够看出,他们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本心也是不坏,如果他们真要是那种人的话,从一开始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就该动手了,也不会跟我们说这么多的废话。

    我语气缓和了一些,劝说道:“陈大哥,嫂子……我知道你们是被逼的,可是你们觉得这样做合适吗?用十四个孩子的性命换你们自己孩子的一条性命,谁不是爹生父母养的,难道只有乐乐是你们的心头肉,这些孩子的父母哪一个不都是将孩子当做宝贝一般?你们将孩子放了,至于乐乐的事情,咱们再想一个其它的办法好不好?”

    “没用的……明天晚上就是最后的期限,必须要将铸好的法器给他送过去,要不然乐乐就得死,再想其它的办法也来不及了……”李元尧哭的梨花带雨,声音中满是绝望。

    看到他们夫妻两人这幅模样,我都有些心软了下来,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薛小七,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办了。

    薛小七叹息了一声,语气也缓和了下来,说道:“陈大哥,嫂子,既然这事儿我和小九赶上了,我们俩就不能坐视不管,咱们不如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对策,反正这些孩子是不能就这样被你们杀了,你们两口子之前可是清清白白,被江湖上的人所敬仰,一旦做下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这一世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

    “小七兄弟,孩子都快没了,我们要这些还有什么用,我和你嫂子之前想过其它的办法,但是没有用,那个人的本事太大了,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如这样,你们给我们两天时间,等这事儿过去了,乐乐还活着,你那我们怎么处置都行,即便是杀了我们也绝无二话,你们看如何?”陈相志像是在哀求的说道。

    “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要想杀了这些孩子,就先杀了我们,要不然没得商量……”薛小七旋即又变的狠厉起来。

    他们两口子彼此看了一眼,大家伙都沉默了下来,陷入了一种僵局。

    最终,我开口说道:“我跟小七哥一个意思,咱们最好是商量一下对策,如果非要打的话,两边都捞不到好处,你们觉得呢?”

    陈相志看了李元尧一眼,最终还是妥协了下来,打肯定是不能打的,因为他们没有胜算,因为就在昨天晚上我们还交过手,陈相志还被我和薛小七打伤了,再动手的话,他们肯定会吃亏,再者,我虽然修为不是多高,但是名气摆在那里,就如薛小七说的那般,可是重伤了张老魔的人,他们要动手,必须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事。

    毕竟,他们两个人主要的心思都花在了铸器上,修为也不是多么高明的之人。

    长长的一声叹息之后,陈相志抱起了那两个孩子,朝着前面的房子走了过去,李元尧打开了屋门,我和薛小七就相继走进了屋里。

    屋子里有一张床,陈相志将那两个孩子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然后坐在了一张八仙桌前面,我们几个人就围着那张桌子坐了下来。

    “陈大哥,说说吧,逼着你铸剑的人到底什么来路?我想今天白天的时候,我们看到那个巫山血木应该就是这次铸剑的材料吧?”

    陈相志抬起头来,看了我们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