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94章 摄魂鼎
    我不光是看到了一个人影,而且还看到了那人影的前面放着一个小小的鼎炉,那鼎炉长的有些奇怪,下面有三条腿,上面是个圆圆的像是碗一样的东西,真的就像是一个烧火用的炉子,但是那炉子的四周有很多镂空的花纹,从那鼎炉的最上端,有一个孔洞,不断的从那炉子上面飘散出一股白色的烟雾出来,袅袅而出,朝着四周飘散。

    而那个小鼎炉就放在一块墓碑的上面,那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将脸也给蒙上了,加上天色又黑,我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他的嘴里一直念念有词,脚步也在不规则的移动,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名堂。

    远远的,我就看到了萌萌,它漂浮在半空之中,脸色青狞,像是被那鼎炉所吸引,身子朝着那鼎炉的方向飞去,整个身子看着都扭曲了起来,就在萌萌离着那个鼎炉还有六七米的距离的时候,但见萌萌好像掐了一个手决,在半空之中身形一顿,身上陡然间冒出了一团红色的煞气,将周身包裹住了,便不再朝着那个鼎炉的方向移动。

    我此刻离着那萌萌还有那个黑衣人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本来看到萌萌之后,就想提着铜钱剑直接杀奔过去,将萌萌给解救出来。

    不过看到萌萌这会儿暂时安全了下来,我心中便安心了一些,心中不禁疑惑,到底是什么人大半夜的在这南山坟地上搞鬼,那个鼎炉又是什么鬼名堂?那黑衣人又是什么人呢?

    一瞬间,许多的疑惑都一起涌在了我的脑海里,所以,这会儿我并没有贸然向前,而是想要看看这个黑衣人到底想要干什么。

    旋即,我放缓了脚步,看了一眼怀中的二师兄,但见它依旧在沉睡,应该不会很快就醒来,所以就朝着那个黑衣人慢慢的靠近。

    我猫着腰,缓步移动,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就离着那黑衣人还有三十多米的距离,我藏身在一块墓碑之后,偷偷的去看那黑衣人以及他身边的那个鼎炉。

    但见那鼎炉之中依旧不断的往外冒着白色的烟雾,刚才我闻到的那股香味,便是从这个香炉里散发出来的。

    这股香味好像能够迷惑人的神识,感觉魂儿都被勾走了一般。

    随后,我又觉得周围的炁场再次波动了起来,突然觉的周围有些异样,转头四顾的时候,顿时吓的倒吸了一口冷气,但见在周围的坟头之上,竟然飘荡出了一个个淡薄的幽魂,朝着那个鼎炉的方向就飘了过去。

    这些个魂魄是受到了那鼎炉之中冒出来的香味所吸引,一个个十分陶醉,闭着眼睛,伸着鼻子,就朝着那鼎炉的方向而去。

    等那些幽魂飘到了那鼎炉附近的时候,那鼎炉四周镂空的符文就开始闪烁了起来,然后靠近鼎炉的那些幽魂就化作了一缕缕的黑气钻进了那个鼎炉之中。

    越来越多的幽魂从四面八方的坟头上冒了出来,越聚越多,这场景看着就吓人,恍若将我给包围起来了一般。

    不过这些幽魂似乎没有注意到我这边,一个个神情无比陶醉,全都朝着那个鼎炉的方向飘去,然后化作黑气,被鼎炉给吸了进去。

    至始至终,那个黑衣人好像都在微微闭着眼睛,脚下毫无规则的踏着步伐,口中也在念念有词。

    随着越来越多的幽魂朝着那个鼎炉的方向汇聚,那个鼎炉的周身竟然泛起了一丝奇异的红光,好像那鼎炉之中燃烧起了一团火一般。

    越是如此,那鼎炉的吸力越大,那些幽魂化作黑气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我看到萌萌的脸色愈发的狰狞,原本白白嫩嫩的笑脸竟然布满了红色的血丝,看来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看了这一会儿,也能够看出一点儿门道出来,那个鼎炉里释放出来的香味,能够吸引这南山坟地里的孤魂野鬼,然后全都化作了黑气钻进了那个鼎炉之中,不过我却搞不懂那个鼎炉是干什么用的。

    这个人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一些,这里可是茅山脚下,他竟然敢跑到茅山脚下行凶作恶,行这邪门歪道的本事,那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怕被茅山的人给碰到,必然打的他屁滚尿流。

    本来我是不想管这斜撇子的事情,跟我又没有什么干系,但是这会儿他竟然对萌萌下手,那我就不能跟他客气了。

    管他是不是高手,我躲在墓碑后面偷袭,先一下子再说。

    我缓缓的将手中的铜钱剑提了起来,托于掌心之上,铜钱剑旋即氤氲出了一团红色的光芒,那几十枚铜钱熠熠生辉。

    正当我要将那铜钱剑分散开来,朝着那个人的下盘打去的时候,那个人突然间就张口说话了。

    我吓了一跳,以为他发现了我,仔细一听,原来是对着小萌萌在说话。

    “哎呀……看来我今天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这一个小鬼可以顶的上这南山坟地里所有的孤魂野鬼了,哈哈……小丫头,别着急,这就将你收进这摄魂鼎之中……”

    说罢,那家伙伸手掐了一个手决,一道黄纸符就朝着小萌萌飘了过去。

    我心想坏了,这道符贴上去,小萌萌还不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我还是先下手为强吧。

    下一刻,我手决和口诀同时催动了起来,手中的铜钱剑便脱手而出,朝着那黑衣人的下盘飞去,在飞出去十几米远之后,突然间就分散开来,化作了几十枚铜钱,朝着那黑衣人的双腿打了过去。

    之所以是朝着他的双腿打去,是因为我不确定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还有我就是想要留个活口,问问他到底是干嘛地,没事儿竟然敢跑到茅山脚底下撒野,这胆子也太肥了一些。

    我这边一出手,铜钱剑带动的炁场波动顿时引起了那个黑衣人的注意,原本飘向萌萌的那张黄纸符顿时被他给收了回来,旋即朝着我铜钱剑的方向就打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