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68章 血染满山林
    越来越多的黑毛僵尸扑向了一关道的人,让特调组的人很快明白了过来,这些黑毛僵尸是自己这一方的外援。

    特调组的人原本都已经陷入了绝境,孤立无援,损伤大半,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特调组的人马群情振奋,士气大涨,有些人还发出了欢呼雀跃的声响。

    一声脆铃响,千军万马来,僵尸声咆哮,血染满山林。

    但是那些一关道的人似乎有些接受不了了,原本还打的好好的,对特调组的人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结果横空冒出来这么多杀人如麻的黑毛僵尸,让他们如何能不心惊。

    这些黑毛僵尸不比活人,它们可是铜皮铁骨,刀枪不入,除非用符箓和厉害的术法进行压制,要不然,就只能等着被黑毛僵尸活活给咬死。

    黑毛僵尸的出现,让张老魔带来的人马方寸大乱。

    已经有些人看到势头不妙,转身就要逃走了,不过这时候,我却听到张老魔的一声大喝,声震山野,带着一股强悍的杀气。

    “特么的!今天谁要是敢逃,等老子回去,非将他大卸八块不可!”

    张老魔的这一声怒吼显然是用了些手段的,类似于佛门的狮子吼,在整个山谷之间回荡不息,不过从张老魔的这声嘶吼声中,我也听到了一些其它的意味儿,那就是张老魔也感觉出来了,大势已去,原本要全部剿灭这些特调组的人马,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身为一关道的一方长老,说话肯定是管用的,只是听张老魔的这个名头,便知道他说到肯定能够做到,杀几个人就跟踩死几只蚂蚁一般容易,我也见到过他曾亲手杀死自己的人马,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此人杀伐果断,心狠手辣,绝对是个狠辣的角色。

    擒贼先擒王,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要是让这些一关道的人马彻底拜服,那就只能让这张老魔横尸当场。

    我将大部分黑毛僵尸分散开来之后,还留下了十几具黑毛僵尸在我身边,我一只手握着铜钱剑,一只手拿着茅山帝铃,控制着那些黑毛僵尸,就朝着张老魔的方向奔了过去。

    然而,就当我往张老魔的方向奔的时候,半路上突然杀出了几个张老魔的手下,便是一开始对付我的那几个人,拦在了我的前面。

    他们不觉明厉,还以为我是先前的那个不堪一击的吴九阴,我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便是想拦住我一段时间,先让张老魔解决了我家老爷子。

    “吴九阴,你的死期到了!”一个拿着大铁锤的汉子叫嚣了一声,就带着三四个一关道的人马朝着我奔了过来。

    我冷笑了一声,嘴角微微抽动,大爷的,小爷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撒,刚才被他们追的四处奔逃,这会儿也让他们尝尝被人危及生命的感觉,我要亲手杀上几个人,手中的铜钱剑早已经如饥似渴了。

    我根本不跟他们废话,让那十几个黑毛僵尸站在了原地不动,我自己提着那把铜钱剑就迎着那几个一关道的人马杀了过去。

    我的丹田气海比较特殊,可以源源不断的吸纳天地五行之力,补充灵力的消耗,时刻保持着超强的战斗力,经过片刻的喘息,我身上已然再次冒起了一团淡淡的黑雾,怨力再次被点燃,耳边再次响起了无数忘川河里的冤魂厉鬼的咆哮声,它们让我杀戮吧,疯狂的杀戮吧,只有鲜血才能抚平心中的怨恨,只有死亡才能宣泄它们在忘川河里千百年的孤寂。

    一剑在手,气贯长虹,我那一双红绿相间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他们,就像是在看着几只待宰的羔羊。

    提着铜钱剑的我,眨眼间就跟他们碰撞在了一起,我依旧是用的我自小便练的茅山混元八卦拳,没有修行的时候,只觉得这是一门很普通的拳脚功夫,但是修行之后,那意义就不一样了,才感觉到了这么功法的厉害之处,此时魔气临体,我再次运用这门功法,无论是速度还是力度都掌握的十分有火候,面对四五个一关道的高手,也是挥洒自如,酣畅淋漓。

    同样的功法,在不同的时刻运用,竟然出现了比之以往厉害十倍的效果,可见每一样功法只要修炼到了极致,那也是最为厉害的杀人技。

    随着身上蒸腾而出的黑色煞气越来越多,我的速度和身法也是越来越快,竟然打的那四五个一关道的高手没有了招架之力。

    陡然间,一个巨大的铁锤朝着我的脑门砸了过来,我身形一晃,通过意念沟通到了脚下的荒草,那些荒草便肆无忌惮的生长起来,一下就缠住了那汉子的双腿,随后,我一剑就朝着那汉子的脖子斩了过去,那汉子上不知道自己的双腿已经悄无声息的被荒草给缠住了,想要躲开我这一剑的时候,才发现双脚根本不能动弹了。

    生死只在一念之间,我的剑毫无悬念的就砍在了那个汉子的脖子上,一颗硕大的头颅冲天而起,一腔热血漫天挥洒,落了我一身,沾了我一脸,还是热的。

    我伸出了舌头,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甜甜的,味道真不错。

    我狞笑了一声,紧接着朝着另外一个人杀了过去,那个人看到我此刻的样子,眼神便闪烁起了惶恐不安的神色,不过还是挥舞起了手中的月牙铲朝着我打了过来。

    我用铜钱剑去接,猛然间发力,铜钱剑上红芒闪烁,黑气弥漫,两样法器重重的撞在了一起,那汉子手中的月牙铲便被震的飞了出去,双手之上虎口被撕裂,鲜血直流,不等他反应过来,我手中的铜钱剑往前一送,直接扎进了他的心口窝,然后猛然间转动,直接将那人的心脏给搅碎了,那汉子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轰然倒地。

    一口气连杀了两人,也就十几秒的功夫,剩下的三个汉子各自往后退了几步,脸上满满的全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