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56章 婴儿的啼哭声

第456章 婴儿的啼哭声

    旱母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我觉得也没谁了,不管是那些终南山的道士还是特调组的人马,各种大招层出不穷,除了接引天雷,还布置了十分厉害的法阵,然后群起而攻之,这都过去好一会儿了,那旱母依旧顽强的屹立在那里,始终无法被杀死。

    而此刻,在受到了越来越多特调组的高手围攻之后,那旱母身上伤痕累累,吃痛不过,已经处于了一种十分癫狂的状态,身子剧烈的挣扎,让那几个终南山的道士也有些拉扯不住了,被拽的东倒西歪,僵持了大约有四五分钟的光景之后,我开始看到了终南山的那群老道之中也有人出现了伤亡。

    这些终南山的老道一共来了九个人,其中有七个人每人都曾接引下来过一次天雷,想来这种接引天雷的顶级术法,应该是相当消耗灵力的,并不是所有人都跟我一般,重铸过丹田气海,灵力可以源源不断,这些接引过天雷的老道,应该早就已经精疲力尽了,想必他们觉得应该在九道天雷的轰击之下,那旱母必然丧命于此,可是事情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般简单,那旱母没有经受完九道天雷,刚刚第七道天雷结束,旱母直接就跌落进了早就为它准备好的大阵之中,生命力依旧顽强的可以,这就是说的计划不如变化快,九个终南山的道士,其中有七个已经灵力损耗过大,随着旱母的疯狂的舞动身形,猛然间便有一个曾经动用过天雷的老道被那旱母拉扯了过去,一张口就叼在了嘴里,撕扯成了好几截,死状异常的凄惨。

    不过那旱母越是表现的疯狂,特调组的那些人就越是悍不畏死,前仆后继,一拨人死了,另外一拨人紧接着再次扑上去,毕竟是特调组的人多势众,而且还一个个全都是高手,各种厉害的法器接连不断的朝着那旱母身上招呼,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之后,那旱母挣扎的幅度就小了许多,不过在那旱母的四周躺下了至少有二三十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看到这血淋淋的一幕,我的心都在颤抖,因为不确定那些尸体当中是不是有我的爷爷。

    在我来到这里之前,就听罗伟平说爷爷身受重伤,然而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还要来参与这件异常凶险的事情,令我十分担忧。

    我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张老魔,他身子低伏在草丛之中,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还不打算出动。

    此人的心机绝对算得上是老谋深算了,看那样子,他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就当我以为事情已经接近了尾声的时候,埋伏好的张老魔的人马会趁着那旱母被杀死之后,很快的出击对付特调组的人马。

    可是看着那旱母已经有些奄奄一息了,张老魔依旧不动声色。

    就在此时,一声类似于婴儿的啼哭声突然响彻在了山谷之中,徘徊不定。

    这一声响动,吓了我一个激灵,因为这个声音比当初那旱母对着月亮吼的时候产生的炁场波动还要剧烈,让我心慌气短,浑身的血液再次燃烧了起来,我一边按照张老魔刚才教我的法子行气抵御这种炁场带给我的冲击,一边用眼睛搜索这个声音的来源,但是扫视了一圈之后,并没有找到声音的源头。

    不过我却看到了那些原本围着旱母厮杀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惶恐不安的朝着四周瞧着,包括那几个终南山的道士,也是如临大敌一般,结阵以待。

    那个类似于婴儿般的叫声很快就停歇了下来,过来许久都没有再响起。

    我此时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张老魔,但见这老家伙此时表现的异常激动,他的脸色显得有些兴奋,以至于嘴角和腮边的肌肉一直在微微的抽搐着,就连呼吸都显得有些粗重起来。

    蓦然间,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直传说中的旱魃,可是旱母子魃一起出现的,才称之为旱魃,眼前这旱魃被特调组和终南山的老道长们围攻,已经奄奄一息,此时出现了这种叫声,想必便是那旱母的儿子——子魃即将出现了。

    可是为啥子魃一开始不出现呢?偏偏等到旱母马上就要被打死的时候,它才会现身出来。

    难道是旱母也有人类的感情不成,知道保护子魃,独自一个出来应战这些高手?

    这一切我就无从知晓了,我唯一确定的是,子魃很快就要出现了,要不然张老魔也不会这么激动,他这次前来,不就是为了那子魃而来的么?

    我曾经偷听过他说话,他说得到这子魃之后,再加以炼化,就可以成为一个大的杀器,而且这事情还是总舵吩咐下来的事情,这一次,张老魔是对这子魃势在必得了。

    不光是张老魔显得激动,我看到围在我身边的那些一关道的人也显得激动无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山谷里的动静,一个个将法器都握在了手中,准备随时出动的样子。

    又过了片刻,那类似于婴儿的啼哭声再次响了起来,凄厉中带着几分肃杀,在山谷之中来回的飘荡,我听着这个声音似乎离着这个山谷又近了一些,尽管我按照张老魔交给我的口诀不停的运行着,还是无法抵消这种声音带给我的痛苦,以至于将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脑袋一阵儿嗡鸣。

    “所有人都给老子听好了,一会儿那小东西出现了,让它再杀上一批朝廷的狗腿子,听我号令,统一行动!谁都不能擅自行动!”张老魔阴沉沉的说道。

    不出我所料,果真是那子魃要出现了,我不由得激动起来,心里还在想着,旱母如此凶悍,子魃是不是要比那旱母还要厉害?

    要不然张老魔为什么非要打那子魃的注意?

    现在的特调组和终南山的人马已经损失了不少,若是子魃跟旱母一样凶残的话,再来一次冲击,恐怕我爷爷那边的人就要剩不下几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