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43章 偷袭与下毒
    只是我高兴的还是太早了一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们一行人走道门口的时候,那张祈魔好像跟身边的几个人说了些什么,还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旋即便有两个人点了点头,就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他们有这样的举动,我心中顿时便是一沉,我想的是张祈魔刚才已经完全相信了我的话,认为我就是尸鬼婆婆的徒弟袁朝晨,可是看到现在的表现,好像并不是完全相信我的话,所以专门留下来两个人看着我,等他们办完了事情之后,再将我带离出这里。

    由此可见,这张祈魔的心思并不是他长的那般粗狂,而是心思细腻之辈。

    不管咋说,我基本上了解了他们全部的计划,即便是张祈魔信了我的话,但是为了计划的万无一失,他还是不得不做的更加严谨一些,这事情若是出了纰漏,后果不堪想象。

    身为一关道的一方长老,位居高位,总会想的更加长远一些。

    对于此人的行为举止,我还是挺佩服的,但是他却想要爷爷的命,那就是跟我们老吴家过不去,就是跟我吴九阴过不去,所以,他绝对算得上是我的敌人。

    看着朝着我走来的那两个人,我的心中心思百转,这下可如何是好……原本以为这姓张的走了,我便可以堂而皇之的离开这里,他竟然派来了两个高手看着我,我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走了。

    能够跟在这张老魔身边的人,那肯定不是泛泛之辈,我想要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机会太过渺茫了。

    怎么办……怎么办呢?

    我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蓦然间,一个想法就袭上了心头。

    不如直接杀了他们,一了百了,要不然我还没有别的法子能够逃出去。

    自然,如果硬碰硬,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必须要暗中做手脚才行,要么偷袭,要么下毒,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胜算。

    至于如何偷袭,这是一个值得商榷的事情,如果要下毒的话,我这里有薛小七给我的迷药还有麻沸化灵散,薛小七给的药,那毋庸置疑,肯定是非常管用的,只要这两个人被我下了药,那铁定是没跑了。

    相比之下,还是下毒比较安全一些,只是该如何下毒,这又成了一个大难题,既然张老魔将这两个高手留在这里看着我,必然也是对我有所提防的。

    实在不行就先下毒试试,实在不行我就偷袭,再不济,就明火执仗的跟他们干了,屋子里还有二师兄藏着,我们俩一起上,也不是没有任何胜算。

    就在这两个人朝着我这边走过来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一瞬间就冒出了很多想法,不过一切都深埋在了心底,不敢丝毫的表现在脸上。

    就在他们离着我还有四五米的时候,我旋即快步迎了上去,跟个狗腿子一般招呼他们两人道:“两位前辈,你们没跟张长老一起去呢?”

    其中一个汉子冲着我嘿嘿一笑,说道:“这一次行动兹事体大,不光是我们圣教来了诸多人马,更来了许多朝廷的狗腿子,你不是跟朝廷的人有过节么,张长老是怕那些朝廷的鹰犬发现你藏身此处,所以特地派我们兄弟两人过来保护你,说起来,你小子倒是十分有福气,张长老跟我们说,你小子修行的资质不错,是上上之选,加以培养,以后肯定前途无量,看来是很想收你做徒弟,小子你真是很有福气啊。”

    这个人话声刚落,另外一个汉子紧接着又道:“小子,张长老的修为即便是在当今天下,也没有多少敌手,他能收你做徒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小子真是走大运了,多少人想求着张长老收他做徒弟,张长老连看都不看一眼……”

    听到他们这般说,我装作十分激动的说道:“真的?张长老真的打算收我做徒弟?那真是太好了!”

    “这还能有假,刚才张长老亲口跟我们兄弟俩说的。”那才那人又道。

    我装作激动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在想,这话说的还真好,明摆着找两个人过来监视我,却说是为了保护我,这理由竟让我有些无言以对。

    我搓了几下手,故作兴奋状,随后连忙招呼两位前辈道:“两位前辈,真是太谢谢你们了,若是以后我加入了圣教,做了张长老的徒弟,还要多靠两位前辈栽培才是,今日我吴……”

    说到这里,我突然就是一个激灵,说自己的名字说顺口了,差一点儿就将“吴九阴”这三个字蹦出来,不过还快就连忙改口道:“今日我无法实际行动用感谢你们,待小子以后混好了,一定加以重谢,现在一旁还有诸位前辈喝剩下的酒,今日我便借花献佛,咱们过来继续喝上几杯酒吧……”

    说着,我便快跑了几步,奔到了那只被吃了一半的烤山羊旁边,正好一旁还放着几瓶子白酒,我拿起了一瓶白酒,将刚才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迷药,悄无声息的下进了那白酒之中,旋即转过身来,跟那两人说道:“前辈,快过来喝酒啊……”

    那两个人似乎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纷纷坐在了地上,我很快在他们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白酒,随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很快,我便端起了那杯子白酒,十分豪爽的说道:“两位前辈,今天是晚辈与诸位第一次见面,以后肯定是要在一起共事了,以后还要多靠两位前辈照应,晚辈先干为敬!”

    说着,我便举起了酒杯,一仰脖子,就将一杯子白酒灌了下去。

    随后,我又装作擦嘴的样子,将另外送一只手里准备好的解药送到了嘴里,一切做的行云流水,毫无破绽。

    我说话这般客气,又是第一个将酒给喝掉的,想必他们不会怀疑才是,我抬头笑眯眯的朝着那两个人看去,那两个人也在笑眯眯的看着我,随后我就看到他们也全都将酒杯举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