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39章 旱母子魃
    “姓吴的那老匹夫也来了?”那才那瘦子吃惊的说道。

    “不错,那老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得了风声,知道了这里的事情,不光是他来了,还带来了华北区的很多高手,不过咱们根本就不用担心,要想对付那东西,必然对他们造成很大的消耗,到时候咱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必然收获颇丰,说不定咱们这次还能杀了姓吴的那老匹夫呢。”那络腮胡子嘿嘿笑道。

    刚才那瘦子也附和着阴笑了几声,不过很快又正色了起来,说道:“姓吴的那老匹夫这几十年来就一直跟咱们作对,如果这次能够除掉他的话,最好不过了,咱们就少了一个心头大患,我听说,这姓吴的老家伙在西北之地跟咱们的兄弟动手了,而且还被王长老给打成了重伤,以前这没机会遇到这姓吴的,这一次若是碰到了他,可不得杀之而后快!”

    “不错!这一次朝廷的人布了一个很大的局将这片山林层层包裹,不过咱们的人都在他们的包围圈外面又布置了一道封锁线,一旦朝廷的人动了手,咱们这边也会全部出动,不光能够得了那千年一遇的邪物,还能够杀了姓吴的,可谓是一箭双雕。”

    听到他们说到这里,我的整颗心都悬了起来,此时,我已经十分确定,这群人肯定不是特调组的人,也不是我爷爷他们找来的外援,而是闻风而动的一关道的人,这是个异常邪恶的组织,他们的前身便是白莲教,一百几十年钱被我先祖爷连同各大江湖门派灭了之后,便又死灰复燃,今时今日已然发展的异常壮大。

    而听他们嘴里一直念叨的那个姓吴的老匹夫也不是别人,正是身为华北总局局长的爷爷吴正阳。

    他们这次前来,好像是为了那个身上散发着僵尸气味的女人而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目的,便是要杀了我身负重伤的爷爷。

    好家伙,误打误撞竟然被我发现了这一个惊天的秘密,不行,过一会儿等这些人走了,我一定要偷偷的去找我爷爷,将这个事情告诉他们,现在特调组的人处境十分凶险,弄不好就会死伤惨重的,我爷爷也处在巨大的危机之中。

    我越想越觉得心惊,心跳蓦然间就加快了起来。

    现在的我躲在屋子里连大气都不敢喘息,每一分钟都像是在煎熬,真的希望这些人尽快离开这里,要不然我不一定能够脱身。

    刚才听到那瘦子称呼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为长老,想必身份地位在一关道中十分之高,地位一高,这修为必然也是超绝之辈,像我这样的才入修行的新手,在他手里就跟捏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

    思来想去,越来越觉得不安稳,很快我又转身朝着身后的方向看去,看看这屋子里有没有能够逃出去的窗户。

    我在这房子里呆了许久,早已经适应了这里面的光线,还别说,一转头真的就看到的一扇窗户,那窗户上结了不少蜘蛛网,有些破烂不堪,我从这窗户里能够钻到这房子的后院,然后翻墙逃走,尽快远离这里。

    主意打定了之后,我再次看了一眼怀中的二师兄,它也瞪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我,我跟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它千万不要发出任何声响。

    旋即,我又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但见那只山羊已经被烤熟了,那伙儿人正在分食,我看到那瘦子割下来了一只烤羊腿,送到了那叫做张长老的络腮胡子手中,张口便道:“张长老,这次咱们来这山林之中是为了一个邪物而来,但是弟兄们一直不甚了解,这邪物究竟是个啥玩意儿,为何值得黑白两道如此兴师动众?”

    原本我都要走了,但是听到那瘦子问道这个问题,我突然就来了兴趣,因为我也很想知道那身上散发着僵尸气味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张长老一口咬下了一块羊肉,在嘴里咀嚼了两下,直接咽进了肚子里,随后又喝了一大口酒,才道:“那东西可是大有来头,跟你一说便知了。”

    “究竟是啥?”那瘦子略有些激动的问道。

    “旱魃你听说过没有?”张长老突然问道。

    听到那张长老一提起旱魃两个字,那瘦子旋即大吃了一惊,颤声道:“这旱魃可是《诗经》当中记载的那种怪物?诗经记载,南方有怪,长二三尺,坦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所见之国大旱,赤地千里!民间还传说宋真宗的时候,旱魃作怪,竭盐池之水,真宗求助于张天师,天师就派出关羽去降服,关羽苦战七天七夜,降服了妖魔,真宗感其神力,封关羽为“义勇武安王”。除此之外,历史上还有不少关于旱魃的记载,每次旱魃作怪,必然引起一场大的风波,死伤无数,赤地千里,咱们来这里,就是为了这等邪物?”

    我去,这瘦子说起来头头是道,还会引经据典,没想到这邪教之中还有这么有才华的人,想必这个瘦子在之中也是个师爷级别的人物。

    那张长老听完那瘦子的一通话,表现的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这说了一大通罗里啰嗦的,老子脑袋都大了,不过咱们这次来找的这个邪物好像就是旱魃,只是还未成型的旱魃,你所了解的旱魃只是传说,并不为准,其实旱魃呢,并不是说的一个人,而是两个,因为这旱魃一般情况下都一起出动,所以才被人称之为旱魃,确切的说,旱魃应该分开来叫,一个叫做旱母,一个叫做子魃,咱们这次来并不是为了旱母来的,而是为了子魃,那可是个宝贝,一旦到手,加以控制,无疑给咱们一关道注入了强大的力量,这一次总舵可是下了死命令,这子魃必须到手,至于能不能杀掉那姓吴的,并不是特别重要。”

    “长老说的极是,一旦子魃到手,杀谁还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那瘦子嘿嘿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