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33章 看门的老爷子

第433章 看门的老爷子

    这件事情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其实我心中自有计较,如果是我刚修行的那段时间,我会毫不犹豫的听从薛叔的安排,将体内的这股怨力转移出来,可是现在却不一样了,我四处树敌,而且一个个还都是劲敌,且不说袁朝晨和陈雨那师姐弟两人,这新冒出来的两拨莫名其妙的敌人便让我头疼不已,先是那群将我从高岗村引出去的黑衣人,而后又是这日本春日大社的一刀流的宗主加藤武,都是让我无法直面的一等一的高手,若是没有这封印在丹田气海中的怨力支撑着我,等下次再遇到他们的时候,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是这样一种情形。

    见我沉思不语,薛叔叹息了一声,又道:“小九,咱们两家是世交,这关系没的说了,薛叔跟你这样说绝不会害你,这两股磅礴的力量留在你的体内,并不是个好事情,一旦魔气临体,随时都有可能走火入魔,对于这件事情,我已经问过家里的两位老太爷,他们说你现在若是将体内的怨力释放出来的话,还有机会,尽管有些难做,但是一旦走火入魔,便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到了那时候,即便是两位老太爷想要救你,也是回天乏术了。”

    对于薛叔的忠劝,我表示了感谢,我也没有说不去找两位老爷子,只是推脱最近一段时间有些忙,等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再去薛家拜会两位老爷子,另外让薛叔替我表达对两位老爷子的谢意。

    薛叔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让我好自为之,随后便背着双手离开了夜总会,这时候,薛小七又凑了上来,跟我说道:“小九,我爹的话你可别不当回事儿,你体内的怨力弄不好真能要了你的命。”

    我点点头,表示了然,很快转移了话题,说道:“对了,你那槐木芯要铸剑的事情现在有眉目了没有?确定好了,我好陪你走上一趟,正好还你一人情。”

    “事情差不多了,我已经跟他们取得了联系,不过最近他们夫妇不在家,外出去办事情了,估计要十几天后才能回来,到时候我再通知你跟我一起去,那时候估计萌萌应该也恢复意识了,咱们带着那小丫头一起去。”薛小七嘿嘿笑道。

    “那好,我等你消息。”我又道。

    “我走了,家里还有好些事情要做呢,就冲你面子大,要不然哪能请我老爹出山,你最近就在家歇着吧,别再到处惹事了。”说着,薛小七就背着药箱子走出了夜总会。

    我目送着他们离去,过不多时,那一直沉默不语的花和尚也走到了我的身边,跟我说道:“小九,我也要离开了,下次再见吧。”

    听说花和尚要走,我当即一愣,说道:“你这伤残人士,断了一条胳膊,还到处乱跑,不如就在我家歇上一段时间,养好了伤再走吧?”

    花和尚摇了摇头,说道:“小僧还要继续红尘炼心呢,生活还是不能够太过安逸了,再者,小僧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在别处还有一些牵挂,忙完了,我再过来找你便是了。”

    既然花和尚执意要走,我也便没有强求,他倒是洒脱,重新换上了那身破烂的僧袍之后,就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大富豪夜总会。

    这些人一走,我突然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旋即也离开了汪传豹的所在,带着二师兄回到了家里。

    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我将挂在脖子上的绷带早就扯了下来,丢进了垃圾桶里。

    薛小七给我敷了药之后,这断骨之处一直有些发痒,看来是起作用了,不过还是不能随意活动。

    这段时间正好没事儿,我就天天呆在我爸妈开的小卖铺里帮他们看铺子,顺便带着二师兄跟我一起,爸妈对于二师兄这小东西也挺喜欢的,主要是这小家伙有灵性,也激灵的很,有时候也会讨好我的父母,跟他们要点儿吃的,那憨态可掬的模样也着实招人喜欢。

    不过二师兄饭量比较大,我每天都是带着它偷偷出去加餐,才能吃的饱,要不然小卖铺的东西一次性就能被它吃的干干净净。

    自从我修行以来,一直都在外面瞎逛,很少陪在父母身边,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缘故,好像自己一直都在忙来忙去,也不知道究竟在忙些什么。

    都说修道之人通常会与父母之间的缘分浅薄,会缺失一部分亲情,就如我爷爷一般,一年到头都不怎么回家,甚至连着好几年都不回来一次,做我爷爷这个行当,不光是凶险,有时候还会拖累家人,这一点我就明显的感觉到了。

    我现在好像已经拖累到了我的父母,不得已之下,才让他们搬到了天南城来住。

    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其实也不光为了帮父母看着铺子,我一直都在细心观察周围的人一举一动,看看到底有没有人会对我的父母不利。

    那群曾经出现在高岗村的黑衣人,一直都是我的心头大患,一想到他们,我这心里就七上八下的。

    不过在我在家里的这几天来,倒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小卖铺是开在天南市特调组的门口的,估计一般人还真不敢在这地方动手。

    看我闲在家里,特调组的人也经常过来找我聊天,或者买点儿烟酒之类的东西,有李战峰和刘欣等人,都已经和我的父母十分熟络,有他们在,就更加让我放心了不少。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在特调组门口有一个看门的老爷子,看着其貌不扬,就跟一农村老汉似的,手里整天拿着一杆旱烟锅子,蹲在门口吧嗒吧嗒的抽着,这个老爷子我之前见过,还是我爷爷带我认识他的,爷爷对这老爷子十分客气,看来是个老相识,想必应该是个高手才是,可是当我好几次走到他身边,递给他烟抽的时候,去感悟他周身的炁场,却一点儿都感应不到,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