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32章 终究是一个隐患

第432章 终究是一个隐患

    随后,我就给汪传豹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将那些被日本人带走的女人全都召集到夜总会里面,说很快就会过去给她们医治。

    此事,汪传豹最为上心,连忙应了下来,说等我到了他那里,一切都会安排妥当。

    我也不知道爷爷是通过什么关系给我和花和尚放行的,这会儿我们已然可以自由出入,原本守在医院里的向前等人早就没了踪影。

    连出院手续都没用办,我们就大摇大摆的走出了人民医院。

    花和尚其实内伤也不算重,只是被斩断了一条手臂而已,不过有薛小七和他爹在,花和尚的胳膊肯定是保住了。

    另外,向前在走的时候,给了我一张银行卡,那上面还有密码,说是给花和尚的补偿。

    这钱也不是白给的,毕竟是那小日本斩断了花和尚的一条胳膊,估计是怕花和尚继续跟那小日本纠缠不休,所以才拿出了这些钱。

    对于这二十万,我觉得是不拿白不拿,因为这钱拿不拿效果都是一样的,即便是花和尚不拿钱,要去找那小日本算账的话,这打也打不过,人都不一定能够找到,所以,我就替花和尚做主,将钱给收了下来,随后又转交给了花和尚。

    这花和尚一直都穷困潦倒,得了这一比巨款还美滋滋的,手臂虽然断了,但是完全复原是指日可待,他还觉得是大赚了一笔。

    随后,我们一行人便离开了医院,打车直奔大富豪夜总会,那边汪传豹和高顽强早已经等候多时,也包括二师兄在内,二师兄一看到我,便兴奋的晃动着一身的肥肉朝着我狂奔而来,一下就扎进了我的怀里,伸出了舌头一阵儿猛舔,感觉跟经历了生离死别一样。

    一见面,众人先是一阵儿寒暄,彼此介绍了之后,便由汪传豹带着薛家父子两人到了二楼的一个包间里开始给那几个女人恢复精气。

    对于是如何医治的,我也不明白这其中的道道,薛家的医术名震江湖,既然薛亚松薛叔应下来了这件事情,那肯定就没啥问题了。

    所以,薛家父子在楼上给那几个女人医治的时候,我和花和尚以及汪传豹等人就坐在一楼大厅里喝茶聊天,高顽强见我和花和尚都没有吃饭,还出去给我们买了早餐回来,一边吃一边聊。

    等高顽强走了之后,汪传豹才叹息了一声,跟我和花和尚说道:“两位……真是对不住你们了,要不是叫你们过来帮忙,你们也不会伤成这个样子,都是我的不对,我在这里给小九爷和花大师赔礼了。”

    我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儿跟你没关系,小日本在中国的大地上胡作非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该插手这件事情,我和花和尚受伤,只能说明我们还不够强大,打不过那小日本。”

    汪传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另外他还跟我们告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今天得到了上面的通知,让他这大富豪夜总会停业整顿,至于什么时候开业,只能等候上面的通知了。

    果不出我所料,上面的人为了讨好这小日本,真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汪传豹这个场所停业整顿,肯定是遥遥无期了。

    不过对于汪传豹干的这个营生,我一直都不怎么支持,他这个人虽然有些匪气,更有些仗势欺人,不过本性并不算坏,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走正途,现在他应该赚了不少钱,转做其它的营生应该也没啥问题。

    汪传豹也跟我说了一些他的想法,最近确实想另谋生路,尤其是昨天发生额了那件事情之后,就更加确定了他的想法,他跟我说他要开一家很大的饭庄,加入餐饮业的行列。

    对于这个想法,我举双手赞成,以后我带着二师兄就可以去他那里蹭吃蹭喝了。

    不久之后,高顽强带着不少吃喝的东西回来了,我们一帮人一边吃一边等待薛家父子给那些女人治病。

    一直等到了下午时分,薛家父子才从二楼的包间里走了出来,看着都有些疲惫不堪。

    不过随后出来的那几个女人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

    薛叔开了一个药方子给了汪传豹,让他去中药铺按照这药方子上的东西买来药给那些女人喝了,连续喝上一个月,亏损的精气差不多就能够补回来,以后再慢慢调养,差不多就能够完全好了。

    汪传豹自然是对薛叔千恩万谢,还拿出来了厚厚的一个包裹,估计有不少钱,薛家有规矩,给人看病疗伤不能多少一分钱,童叟无欺,只取了自己应得的那一部分,其余的又还给了汪传豹。

    汪传豹执拗不过这父子两人只好作罢,随后便说要摆场子请薛家父子吃饭,不过薛叔却婉拒了,跟我们说要尽快回红叶谷,家里还有不少事情要做。

    在临走的时候,薛叔将我叫到了一旁,一脸正色的说要给我把脉。

    我不知道薛叔何意,不过也伸出了手让他把了一下,他的神色十分凝重,放在我脉搏上足足五分钟之后才将手收了回来,他一脸肃然的说道:“小九,你和小七去幽冥之地的事情我都听小七说了,听说你小子在忘川河里吸收了无数冤魂厉鬼化作的怨力,这怨力十分庞大,都被封印在了丹田气海之中,刚才老夫给你把脉,已然感觉到了这股强悍的邪气,不过让老夫纳闷的是,你丹田气海之中好像不止有一股力量,还有一股跟那怨力差不多的力量在丹田气海之中与之混杂在了一起,这又是为何?”

    不愧是神医,只是轻轻的一搭脉搏,便感觉出了我身体里的异常,这事情也不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只好将那天遇到千年槐树精的事情简单跟薛叔说了一遍,听的薛叔的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

    薛叔叹息了一声说道:“小九,以你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化解这两股强悍的力量,留在体内,终究是一个隐患,还是早早的想办法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