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30章 尸体被挖走
    尽管虚弱成了这般模样,那花和尚还是咧开了嘴,冲着我露出了一个虚弱的贱笑,有些沙哑的说道:“你小子还活着呢?”

    “你小子都活的好好的,我为什么不能活着?”说着,我笑着走到了花和尚的身边,坐在了他床边的一张椅子上。

    那花和尚看了一眼我吊在脖子上的手臂,说道:“你小子也被那小日本砍断了一条胳膊?”

    “没有,我比你好一些,我的胳膊是被那小日本的掌力震的骨折了,过几天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你小子的胳膊恐怕有些难办,不过你也别担心,我认识一个小神医,估计你这手臂也没啥大问题。”

    我说的神医便是薛家药铺的薛小七,花和尚这伤算不得什么疑难杂症,是一种常见的外伤,我感觉应该不需要惊动薛家的老爷子,薛小七自己便能解决。

    一想到薛小七,我突然又记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昨天晚上我好像跟薛小七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过来一趟,处理夜总会那几个被采阴补阳的女人,当时薛小七也答应了下来,想必今天应该有个回复了吧。

    我有些愣神,花和尚在那边便道:“小九,你路子挺野啊,还认识神医,我这条胳膊能治好吗?”

    我回过了神儿,说道:“你这都是小伤,放心,肯定没啥问题。”

    花和尚有些将信将疑,随后又问我道:“对了,那该是的小日本被你打残了没有?”

    这个问题将我问的一愣,旋即我才想了起来,那小日本是将花和尚打晕了过去才过来收拾我的,后面的事情花和尚根本就不知道,当时的情况,要不是二师兄帮了我一把,我的一条腿就被那小日本给砍下来了。

    所以,我的情况并不比花和尚好,当下叹息了一声,说道:“那小日本的快刀这么厉害,你以为我能打的过他?”

    那花和尚确是不以为然,激动的差点儿坐起身子来,一下就扯动了伤口,疼的这小子龇牙咧嘴又坐了回去,他道:“我靠,那天晚上我看见你小子身上魔气临体,眼睛一红一绿,打的那带斗篷的高手都找不到北了,那带斗篷的家伙跟那小日本的修为看起来也相差不多,你小子怎么不放大招干倒他?”

    我想说的是,这大招也不是说放就能放的,当时这小子倒下了,万一我走火入魔,无法克制,即便是杀了那小日本又当如何?

    发了疯的我,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那时候就不是死一两个人的问题了。

    不过我还是跟花和尚说道:“那小日本的刀有多快你不是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时间放大招,那小日本的刀就杀过来了,要不是汪传豹报了警,我也就报销了。”

    花和尚听我这般说,眼睛顿时就瞪圆了,说道:“这么说,还是让那小日本给跑了……”

    我默然的点了点头。

    花和尚恼了,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就被一阵儿手机铃声打断了,我还以为是薛小七给我打过来的,等我拿出手机一看,却是李战峰的手机号码。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让我有些头晕脑胀,这才想起那天晚上给李战峰也打过电话,让他去查一下被我和花和尚埋葬在狼头沟附近林子里的尸体的事情。

    我接通了电话,上来便道:“李哥,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李战峰一上来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倒是问我道:“小九,你现在在哪呢?”

    我一愣,便道:“我在医院呢。”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日本人干架了?”李战峰又问。

    “是啊,这事儿你怎么知道的?”我真是有些疑惑了,我这边一闹出点儿动静,基本上认识我的人全都知道了,这消息走漏的可真快。

    李战峰却道:“那伙儿日本人一到天南市我们就接到了通知,他们是日本修行界春日大社的高手,所以一直都有人盯着,怕他们在天南市闹事儿,你那边的消息我刚从你们村那里回来就知道了,到底啥情况啊?”

    我旋即将那伙儿小日本干的好事儿跟李战峰又说了一遍,李战峰听到后也是义愤填膺,说这伙儿小日本来到这里,他早就知道没安什么好心,原来是暗中做手脚,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他们也不知道小日本在搞什么名堂。

    随后又问我伤的重不重,我只好如实告知。

    紧接着我就问李战峰在那林子里到底发现了什么,有没有搞清楚那伙要杀我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李战峰叹息了一声,说道:“当我带着人走到那片林子里的时候,发现那里却是有一个土堆,但是那土堆被人挖开了,里面一具尸体都没有,倒是看到几具被烧成灰的痕迹,完全就是白跑了一趟。”

    听到李战峰这般说,我又是大吃一惊,合着就在我和花和尚走了没多久,那些黑衣人又折返了回来,将我和花和尚打死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又给挖走了。

    这到底是啥情况,那些黑衣人难道就是为了不想让我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才将尸体带走?

    事情越来越有些扑朔迷离了,让我脑袋都大了一圈。

    李战峰随后又说一会儿要来医院看我,被我给拒绝了,我说我只在这里呆一会儿,伤也不重,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做,等他来到我这里,估计我早就已经走了。

    还有,我再次叮嘱了李战峰,一定要看护好我的家人,千万不要让他们有任何的闪失。

    李战峰让我尽管放心,说我爸妈就在天南市特调组的门口,整天有人看着,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

    然后我就挂掉了电话,将李战峰说的情况跟花和尚说了一遍,当花和尚听说被我们杀掉的那些黑衣人的尸体被挖走的时候,也是大感意外,这些人的胆子也真是够大的,我们前脚刚走,他们就敢过来挖尸体,这伙儿人到底啥来路,着实令人费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