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415章 衰竭而死
    不过自己也不是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当年在外地打工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花花世界,这所谓的采阴补阳从字面上隐约也能猜出来个大概。

    具体的情况,还的请教花和尚这个老司机。

    我看向了它,一脸诚恳的说道:“花和尚,有什么事情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她们到底是什么情况?”

    花和尚做出了一副高人模样,清了清嗓子说道:“这采阴补阳的术法恒久远了,不光是你们道家有其术法,我们佛家也有,只不过名字不一样罢了。”

    “你们到家叫做阴阳双修,阴阳互补,而我们佛家则称之为欢喜禅……”

    听到花和尚说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惊,问道:“我靠,佛家不是四大皆空,不近女色么,怎么还会修炼这种功法?”

    花和尚听我打断了他的话,当即就有些不乐意了,撇着大嘴说道:“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我们佛家的欢喜禅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再者,这种邪门的功法并不是正儿八经的佛门弟子修炼的,你们道家有妖道,有不务正业的道士,我们佛家也有妖僧,败坏佛门清誉的和尚,在这个年代修炼的也不在少数,这门功法还是从西域印度传过来的,被绝大多数中原佛教摒弃……”

    “花和尚,你属不属于那种败坏佛门清誉的和尚?”我又忍不住坏笑着插嘴道。

    花和尚一听我这样说,当即就恼羞成怒了,恨恨的说道:“小九,你大爷的到底还让不让我说了,不让我说这事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花和尚冷哼了一声,一屁股拍在了沙发上。

    我过去好言相劝,又给他倒了一杯酒,以示请罪,花和尚这才消了气,小声跟我说道:“小九啊,这小日本鬼子估计便是用的这种采阴补阳的术法,不过咱们中原佛道两家用的这种术法都不会害人性命,是一种双赢的术法,贵在两边都有受益,据我所知,龙虎山上的道士就经常修炼这种术法,而这小日本就够狠的了,他直接一次性差不多将这两个女人身上的精气都抽干了,只留下了一小部分精气让他们苟延残喘,三年之内必然衰竭而死,他们吃干抹净,拍屁股走人,简直就是在杀人,这群王八蛋,肯定要好好收拾,小僧都看不下去了……”

    听完花和尚的话,我肚子里早就已经窝了一团火,特么的这群乌龟王八蛋,可真是够狠的啊,打我兄弟就算了,还在我中华大地上横行无忌,做出这样草菅人命的事情,我吴九阴若是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看,还以为咱们中华大地上的修行者都是傻子呢。

    我嘴角微微抽动,恨的咬牙切齿,随后又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那……那这几个女人到底还有没有救?不会就让她们这样等死吧?”

    花和尚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说道:“这能有什么办法,这精气每个人身上都有,是维持人性命的东西,被大部分抽取,肯定是回天乏术了,将那些日本人全都杀了也不管用。”

    “那他们抽取了这些女人身上的精气有什么好处?”我问道。

    “那好处可多了,延年益寿,增加修为,甚至还能够保持容颜不老……”花和尚又跟我说道。

    “你懂得还挺多的啊……”我看向了花和尚。

    “那是……混迹江湖多年,什么人没见过,不过这小日本还是头一次见,到一会儿打他们的时候,我肯定头一个上,你小子别跟我抢就行了。”花和尚嘿嘿笑道。

    我点了点头,看向了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两个女人,她们肯定一点儿也不清楚自己身上的情况,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风花雪月。

    不过毕竟是几条人命,这事儿既然被我撞上了,我也不能不管,幸好我认识薛家的人,还是先打电话问问薛小七这件事情能不能处理吧,如果薛小七也没有办法的话,她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谁叫咱心软呢。

    随后,我走到了门外,摸出了手机,就跟薛小七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接通,薛小七一接通电话,便没好气的说道:“啥事儿啊小九,这都几点了,还给我打电话?”

    我一看手机,刚刚十点整,便道:“才十点,不算晚吧?”

    “早睡早起身体好,人要遵循自然规律,才能阴阳调和,身心健康,上学的时候老师没教给你么?”

    “别跟我扯淡,我跟说正经事儿呢,我这里又出了一件事情,想找你帮忙,你最近有没有时间。”我有些郁闷的说着,心想遇到一个花和尚就够不靠谱的了,薛小七也差不多是这样,不过比花和尚是好了许多,起码没有他那么贱。

    薛小七一听我找他有事儿,顿时就不乐意了,上来便道:“小九啊,我发现你就是一天不招惹点儿事情,浑身都皮痒痒,咱们这才分开几天啊,你又遇到了什么,说吧,究竟啥事儿?”

    当即,我便将花和尚的那一套说辞,原原本本的跟薛小七说了一遍,就是关于那几个小日本采阴补阳害人的事情。

    薛小七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等我说完的时候,薛小七那边才正色道:“小九……这事儿恐怕不简单,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不如这样,一会儿我去问问我家老爷子,看看他有没有办法救治那几个女人,如果他也没有办法,就只能等明天一早请教我那两位高祖爷爷了。”

    “行,这事儿你看着办吧,反正也不着急,有信儿了通知我一声就好。”我回道。

    薛小七应了一声,刚要挂掉电话,好像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张口又问道:“小九,你现在是不是就在那夜总会呢?”

    “是啊。”我道。

    “我靠,去那种地方大保健也不说带着我去,真不仗义,我真是看错你了……”薛小七不等我回应,直接坏笑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