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章节目录 第394章 烤肉的香味
    正所谓不叫的狗会咬人,二师兄闷声不吭,上来就放了一个杀招,直接将一个黑衣人给点着了。

    虽然二师兄不是狗,长的还有些像是小野猪,不过这突然杀出来如此狠辣的一招,着实也将我给惊艳到了。

    说来也奇怪,二师兄身上燃烧出火苗的时候,我也曾经抱过他,薛小七也触碰过,我们触摸到它的身体的时候,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样,甚至没有一点儿灼热的温度,就跟正常的体温一样,而此时,二师兄一杀出来,当场就烧死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二师兄会有这么生猛的时候。

    难道二师兄身上燃烧的那些小火苗还是认人的?

    自己人就不烧,若是敌人就痛下杀手。

    亦或是,二师兄前不久跟我分享了一颗千年老槐树的内丹的缘故,说实话,我感觉那颗千年老槐树精的内丹,我顶多吞噬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全都被二师兄给吞掉了。

    到现在为止,那部分被我吞噬掉的千年内丹都压制在我的丹田气海之中,跟那忘川河里无数冤魂厉鬼凝结的怨力纠结在了一起,由于我的修为薄弱,暂时无法消化这部分强大的能量,所以,我一直没有感觉出那颗千年内丹对我有什么作用。

    但是二师兄却不一样了,人家可是火狱里的洪荒异兽,肚子就是个无底洞,什么都能吃,那千年老槐树的内丹消化的想必是比我快上许多,这没几天的光景就已经在它的身上体现出了效果。

    二师兄这猛不丁的来上一下子,不光是我呆住了,就连那些拿着盾牌将我围住的黑衣人也吓的不轻。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就被二师兄触碰了一下,不到一分钟就烧成了灰,估计这样邪门的事情谁看到都要害怕。

    这下,剩下的那六七个黑衣人胆怯了,再也没有心思围攻我,而是惶恐的朝着四周瞧着,防备着刚才被一脚踢飞的二师兄突然再冒出来。

    我也纳闷呢,刚才二师兄被那烧成灰的黑衣人一脚踢飞了之后,突然间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那六七个黑衣人一边警惕的朝着四周瞧着,一边不断的扩大包围圈,朝着四周退去。

    我身上被刀割破了几道口子,血流不止,不过由于体质比较好的缘故,这血只留了一会儿,自己就凝固住了。

    这些人明显是被二师兄给吓坏了,这时候正是逃跑的最佳时机,趁着他们惶恐不安的时候,我瞄准了刚才一个被我用铜钱剑打伤的人,旋即朝着他杀奔了过去,那个胸口受伤的家伙原本一转脑袋的功夫,我就奔到了他的身边,挥剑就朝着他的脑袋砍了下去。

    不过这黑衣人虽然受伤,却也不是泛泛之辈,旋即举起了手中的盾牌来抵挡,手中的铜钱剑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他的盾牌上,冒起了一团火星子,但是我这一剑只是虚招,紧接着还留有后手,左手一剑砍出去之后,我右手的阴柔掌蓄势待发,结结实实的打在了那黑衣人的小腹之上。

    我这阴柔掌憋着一股劲儿,就是想要他命的,这一掌拍出去之后,那黑衣人一张口就喷出了一大口鲜血,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身子旋即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一棵大树之上,等他身子一落地,脑袋往旁边一歪,当即气绝身亡。

    这阴柔掌可是我们老吴家的看家本领,那黑衣人本来就被我重伤,这一掌下去那铁定是必死无疑。

    身旁的另外两个黑衣人旋即反应了过来,提着盾牌和大刀就朝着我砍了过来。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这时候,被打飞出去的二师兄突然从一旁的荒草丛露出了脑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朝着我这边瞄了一眼,还冲着我龇了龇,好像是在冲我笑的样子。

    这小东西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我这会儿都快被乱刀杀死了,它还有闲工夫笑。

    不过二师兄露出了脑袋之后,有些痴肥的身子很快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朝着追着我的两个黑衣人奔了过来,一边奔跑一边哼唧哼唧的叫着。

    这个声音无疑是催命的声响,一听到二师兄的声音,那两个追着我的黑衣人旋即吓了一跳,朝着两边跳开了两步。

    这一次,二师兄一路横冲直撞,身上依旧燃烧着一团团的小火苗,直接掠过了那两个黑衣人,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那些黑衣人领教了二师兄的厉害之后,没有人胆敢上前阻止二师兄的去路,很快二师兄就跟我汇合在了一起。

    我带着二师兄转头就跑,前面很快又迎上来了三个黑衣人,我提剑而上,但是二师兄突然就从我身边跳了起来,朝着一个黑衣人撞了过去,在二师兄那胖胖的身子跳起来一米多高的时候,我看到它张开了嘴巴,吐出了一团像是核桃般大小的火苗,径直朝着一个黑衣人去了。

    那黑衣人这次聪明了,也不敢用刀,更不敢用身体去触碰二师兄,而是用手中的盾牌迎上了二师兄吐出的那团像是核桃般大小的火苗。

    我眼睁睁的看着那团像是核桃般大小,颜色鲜红的火苗一下子就撞在了那人手中拿着的盾牌上,随后那个人的盾牌顿时被一团火红包裹了起来,那小小的火苗,威力极大,瞬间的功夫就将那个黑衣人手中的盾牌烧的通红,就像是刚才铁水之中捞出来的一般,那个拿着盾牌的黑衣人的手上传来了一阵儿“滋滋啦啦”的声响,空气之中飘散着一股烤肉的香味。

    紧接着,又一声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四野,震的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那个黑衣人疼的扔掉了手中被小火苗烧的赤红的盾牌,一只手也被烤焦了,他疼的不停的甩着那只被烫熟的手,这不甩还好,见风就着,一团火焰顺着他的手很快就蔓延到了肩膀,疼的他旋即一头栽倒在地,满地打滚,发出了像是杀猪一般的嚎叫声。

    ...